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27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知道是因为失血过多,还是被吓的,总管大人现在的脸色惨白,身子不停地发抖。看着归不归说道:“你看我都这样了,进去了还能出的来吗?”
  归不归眯缝着眼睛看向总管大人,说道:“这里是升天坛,你怕什么?你见过谁敢在升天坛里面布下阵法?整个镇国祭坛里面就这里最安全。把心放肚子里,没事,进去转一圈就出来,有我在这里看着你,你怕什么?再说了,长生不老药也不是那么好拿的”
  归不归提到长生不老药的时候,总管大人喘了口粗气,他的这个动作看在归不归的眼里。老家伙换了一种语气,接着说道:“那几个已经长生不老的人拿到丹药的时候,比你现在要难得多,那是真正死后复生的。哪有现在你这么好,还有两个前辈在后面被你撑腰。想清楚了啊,长生不老就在眼前,眼看就要到手的东西可别丢了”
  这句话算是打中总管大人的七寸了,他一咬牙,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看了一眼吴勉之后,将目光转到归不归的身上,说道:“怎么说我以前也是大秦的方士总管,这些陶俑人身上都飘着煞气,凭我的眼里还是能看出来的”
  说到这里,他深吸了口气,接着说道:“不过我是豁出去了,走一趟就走一趟!不过咱们有话说在前面,我之前和勉有点小过节,想怎么罚我也要等到这一圈走完的。可别等我走到一半下绊子,还是那样还不如现在给我一个痛快”

  “别把你的脏心安在我身上”吴勉冷冰冰的跟了一句,说道:“出事别指望我救你,不出事也别怕我会害你”
  总管大人对着吴勉点了点头,说道:“那成,咱们之前的恩怨以后再算”说完这句话之后,他又转头向着归不归说道:“一旦我的运气好死不了,咱们在灞上城定的约定还拜托你能遵守”
  归不归也点点头,说道:“放心,就算运气不好,真出事我也会第一时间收了你的魂魄,让你不至于魂飞魄散”
  这句话说的总管大人一阵的默然。过了一阵之后,他长出了一口气,也不理会吴勉和归不归二人,在自己的怀里找出来一个巴掌大小,镂空的青铜盒子。随后打开盒子,里面是一个小小的白色蜡丸。总管大人将蜡皮捏碎,露出来里面一颗深绿色的丹药。
  总管大人将除去蜡皮的药丸重新装回到青铜盒子里,随后将盒子握在手里剧烈的晃动起来。随着他手臂的晃动,就见一缕淡绿色的烟雾顺着他的手指缝里飘了出来。这时总管大人才算停止了动作,他又从怀里掏出来一根极细的青铜锁链,将锁链的一头固定在盒子上,自己提着另外一头。也不再理会吴勉和归不归,拖着一条瘸腿,向着祭坛里面走去。

  总管大人的家什都是他从吧灞上城中带出来的,怎么说他曾经也是始皇帝的大红人,手上多少还是有些家底的。青铜盒子和锁链露出来的时候,归不归都一个劲儿的吧唧嘴,自言自语的嘀咕道:“到底是做过方士头儿的,手里还真有几件好东西……”
  就在归不归说话的时候,总管大人已经出了甬道,拖着一条瘸腿进入了祭坛之内。吴勉看着他的背影,嘴里对归不归说道:“连命都不要了,你在灞上城里许给他什么了?”
  归不归回头冲着吴勉一笑,并没有马上回答。一直等到总管大人走得远了,估摸着他已经听不到这里说话的声音之后,他才笑眯眯的说道:“我说你在找徐福留给你的宝物,里面就有长生不老的丹药。你已经是长生不老的身体了,那种丹药对你的意义不大。只要他能帮我们找到地图上面的位置,给他一颗半颗的也不打紧”
  说到这里的时候,归不归看着总管大人背影的目光突然跳动了一下,随后有些诧异的说道:“还真没看出来,这个小家伙还有点本事”
  只见这时总管大人的步伐突然变了,脚下好像是在踩着舞蹈一样的步点,进三步退两步的,还时常中途变了落脚的位置,让人琢磨不透他下一步会落在哪里。只是他一条腿重伤之余,每次落脚都一付呲牙咧嘴的狰狞表情,地面上也留下了一连串的血色脚印。

