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相:十年浩劫中的灵异往事,颍水尸媾,太湖獭淫,开封鬼谷,山东杀坑》
第26节

作者: 御风楼主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5-07-03 17:02:00
  我和老爹到蒋书豪家里的时候,蒋赫地正仰面躺在屋门口,睡得满嘴流涎,老爹踹了他一脚,他哼哼两声,然后跳起来,瞪着眼骂:“哪个龟孙——哦,老陈啊。”
  进了屋,老爹先看了看棺材,试着抬了一把,然后点点头:“怨气压棺,果然沉重。”
  我和蒋赫地都连忙问:“她还有什么怨气?”
  “生者恨,死者怨。”老爹说:“你们不是说她还睁着眼,死不瞑目吗?我要开馆相尸,瞧一瞧她双目不闭,到底在看什么。”
  我一惊:“她不闭眼是在看东西?”

  蒋赫地也问:“人都死了,还能看什么东西?”
  老爹一掌拍在棺材盖上,“啪”的一声轻响,如击败革,棺材盖分毫未损,钉入其中的铁钉却个个蹦了出来,老爹又伸手一抓,一把揭开了棺材盖。
  “好本事。”蒋赫地赞道:“江湖上都传你二弟的相功独步陈家,尚在你这当家族长之上,依我看,倒也未必啊。”
  老爹刚才拍棺材盖起钉的掌法乃是六相全功里的“悬空掌”,揭开棺材盖的爪法,又是六相全功里的“提千斤”。
  这两手相功,被老爹用的出神入化,举重若轻,看得我目弛神摇,向往不已。不由得暗暗思忖自己什么时候能修炼到老爹这样的境界。
  老爹淡然一笑,瞥了何氏两眼,点点头:“是有心结未了。”
  “她眼中有什么啊?”蒋赫地凑近了,把脑袋伸进了棺材里去看,看了半天,又伸出来说:“瞳孔都散了,屁都没有!你是咋看出来她心结未了的?”
  “你让开,不懂还好凑热闹。”老爹说:“不是你那个看法。”
  “老陈这个神棍啊,就在这儿喷吧!”蒋赫地说:“她有啥心结?”

  日期:2015-07-03 17:03:00
  老爹把蒋赫地拽开,从中山装内里口袋摸出来一面小小的镜子,铜镜,老爹拿铜镜斜着凑到何氏额前,然后又仔仔细细地去看镜中的影像。
  我和蒋赫地都呆呆的看着,蒋赫地喃喃道:“原来是要从镜子里看啊。”
  “是鬼婴。”老爹站了起来,收回镜子,说:“她的眼中留有鬼婴的影子。”
  “鬼婴?”蒋赫地恍然大悟:“早该想到的!鬼婴被那贱人给抢走了,所以她死了也不瞑目。”
  “鬼婴出生的时候,她已经死了三天了。”我惊诧的说:“她应该不知道这些事情吧?”
  “为护鬼婴,她本来就没有死透。而且人死七日之内,残魂并未远去。”老爹说:“她确实是记挂鬼婴。”
  “那怎么办?”蒋赫地说:“总不能等咱们把鬼婴找回来以后,再葬她吧?”

  老爹默然无声,转过身走到门口,把蒋书杰烧过黄纸的灰烬抓了一把,握在手中,又走了回来。
  “蒋何氏,你之一死,冤孽已消,而今沉怨,不愿安葬,是有心愿,你这心愿,我也已经知道了。”
  老爹右手掌中捧着灰烬,左手食指伸出,在灰烬里轻轻转动,嘴里沉声念叨:“我以麻衣陈家起誓,你的孩子,我一定会找回来,保她平安,消她鬼性。你且安心去吧,莫要再行逗留,否则,将遗祸于你的女儿。”
  老爹的话音刚落,我便瞧见何氏的眼角淌出了两滴浑浊的泪水!
  我心中那份惊诧,真是莫能名状。
  “老蒋,把她的眼睛合上吧。”老爹缓缓洒落纸灰,说:“这次,她应该能瞑目了。”
  日期:2015-07-03 17:04:00
  24
  蒋赫地走上前去,半信半疑的伸手去抹何氏的眼睛,起开以后,何氏的眼睛竟然真的合上了。
  蒋赫地敬佩的看着老爹:“老陈,行啊,果然还是你有一套!老蒋我没有看错你。”

