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相:十年浩劫中的灵异往事,颍水尸媾,太湖獭淫,开封鬼谷,山东杀坑》
第30节

作者: 御风楼主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5-07-07 17:33:00
  刘昌打枪,我则捡起了一把小石子,以六相全功“一线穿”的暗器手法,瞅准了老猫所在,一粒一粒弹去。
  老猫躲刘昌的子丨弹丨不难,躲我的石子却很吃力,没过多久,老猫便支撑不住了,舍弃了鸡,想要越过篱笆逃走。
  恰好刘昌一枪打出,老猫闪躲,我紧跟着连打两粒石子,其中一粒不偏不倚穿过了老猫的左后腿!

  老猫“嗷呜”一声,转过脑袋来,怨恨的看了我一眼。
  那一刻,我突然心软了,手里的石子悄然抛在地上,没有再下杀手。
  刘昌还在装填子丨弹丨,老猫瘸着一只后退,艰难的越过了篱笆,往远处逃去。
  “快撵上它,打死它啊!”刘昌见我站在那里不动,只是发呆,就催喊我。
  我没动,他早提着枪追了上去,我说:“它腿瘸了,就饶了它吧。”
  “废话!”刘昌说:“杀了炖猫肉吃!”
  我一阵恶心,暗忖:这货真是个变态!便也跟了上去。
  老猫瘸了腿,跑的不快,我们在后面跟着翻过了岗地,又下了一条沟,在废弃的土桥下停住了。
  原来那里有个猫窝,窝里面毛茸茸的有一群小猫,老猫偷来的鸡子,吃剩下的骨头和鸡毛都在猫窝旁边。
  “哈哈哈……”刘昌大笑:“本来想逮住一个,结果逮了一窝!”
  笑声中,刘昌抬起了枪,对准了猫窝,我大惊:“你干什么?!那些小猫刚生下来没多久!”
  “你恁大个子的男人,咋恁娘儿们叽叽?!”刘昌说:“这小猫长大了,不还得偷老子的鸡?”
  日期:2015-07-07 17:35:00

  老猫似乎也预示到危险了,挡在窝前,朝着我们厉声吼叫,刘昌“嘿嘿”笑:“你躲,你还躲啊,老子看你这次是躲还是不躲。”
  “嘭!”
  硝烟腾起,铅弹乱飞,凄惨的叫声中,老猫跳开了,一群小猫被打成了蜜蜂窝。
  “啧啧……”刘昌朝着猫窝走了过去,说:“这老猫还真狠心,自己的崽都不管了。

  一、二、三、四、五、六,六只小猫崽!咦,还没死透……”
  几只小猫挣扎着,奄奄一息,刘昌伸出脚狠命的踩了下去,猫的惨叫声充斥在整个暗无星月的夜里。
  “够了!”我看不下去,过去一把把刘昌拽了回来。
  刘昌啐了一口:“跟你这种人在一块最扫兴了——咦,你看,老猫!”
  刚才跳走的老猫又回来了,它满脸哀怨的站在窝旁,看着猫崽,凄厉的叫着。
  刘昌骂骂咧咧的,又开始往枪里装子丨弹丨了。
  那只老猫的叫声止住了。
  它朝我们走了过来,刘昌也把枪举了起来,狞笑着:“来,死!”
  我一把按下枪,用近乎哀求的语气说:“别再打了。”

  “你少管我!”
  “我叫你别打了!”我怒吼着,愤然夺枪在手,就想撅断,一道白影突然蹿起,在我眼前掠过。
  “啊!”刘昌嘶叫一声,血光四溅,绚烂的红芒中,我看见那只白猫伸出铁钩一样的猫爪,在他的喉咙上快如闪电般划过!
  刘昌右手捂着喉咙,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我,左手在空中拼命的抓,像是要抓住一颗救命稻草一样,最终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日期:2015-07-07 17:36:00
  杀了刘昌的老猫,在落地之后,便用那双绿幽幽的眼睛盯着我,这次没有蛊惑,反而是种充满人情味的悲悯和哀伤。
  那眼神让我顿生错觉,就仿佛站在我面的不是一只猫,而是一个人。
  它看了我有十息时间,然后转过身子,瘸着腿,一拐一拐的走了。
  我还呆呆的站在那里,六个死猫崽,还有一个死人——老爹的预言,竟然是这样的结局!
  “莎莎……”

  身后一阵轻微的脚踩草叶之声传来,我惊悸回头:“谁?!”
  是老爹。
  “到底还是出了事啊。”老爹看了一眼刘昌的尸体,又瞥了一眼旁边的猫窝,“咦”了一声:“他杀的是六只猫?”
  “对。”我说:“老猫又杀了他。”
  我突然发现老爹的衣服变了——

  不是我们分别时的那一身中山装,而是换成了黑色的麻衣,还戴了黑色八角帽,脚蹬一双百纳底深蓝布鞋。
  腰里系着老葫芦,手里托着阴阳罗盘,口袋里鼓鼓囊囊的,显然是装的皂白相笔和雷击枣木铁口令。
  这是夜行出相的打扮,再想起之前分别时老爹说他有要事要办,我不禁诧异的问:“爹,你做什么去了?”
  “又回了一趟城。”老爹说:“房管局斜对面有个老公馆,你知道吧?”
  “知道。”
  那个原本是个商会馆,后来民国时期,商会没落,被一个豪强买了去,成了私人公馆,再后来,那豪强也没落了,公馆便封禁,成了文物。
  日期:2015-07-07 17:38:00
  那门前有一株老树,据说已有千年的树龄。

  公馆门前还有六个貔貅像,一大五小,形态各异,雕工造诣很好,文物价值也极高,寻常百姓不辨貔貅、狮子,都管那石像叫“一门六狮子”。
  老爹说:“这老公馆里透着古怪,我从那边经过几次,时常感觉阴气森森。而且之前不论是商会还是私人公馆,住段时间,就败落了,其中肯定有风水奇局。”
  “啊?!”
  “下午的时候,我见有一群学生打门口过,张头张脑的,像是动了破四旧的念头,要拆这老公馆。我怕出事,刚才就又去了一趟,好在没人动手。”
  我说:“那您带这么多家伙事?”
  “夜路走多了,总会遇着鬼。”老爹说:“有备无患。走吧,回去,你给我讲讲这是怎么回事。”
  “那刘昌的尸体呢?”
  “不用管了。”老爹拿银杏叶子擦了擦眼睛,仔细瞧了瞧刘昌的尸体,说:“魂魄都散了,死的这么惨,可见是老天要取他的命!那老猫也厉害的很啊,不但杀人,还能取魂。”

  我想起老猫那一双碧幽幽的眼睛,不禁脊背发寒。
  老爹说:“今夜没有人看见咱们跟他在一起,把脚印擦了,回去之后就装作啥都不知道。不然,说出来,没有罪过也脱不了干系了。”
  我把土枪放到刘昌手里,然后又看了一眼老猫消失的地方,跟着老爹走了。
  刚走了一段距离,身后便传来了些轻微的声音。
  我和老爹对视一眼,然后猛的回头去看,赫然是那只老猫!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