  同时,总管大人手中链接着锁链的青铜盒子也慢慢的甩了起来。他以自己为中心,握着锁链的那只手在头顶上慢慢的晃动,让那只青铜盒子围着他打起了转。转眼之间,总管大人整个人都被淡绿色的烟雾包裹起来。口中念念有词,好像是在吟唱着一首听不懂歌词,且跑掉跑得离谱的曲调。
  归不归看了一会之后,自言自语的说道:“看来光靠花钱,还真不太好买这个方士的头儿”
  过了半晌之后,总管大人已经围着祭坛‘跳’了一圈。里面的陶俑军士没有丝毫的异动,眼见着总管大人‘蹦蹦哒哒’的就要回来的时候,站在甬道出口位置的归不归突然说道:“横着再走一遍”
  总管大人也没打算只走一圈就结束的,当下也没有任何异议,回到起点之后,他一路向下,横着走进了陶俑军士里面。这一趟走下来之后,还是没有任何异象,就连吴勉都以为里面真是陶俑,不会再有什么问题的时候,突然见到围绕在总管大人身体四周的青铜盒子停顿了一下,随后好像失去了外力一样,晃了几下之后,慢慢得垂在他的腰间。

  “出事了!”总管大人突然大声喊道:“我的身子僵住,动不了了!”他说话的时候,身子一侧歪,随后斜着摔倒了地面上,倒地的时候,总管大人还保持着说话之前的动作,就像被定格一样,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
  就在总管大人倒地的一瞬间,他身边周围几个陶俑军士身上散发出来一种浓烈的煞气,这股煞气向着总管大人侵袭过来,要不是还有那淡绿的烟雾包裹着他,这时候总管大人就已经被煞气覆盖住了,不过就是这样,淡绿色的烟雾也被煞气逼得回缩在总管大人身上薄薄的一层。
  终于出现了异象,有了对象就好办了。吴勉冷冷的哼了一声,掏出来那把在苗疆得到的匕首,就要进入祭坛里面。却突然被归不归拦住,这时老家伙脸上的笑容也不见了,沉着脸说道:“我要是你,就看清楚之后再进去”
  吴勉翻着眼皮看向归不归,说道:“你到底还知道什么?”
  他盯着归不归的时候,这个老家伙正在看着总管大人倒地的位置,同时嘴里说道:“这里本来应该是战俘和奴隶祭天的地方,现在那些尸骸哪里去了?”
  听了归不归的话之后,吴勉先是一仰眉头,随后马上就明白了这个老家伙话里面的意思,他的瞳孔一阵的紧缩,嘴里一字一句的说道:“尸骸被封在陶俑之中——”说到这里,吴勉顿了一下,扭过头也看向总管大人倒地的位置,接着说道:“祭天之后,把祭品保存在陶俑之中,顺便封住了他们的怨气,再让祭品来守住这里,防着有人闯进来。这一环套一环的,谁有本事摆这个阵?”

  “这个阵法是百年之内新创的,要不然我老人家也不至于看不出来。本来我以为是徐福那个老家伙造的孽,不过现在看起来是冤枉那个老家伙了”归不归说到这里的时候,转头看了吴勉一眼,说道:“你说大方师主持祭祀,会带着谁来?”
  说完之后,也不等吴勉给出答案,他已经将头转了回来,看着里面密密麻麻的陶俑人自问自答的说道:“干得不错嘛——广仁”
  就在他的话音落下之时,总管大人手上的青铜盒子突然“呼!”的一声着起了火。随后本来从里面散发出来的淡绿色烟雾,就在这一瞬间变成了深绿色,烟雾的颜色越来越深,最后深的如同墨汁一样,竟然将层层包裹住的煞气冲散。
  总管大人趴在地上突然睁开了眼睛,他连滚带爬的爬了起来,拖着一条几乎就要残了的伤腿,向着吴勉和归不归的方向跑过来。
  见到总管大人那里突然之间又有了新的变化,归不归不喜反惊,他脸上的笑容消失的干干净净,冲着已经快跑出来十几步的总管大人吼道:“别乱动就没事,快趴下!你这是在刺激这些祭品!你他奶奶的!来不及了……”