  “少贫!”老爹说:“把棺材重新钉上,叫他们来下葬吧。”
  刚刚合上棺材板,还没等我们去叫,蒋书杰等人已经过来了,蒋赫地拍拍手,说:“你们这些鳖孙们倒是会挑时候,老子刚弄好,你们就来了。”
  “好了?”蒋书杰喜出望外。
  “废话!”蒋赫地说:“有我在,能不好吗?别扯淡,赶紧去埋人!”
  几个汉子又小心翼翼地抬棺,这一次,毫无异状,棺材不重也不落,蒋书杰等人大喜,抬着棺材健步如飞的去了。

  “弘道,走吧。”老爹说:“回去之后,收拾收拾,你就得出趟远门了。”
  “你叫弘道自己去太湖?”蒋赫地一下子就听出了老爹的意图:“让他自己去找鬼婴?”
  “不然呢?”老爹说:“我现在公职在身,不便外出,子娥在家照管族中事务,汉琪和汉昌又都出了远门,弘德是个废物,不叫他去叫谁去?再说了,他今年虚岁已经二十,也该出去历练历练了。”
  “公职在身……”蒋赫地撇了撇嘴,说:“天天拿这几个字压人,说的冠冕堂皇,你知不知道你这种行为在以前叫什么?”

  “什么?”
  “朝廷的鹰犬!血滴子!”
  “老蒋,你信不信我弄死你?”老爹瞪眼说:“你晓得什么叫身在庙堂,心系江湖么?!”
  日期:2015-07-03 17:05:00
  蒋赫地屈服于老爹的淫威,只敢哼哼,不敢反驳,说:“走吧,走吧,我也不留你们了,赶紧找到鬼婴是正事,免得夜长梦多,再生变故。我倒是想跟弘道一起去,弄死那个害我女儿的贱人,可惜这里又脱不开身。”
  “对啦。”老爹说:“叫明瑶跟弘道一起去吧。既然他们两个已经定——”
  “爹!”我赶紧打住老爹的话头:“明瑶妹子没相中我。”
  老爹先是一愣,随即恍悟,他是何等精明的人,也不多问,也不再提。

  倒是蒋赫地欣喜的拍拍脑门:“对啊,我怎么没有想到?叫明瑶跟弘道去啊,明瑶正儿八经的应该去找她的仇人嘛!就这么定了,我回去跟明瑶说。弘道你可别急着走啊,等明瑶和你一起!”
  我和老爹面面相觑,蒋赫地已经欢天喜地的蹿了出去,老爹看着他的背影,说:“这老猢狲,真能顺杆爬!”
  回去的路上,老爹问我:“是不是你说什么话伤了明瑶的面儿了?”
  “没有。”我把救醒蒋明瑶之后的事情给老爹说了一遍。

  老爹认真的听完之后,点点头:“明瑶是个好姑娘,她这是顾及你的感受!你一个大男人,要以情义担当为重,万万不能因为颜色容貌而轻她!这次去太湖,你就同明瑶一道去。听见了吗?”
  “是。爹,您放心吧。”
  我和老爹回到村子里的时候,已经是夜里十点左右了。
  刚过村口,便有一道光束扫射而来,远远的看见一个人影头顶上带着个矿灯帽,开着亮,一走一摆头的晃悠着。
  “是刘昌。”我皱了皱眉头。
  老爹也厌恶地啐了一口吐沫:“不要搭理他。”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