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相:十年浩劫中的灵异往事,颍水尸媾,太湖獭淫,开封鬼谷,山东杀坑》
第29节

作者: 御风楼主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5-07-06 17:06:00
  想起老爹说的话,刘昌面相带杀,要害六条命,我心中就一阵恶寒,难不成这第一条命要应在我身上?
  “嗬嗬……”刘昌被我揪着,却不说话,喉咙里一阵阵的怪响。
  我心中狐疑,拿灯一照他的脸,便发现他的表情有些古怪了,眼睛直勾勾的,脸颊的肌肉一抽一抽,嘴角还流着口水。

  这……
  我猛地想起蒋书豪他娘之前在河边中邪时的症状,跟眼前的刘昌格外相似!
  这是中邪了?
  我又惊又诧异,怎么好端端的会中邪呢?
  是那道白影的缘故?
  我急忙逡巡四顾,紧张地看看四周——对付人我并不怕,怕就怕那种看不见、摸不着的脏东西!
  可四周什么也没有,只有树叶子“哗哗”的响,衬得这黑夜更加寂静。

  “嗬嗬……”刘昌扭曲着五官嘶声叫喊。
  怎么办?
  我的手中没有拿老葫芦,也没有银杏叶水可以解除邪症。
  突然想到之前老爹说过,邪症轻的人,打脸吐口水也能解救。
  看着刘昌那张可恶的脸,我毫不犹豫的便啐了一口,吐完之后,看着他一脸吐沫星子,又觉得太恶心人,便提起刘昌的衣服擦了擦他的脸。
  刘昌的眼神似乎有些软和了,可表情还是僵硬的。
  一不做二不休,我反手一巴掌抡了上去,刘昌飞身扑倒,头上顶的矿灯也摔在了地上。
  灯光乱甩之际,猛然有一道白影从刘昌身后飘忽而出,隐在夜色中,就要闪没!
  日期:2015-07-06 17:08:00

  我眼疾脚快,在地上一勾,脚尖挑起那把柴刀,冲着白影,奋力踢了出去!
  刀在空中呼啸而去,追向了那白影,眼看就要击中——不管是人是鬼都该出个结果了!
  不料那白影却在跳跃中硬生生刹住了动静,忽的落下,躲过了柴刀。
  “当!”
  柴刀落地,与此同时,两道绿幽幽的光芒,瞟向了我。
  之前我就曾经看见过这两道绿光,只是那时候隔得非常远,而且用灯一照,这绿光就消失了,所以并没有仔细看。
  可现在,这两道绿光距离我很近,而且是越来越近,就像是漂浮在空中的两道鬼火,悄无声息地朝我移了过来。
  我的眼睛与这两道绿光正面相对,刹那间觉得十分不舒服,想要移开,可不知道怎么的,又有一种古怪的力量驱使着自己,想要去看那两道光。
  越来越近了,绿光忽然一闪,我浑身便猛的一寒,脑子里一阵空,心中也恍惚,感觉整个人都变得轻飘飘,仿佛要飞起来了。
  那是种类似灵魂出窍的感觉,三魂七魄都像是要被这两道绿光给勾走了。
  不对!
  仅存的意识提醒我,大事不妙!
  我使劲伸出舌头,猛然一咬,剧痛刺心,头脑突然一阵清醒。
  趁这时机,我急忙拿手电筒照去——那两道绿光变成了一双眼睛,那白影也现出形来——我惊得目瞪口呆!
  错了,之前完全想错了!

  日期:2015-07-06 17:19:00
  26
  那不是人,也不是鬼,而是一只猫!
  一只尺余来长,半尺多高,浑身雪白的野猫!
  它的额头上长着几撮黄毛,仔细去看,隐隐竟是个“王”字!
  小时候,我听爷爷天默公讲故事,我记得他曾说过畜生的好处和坏处。
  他说家里有鸡,百毒不生;家里有犬,恶人难入;家里有鹅,灵性十足;家里有牛,五谷丰登;家里有猪,过节喜庆……
  他又说,也有几种特别邪性的动物,狐狸、黄鼠狼、蝙蝠,还有猫——狐狸魅,黄鼠狼奸,蝙蝠残,猫最诡……
  爷爷说,猫活十年往上便通灵性,能在额头上长出来一道跟本身皮毛颜色不同的纹路,再过十年,又能长出来一条……活到四十年往上,就能长成一个“王”字,像老虎一样。
  这样的猫,在老人口中,便称作是成精了。
  而今,我看见的这只白猫,额头上便是一个黄色的“王”字纹路!
  这是只成了精的猫啊!
  我心中暗暗称奇,又有些惊悚。

  白猫见我看它,并不害怕,反而是轻蔑的伸出舌头,在自己的鼻头上一舔,露出又奸又贱又诡异的表情,然后迈着猫步,轻飘飘的就往圈着鸡群的铁网那边走去。
  原来都是这只野猫干的!
  日期:2015-07-06 17:20:00
  我突然明白了,那些丢了的鸡,根本不是被人给偷走了,而是被这只老野猫给吃掉了。
  三条大狼狗,也都是毙命在这只猫的爪下!

  怪不得我搜遍了整个鸡场,也没有看见人的脚印!
  怪不得杀了三条狗,只取了三只鸡!
  怪不得刚才它能在树枝之间来回腾挪闪躲!
  怪不得刚才刘昌会中邪,朝我开枪!
  原来都是这只老猫在作祟。
  它现在居然还要偷鸡!
  “嘭!”
  枪声响起,野猫应声蹿了起来,一跃而上,转眼间便爬到了一棵树上,虎视眈眈的朝下面看着。
  我扭头一看,只见刘昌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填好了枪,而今正怒气冲冲的仰面看着那猫。
  我后背突然一阵冷汗,刚才跟这猫对视,失了神,竟然完全忘了刘昌还在身后,连他装子丨弹丨的动静都没有察觉,如果他刚才不是朝着这只猫放枪,而是朝着我放枪,那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刘昌腰上系着一大袋铅弹,不停的往土枪里装填,嘴里骂:“哑巴畜生,杀老子的狗,偷老子的鸡,还差点要了老子的命!刚才瞅了老子一眼,就把老子的魂儿给勾走了,现在老子浑身上下都是疼的,脸都麻了!”
  我也不好说刚才是我踹了他一脚,又扇了他一巴掌,只略带歉意的提醒他说:“这猫厉害,你小心点。”
  “我打不死它!”刘昌咬牙切齿的又放了一枪。
  那只猫刚才戏弄我们两个,好像是费了不少力气,现在的动作明显没有之前那么快了,在树枝之间跳来跳去,越跳动作越缓慢。
  它那一双眼只要瞟过来,我们俩都把目光移开,不直视,免得再被蛊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