  事到如今,总管大人已经慌了,他根本就没有听清归不归的话,只知道跑到吴勉和归不归的身边就安全了。只是总管大人没有注意到,他从这些陶俑军士身边跑过的时候,它们身上的陶俑盔甲已经开始龟裂脱落。
  就在总管大人即将要跑到前面陶俑军士方阵尽头,只要穿过这里,再向前跑几步就能到达吴勉和归不归的身边。就在他看到出口就在眼前,心中多少有一点放松警惕的时候。总管大人的肩头猛地一紧,像被什么突然抓住了,就在他条件反射回头看时,一个血刺呼啦的肉人已经到了身后
  这人全身的皮肤已经被剥离出去,只剩下一个被血肉和内脏包裹起来的骨架。他是距离总管大人最近的一个,身后还有七八个和他一样无皮人,正在向这边靠拢。这一眼见过之后,总管大人惊恐到了极致,脚下拌蒜,整个人再次的摔倒在地。他摔倒的位置不好,脑袋正碰到一个突起的石块,随后眼前一黑,晕死了过去。
  总管大人晕倒之后,他身后的陶俑便不再龟裂,只是刚才陆续出现的几个无皮人,在总管大人晕倒的一瞬间,他们突然同时失去了意识,漫无目的在四下打转。
  这时,归不归才长出了一口气,总管大人倒地的位置距离他这里也就十几丈,已经有无皮人走到了通道出口的位置,当着吴勉和归不归的面,在出口的外面转了一圈之后,便离开了这里。
  本来吴勉已经做好准备,要这些无皮人击杀。但是就在最后一刻,却被归不归拦住,这个老家伙说道:“它们的活动范围之内就在祭坛这里,过不来这边。你好好看看它们脸上的部位。没有皮肤支撑,它们连五感都丧失了,只要不进去,它们就拿你没辙”

  吴勉看了一眼归不归,用他那特有的语调,说道:“不进去,那我们到这里干嘛?”
  归不归手搭凉棚,向里面望去,同时嘴里说道:“先想办法找到阵胆,只要毁了阵胆,这些没有皮的倒霉蛋就不攻自破了”
  趁着归不归说话的时候。吴勉突然一步跨出去通道之外,到达了祭坛的范围。就在他刚刚进入祭坛之后,周围的无皮人几乎同时调转身形,几双眼球一同盯着吴勉,嘴里还发出来“嗤嗤“的叫声。
  吴勉并没有理他们,他几步走到总管大人的身前。抓起来他那一条好腿,拖着总管大人向着通道入口的方向快步走过去。
  还没有等吴勉将迈出的脚步落下,那几个无皮人突然发难,以一种不可思维的速度向着吴勉这边冲过来,只是一眨眼的功夫,第一个无皮人已经到了他的身后,身后对着吴勉的后心抓了过去。

  吴勉看都不看,身上直接泛起几道电弧的,其中的一道电弧正打在这个无皮人的身上。“刺啦!”一声,电弧的光亮照的整个祭坛都瞬间亮了起来。同时,一股刺鼻的焦臭也涌现出来。
  本来吴勉以为这一下子就能解决的,但是想不到的是,身后那个无皮人只是被打的顿了一下。然后又继续的对着吴勉冲了过来。
  吴勉皱了皱眉头,松开了抓着总管大人身子的那只手。同时身子一晃,躲开了无皮人的攻击。趁乱掏出匕首,对着无皮人的脖子就是一下子。
  “嘭!”的一声,这人的脖子直接被切断,脑袋掉了下来。
  同伴的死,这些无皮人无动于衷,他们不约而同的冲着吴勉狂奔而来。
  吴勉哼了一声,他再次抓住了总管大人的好腿,抬手将他扔到了外面甬道的位置。这时后面七八个无皮人也已经到了,这时吴勉的身子晃了一下,他整个人都扭曲了一下,随后消失在原地,就在同一时间,现身在在甬道的出口处。随后向前迈了一步,再次进入到了甬道的位置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