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相:十年浩劫中的灵异往事,颍水尸媾,太湖獭淫,开封鬼谷,山东杀坑》
第27节

作者: 御风楼主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5-07-04 21:06:00
  24
  刘昌是陈家村里有名的无赖。
  他的祖籍并不在这里,他祖上是陈家的佃农,土革时分了地,就入了陈家村的户。
  刘昌从小不学无术,专好吃喝抽赌,把家里败的精光,反倒是定了个贫农的成分。
  这几年来,积极投身“革命”,还在革委会里混了个职位,斗死了两条人命,据说还骗了个女青年,搞大了肚子又逼人上了吊——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刘昌又专一好找陈姓人的事儿,说是要算祖上的账。

  也就是他畏惧我爹,不然早闹到我家头上了。
  “哟!在城里当大官的人回来了!”我和老爹不想搭理刘昌,他倒是迎上我们了。
  我瞥见他腰里还别着家伙,一把砍刀,一把打兔子的土枪,不由得心生疑惑。
  刘昌已经开始絮叨了:“弘道也跟着啊,弘道,不是我说你,你看看你下了学以后,也不说干点啥事,天天就待在家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跟个大姑娘似的,这会中?大好青年,要投身到波澜壮阔的革命洪流中去,毛主席说了,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鸡斗,其乐无穷……”
  “与鸡斗?”老爹打断他的话:“这大晚上的,您手里提着电灯,腰里别着刀枪,就是准备去跟鸡斗?”
  “你真会开玩笑,我这是去养鸡场啊!”刘昌说:“您不知道吗?现在整个陈家村的养鸡场都归我管!”
  日期:2015-07-04 21:07:00
  “哟,都升这么大官了!”老爹点点头:“能扯不少蛋吧?”
  “那是——哎,啥叫扯蛋啊,是收蛋,收鸡蛋!”
  “你收蛋还带着家伙?”

  “村里招贼了。”刘昌说:“从上个星期开始,养鸡场里就丢鸡,一连丢了八天,少了三十多只!这是多大的损失啊!这些偷鸡贼简直就是丧心病狂!绝不能轻饶!打残打死都不亏!对了,弘道,你跟我一起去抓贼吧,立了功劳奖励工分!也能给你爹长长脸。”
  我气鼓鼓的,本来想拒绝,可是老爹却突然说:“行啊,今晚就叫弘道跟着你,学两手,也为大队里出点力!投身到革命事业中嘛!”
  “到底是在城里当官的,思想觉悟就是不一样!”刘昌高兴的说。
  老爹说:“你先头里走,我交待儿子几句话。”

  “中,快点啊!”刘昌吊着屁股往前走了。
  “爹,你怎么叫我跟他去?”我说:“他摆明了是要使唤我。”
  “乌云遮月,各掩一边,星散于野,流光惨淡。你瞧这天象——”
  老爹仰面看看,又四处瞧瞧,然后低声说:“是晦气临村,吉凶参半之兆。刘昌满脸杀气,又满脸死气,手里要犯六条命,又要赔上自己一条命!我看今夜村里要出大事!”
  “啊?!”我大吃一惊,看了一眼刘昌走在前面的背影,陡升寒意。
  “他手里有刀有枪,又是个流氓无赖,面带杀劫,不可小觑!”老爹嘱咐我说:“我要回去办点要紧事,只能叫你去跟着了。你该出手时就出手,别叫他滥觞无辜。”
  我点点头:“知道了,爹。”
  老爹拍拍我的肩膀,转身朝家里走去。
  我也紧走几步,去厮跟刘昌。
  日期:2015-07-04 21:09:00
  村南有十余亩地,都被篱笆高墙圈了起来,里面蓄养着数百只鸡,是归陈家村第八分队所有的集体财产。
  我就是第八分队的户口。
  当我走到养鸡场的时候,刘昌刚打开篱笆门,嘴里嘟囔着:“大了个蛋,有人来了,这鳖孙赖种狗也不说叫唤……”
  “这里面有狗吗?”我也走到了篱笆门前,可是根本就没有听见里面有狗的喘息声,更不用提狗叫了。
  “有啊,鸡子天天丢,夜黑才弄回来了三条大狼狗,专门放进来看着鸡场。”刘昌说着,拿起电灯往里面照。
  灯光横扫之际,我猛地看见,十余丈外的地上鲜血淋漓,三条大狼狗仰卧横陈,一动不动!
  “狗死了!”我心里一沉,急忙往里面跑去。
  “乖乖啊!”刘昌也跟着跑了过来。
  凑近了看,三条狗无一例外,尽数毙命!
  都是脖子上被割开了一道口子,三寸多长,除此之外再无别的致命伤。
  而地上流出来的狗血多的吓人,显然这三条狗都是血流光了才死的。
  “我日他八辈祖宗!”
  刘昌惊怒交加,骂了一句,然后从兜里掏出来一个手电筒抛给我:“快一起找!日他娘的,偷老子的鸡,还杀老子的狗!别叫老子逮住你,逮住了叫你个赖种吃枪子儿!”
  日期:2015-07-04 21:10:00
  我接了过来,只见刘昌已经把枪提在手中,“咔咔”的填铅弹——农村里打兔子的枪,都是那种装散弹的土枪,一枪放出来,能打四五十颗铅弹,覆盖面积极广,威力惊人。
  缺点是攻击距离很短,装填铅弹也很麻烦。
  刘昌装好了子丨弹丨就开始瞪着眼环顾四周,头上的矿灯帽乱晃。

  我说:“你先别照了,鸡场里没有人。”
  刘昌狐疑道:“你咋知道没人?”
  “用耳朵听。”我说:“这里面只有咱俩的呼吸。”
  “看把你能的,还就咱俩的呼吸,那鸡子的呼吸就不算了?”刘昌不信我:“几百只鸡子都不喘气了?”
  “人和鸡的不一样!”我懒得和他纠缠:“你爱信不信!”

  “对了!”刘昌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叫道:“我得去查查鸡子丢了没有。”
  刘昌往圈养鸡子的铁网那边去了,我则蹲下身子,用手电筒照着,仔仔细细的看那三条狼狗脖子上的伤口。
  这三条狼狗形体都非常大,立起来几乎有成人高低,腿粗、嘴长、背阔、腰壮,两三个人都近不了身,居然被人划破了喉咙!
  而且从地上的痕迹来看,三条狗毙在一起,倒在同一片血泊中,死的时间应该相差无几!
  我正在探看,刘昌跑过来骂道:“日他娘的,鸡子又少了三只!”

  “就少了三只?”我吃了一惊。
  “咋,你还嫌少?”刘昌不满的撇撇嘴:“真是不当家不知柴米贵,三只鸡养起来得费多少粮食……”
  “确实嫌少。”我说:“偷鸡的人来这里,杀了三条狗,就只为了偷走三只鸡?”
  刘昌一愣:“对啊,弄走一条狗都比仨鸡值钱,这来偷鸡子的是不是信球?”
  我没搭理刘昌,我感觉他才像是个信球。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