《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37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吴勉看了一眼已经开始注意他们俩的火山,回头对着归不归说道:“那你就死在外面,别回来了”他这话说的含含糊糊,在外人听来,说的像是‘那你就睡在外面,别回来了’
  归不归哈哈一笑,竟然胆上生毛,伸手掐了掐吴勉的脸蛋,说道:“等我从你二叔那里回来,给你们娘俩带肉吃……”
  在旁人看来这就是一个不着调的老爷子,在对他也上了几岁年纪的儿子开开玩笑。火山他们几人看了几眼之后,似乎也没有对着‘爷俩’多在意。眼看着归不归和吴勉两人已经走过火山几人身边,再有几步,就要离开这里的时候,坐在凉棚里面的火山突然没有预兆的说道:“你们俩等一下,我有话要问你们”
  归不归和吴勉同时停住脚步,都是一脸莫名其妙的看着这个红发头的男人。火山的目光慢慢得从这‘爹俩’脸上扫了一遍,最后定格在吴勉的面上,说道:“你们爷俩看着脸生的很,我在这里待了两个多月,怎么没有见过你们俩?”
  当时的规矩,长辈在时,小辈不能做主答话。所以这话就有归不归回答道:“这两个月要是能见着我们爷俩,我的差事就就算是丢了”

  说完,归不归咧嘴一笑,醒了把鼻涕,抹在凉亭的木桩上之后,接着说道:“我和我们家崽子都是给安阳侯爷和平阳侯爷两家看祖坟的。安阳侯爷家的祖坟建在半山腰上,平阳侯爷家的祖坟在后山。上下不方便,一般三个月才下来一次采办吃食。住几天买齐了粮食菜干和咸盐,我们马上就得回山上”
  吴勉不知道地是,在山腰上和后山还真的各有一大片的坟地,那里已经被火山仔细的查看过,没有发现什么问题。本来以为话答上来,就会被火山放行。没想到这个红头发盯着归不归想了半晌,最后说道:“山上是有那么两片坟地,不过你说你们俩是看坟的,那为什么我在坟地边只见到两间空房子,没看见有你们这两个人?”
  归不归显得有些不耐烦起来,他吐了口粘痰在火山脚下,倚老卖老的说道:“你以为你是官老爷吗?问两句就得了,还问个没完了。今天老爷爷我心情好,教你一个乖。我们爷俩是看坟不是守坟的,每天白天巡一遍,没有偷坟掘墓的就行了。你说的空房子也不是我们爷俩这样得人住的,那是人家本主血亲守坟时住的。我们爷俩住在两家祖坟中间的草棚里,去哪一边都方便”

  这座阳山实在太大,火山和他的同伴不可能把阳山的每个角落都转遍,不过听这个老家伙说的头头是道,似乎很有几分道理,找不出什么破绽。而且他俩不论是相貌,还是年纪都和要找的那个人不符。
  但就是这样,火山还是不肯轻易地放过眼前这‘爷俩’。他回头对着自己带来的人说道
  :“把亭长找来,认认他俩是不是这里的人”
  这句话说完,吴勉身上的肌肉突然紧缩起来。虽然归不归这一通的瞎掰呼,看似暂时唬住了火山。但是只要当地的亭长一到,老家伙和他吴勉是不是当地人一眼就能揭穿。现在也说不得了,趁着火山有些放松警惕,冷不得的来一下子,或许还有脱身的机会。
  就在吴勉准备突然发难的前一刻,突然看到归不归冲着自己使了个眼色。让吴勉不要轻举妄动,看他气定神闲的样子,似乎事态还在这个老家伙的掌控之中,出不了什么大事。

  片刻之后,火山的人带着五六十岁的亭长走过来。还没等他俩走近,归不归已经扬着手对着亭长挥舞道:“我说老家伙啊,欠我的三斗谷子什么时候还啊?丑话说在前面,当初说好这三斗谷子是带利息的,下次我们爷俩下山,你要是再不还的话,就是四斗半了,可别说大哥我没有提醒你”
  本来亭长看到吴勉和归不归的时候,眉头就皱了起来,看样子马上就要脱口而出不认得吴勉和归不归。但是老家伙这几句话说完之后,亭长的脸上就突然变了起来,表情有些扭捏的看着归不归。半晌之后,才叹了口气说道:“老沈头子,别拿那几斗粮食当宝贝。你……们爷俩下次下山指定还你。”说话时的表情还真有一点见到债主子手足无措的样子,

  这句话说完,火山已经没有再问话的必要了。他不再理会这‘爷俩’,也懒得说话,挥挥手直接示意他们离开。
  归不归冲着亭长点了点头,客气了之后,便带着吴勉一起离开了火山众人的视线。一直出了这座村落之外十几里地,两人七拐八拐的钻进一大片庄稼地里,火山就算发现不对,带人赶过来,也发现不了他俩的行踪了。这时,吴勉才对着归不归说道:“你这几百年也不算白活,能想的这么远。这是早就算计好了,还能把亭长找过来搭戏,你这是给他什么好处了?”

  归不归有些不削的一笑,慢悠悠的说道:“一个小火山,还不至于我这么算计。我算计的是他师父、师祖。你以为我随随便便的挖点野草药就能易容了?这些草药是一百多年之前,我亲手种在洞府周围的。那两片坟地也是我找人修的空坟,还有亭长,当初我找的可不是他,是他几辈之前的祖宗。当时我找了这里的几个大户,使了点手段,让他们以为我是在阳山上修炼的老神仙。不管他们几家后人谁做了亭长,只要我把刚才那样的话一字不漏得说一遍,他们的后人就要照着刚才的话回。只要经过老神仙我的点化,就给他们羽化成仙的机会”

  归不归这几句话说完,吴勉先是沉默不语。沉默了片刻之后,才说道:“你算计了几百年,这都是为了防大方师和广仁的?”
  “三年的衰弱期也能用上”老家伙打了个哈哈,说道:“不过我们怎么说也都是能长生不老的人,现在好的跟亲兄弟一样,难保千八百年之后,不会为了点什么翻脸。我不害人,但是也要放着有谁来害我的。多想几步错不了,其实我也盼望着这里的算计用不上……”说这话的时候,归不归的脸上竟然出现了一丝落寞之情。
  不过转瞬之后,他就又变回了原本的样子,冲着吴勉哈哈一笑,说道:“还想知道什么,随便问,老人家我知无不言”
  吴勉古怪的一笑,说道:“那你解释一下,你们家崽子是怎么回事?晚上给谁不给谁留门啊?”
  这句话还没等说完,老家活二话不说,转身就跑。不过他也就是跑出去五六步,就听见晴天白日里突然响起来一阵雷鸣声,随后身子一麻,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吴勉走到已经昏死过去的归不归身前,自言自语的说道:“看,胡说八道挨雷劈了吧?”说完之后,抓起老家伙的一只脚踝,就这么拖着他,继续往前一路走了下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