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相:十年浩劫中的灵异往事,颍水尸媾,太湖獭淫,开封鬼谷,山东杀坑》
第28节

作者: 御风楼主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5-07-05 19:44:00
  25
  再仔细看看三条狼狗脖颈上的伤口,每一处都是右端有刺透的痕迹,像是用铁钩所划!
  三处伤口,整整齐齐,无一丝毛边,入里深浅也几乎一模一样!
  我心中不禁骇然,这一定不是普通的村民干的,这手段更像是混过江湖的高手!
  混江湖的高手居然来偷鸡?实在是匪夷所思!
  我急忙又查看血泊,血泊中没有人的脚印。
  我打着电灯,仔仔细细地找遍了整个鸡场,也没有看到丝毫人迹!
  鸡场之内,土地松软,要是有人前来,杀狗偷鸡,不可能不留下脚印!
  猛然间我脑海中灵光一闪:难道是来人练气的功夫已经练到了踏雪无痕的地步?
  想想又哑然失笑,踏雪无痕,就连老爹和二叔都未必做到。
  “你干啥呢?”刘昌跟着我跟了半天,忍不住说:“看你走走停停发发呆,一会儿皱皱眉头,一会儿又笑,你傻了?”

  “你就没有发现整个鸡场里都没有人的脚印吗?”我说:“除了你和我的。”
  “啊?”刘昌呆了半天,然后脸色一变:“难道是鬼?”
  “你还信这个?”我冷笑:“你不是与天、与地、与鸡斗,其乐无穷吗?”
  刘昌哭丧着脸:“没说与鬼斗其乐无穷啊。”
  日期:2015-07-05 19:45:00
  一阵风起,呼呼作响,鸡场里种着几棵树,叶子“哗啦啦”的一起乱响,就像是暗处有人在笑一样。
  刘昌一哆嗦,看了看地上的狼狗尸体和猩红的血迹,不由得拉了拉我的衣服:“弘道,要不咱们先回去?等日头出来了,再说?”

  我想起来老爹走之前说过的话,心中也是忐忑,刘昌要是能回家,应该就不会伤人性命了吧?
  想到这里,我说:“那好,走吧。”
  为了叫他不要再出来作乱,我又吓唬他:“回去之后,你可千万别再出来了,我总觉得有双眼睛就在暗中盯着咱们呢,背后发毛。”
  “别说了!”刘昌撸起袖子:“你瞅瞅,你说的我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我暗暗好笑,转过身,准备往鸡场外走。
  就在此时,一片树叶轻飘飘落地的声音悄然传来。
  我习练六相全功已十六载,耳闻、目视、口言、鼻嗅、身触、心感无不远超常人,这一声轻微的树叶飘落动静,没有引起刘昌的注意,却惊了我!
  我立即循声望去,赫然看见鸡场的尽头闪烁着两点腥黄妖异的光,在这苍茫的夜色里幽幽闪烁,仿佛人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
  我大吃一惊,立即抬起手电筒扫去,借着光,准备细细打量,却不料光束刚刚扫过去,那双眼睛却不见了。
  悄无声息的就不见了。

  难道真的是鬼?
  我心里面暗暗发毛。
  日期:2015-07-05 19:47:00
  “你弄啥哩?”刘昌转过头来:“咋还不走?”
  “我刚才看见了一双眼。”我又紧张又谨慎的说:“就在咱们身后盯着咱们看,无声无息的出现,无声无息的又走了。你快也拿你的矿灯照照!”
  “真的假的?你不是坑我哩吧?”刘昌吓得声音都泛着哆嗦,顶着矿灯乱晃。

  “刚才是吓你,这次不是,这次是真的。”我说:“你小心点,有什么危险的话,我可顾不上你。”
  “簌簌……”
  一阵奇怪的声音猛地从头顶传来,我急忙仰望,却见树枝晃动中,一道白影“嗖”的飘了过去。
  “谁!?”我大喝一声,飞身就追。
  “哎呀!别不管我啊!”刘昌一把拽住了我的胳膊,整个人都往我身上贴。
  我厌恶的推开他,紧追两步,再看那白影,在枝叶之间一闪而逝,已经再次变得声息全无。
  我额头的冷汗不由得渗了出来——

  好快的速度!
  好轻的步伐!
  能在树枝之间来回腾挪,消失于顾盼之间,如果不是鬼,那就太厉害了。
  如果真的是鬼……
  思之不寒而栗。
  胡思乱想中,一道强光突然刺中我的双眼,我立马用手遮挡住。
  侧过脑袋,我才看见是刘昌在用矿灯照我,我诧异的说:“你照我眼睛干什么?”

  日期:2015-07-05 19:48:00
  问过之后,刘昌非但没有移开灯光,反而再次对准了我的眼睛,刺得我双目又疼又酸。
  我大怒:“信球货!你再照,信不信我把矿灯泡儿给你砸了!”
  刘昌也不吭声,人却朝我走了过来。
  刹那间,我的心头突然涌上一阵不祥的预感——
  我用手遮着眼,光影里,我瞥见刘昌把那把填好了铅弹的土枪举了起来,枪口对准了我,距离不足两丈!
  “不好!”

  我心里咯噔一声,根本来不及多想,飞身就跳!
  人在空中,便已听见“嘭”的一声枪响!
  六相全功“纵扶摇”腾挪功施展开来,我一拧身子,以脚踏树,折而转向,丈余之外落地!
  四五十颗铅弹打中树干的声音“噼里啪啦”,如同冰雹,惊心动魄!

  我半弓着身子,感觉上下无一处疼痛,确定自己是没有中弹,心中才略略安定。
  抬头一看,刘昌的矿灯又朝我照了过来,手里还举着枪,枪口还对准我,“咔”的放了一枪,却是空弹——他根本没时间来得及再装。
  我站起身子,大踏步赶上前去,劈手夺过枪,抬腿一脚,踹的刘昌翻滚着跌出两丈远。
  但他却立即又爬了起来,从腰中抽出刀来,直挺挺地冲回来,恶狠狠的朝我劈了过来!

  我侧身让过劈下的刀刃,往前赶上一步,抬脚封住刘昌的退路,然后沉肩坠肘,在刘昌胸前一磕,刘昌身子往后跌倒,手中的刀也应声而落。
  “你为什么杀我!?”我捏着刘昌的衣领子,把他提了起来,厉声喝道:“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