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23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总管大人这时的心已经突突成了一团,他现在明白过吴勉是个大活人,是回来找他报仇来了。只是怎么也想不明白这个小宫奴怎么会死而复生,而且还学会了这些惊人的术法。不过有一件事总管大人还是明白的,既然吴勉没有死,那么现在要死的就是他了。想到这里,总管大人浑身的肌肉就哆嗦了起来,张嘴想要求饶,但是话到了嗓子眼里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我在问你的话,还记得皇宫怎么走吗?有点礼貌回答一句可以吗?”吴勉冷冰冰的重复了一句,看着总管大人已经哆嗦成了一团,要不是有绳子帮着,这时候他已经趴到地上了。
  吴勉哼了一声,刚要开口再问。不远处突然又响起来归不归的声音:“问话也是一种学问,你继续这么问下去,这个小王八蛋早晚拉裤子里。就算你能憋着气不闻,那股味道也会粘在你的衣服上。想想那味道……”说到这里,归不归挤眉弄眼的做出一个恶心的表情。
  归不归这几句让吴勉把要说的话又咽了回去,他扭脸看了老家伙一眼,看了半晌之后,突然说道:“你问他——”
  归不归怔了一下,眨巴眨巴眼睛向着吴勉说道:“我问……问什么?”
  吴勉在地上找到一根烧了一半的柴火,走到归不归的身前,也不客气,直接将老家伙衣服的前襟撕了下来。归不归一咧嘴,嘴里嘀咕道:“不用这么麻烦,你说一句,我自己就脱了”

  吴勉也不理他,用柴火烧焦的一头在上面画出半幅地图。画完之后将这半幅地图交给了归不归,老家伙接过地图看了几眼之后就将地图在总管大人的眼前展开,说道:“来,看看,只要你能说清楚这是哪里,老爷爷我就送你回家……”
  他的话刚刚说到这里,就见总管大人的嘴一咧,嚎啕大哭起来:“饶我一命吧……看在我上有六十多岁老娘的份上……我这些年攒的家底都给你们,只求能饶了我这一条贱命”就在他哭号的同时,空气中突然冒出来一股恶臭的味道。归不归捂住鼻子踹了总管大人一脚:“不是送你回老家!”
  感觉到不对的时候,吴勉身子一晃,几道残影过后人已经到了屋子的外面。现场只留下他的声音:“老不死的,你继续……”
  归不归很是纠结得回头望了望吴勉消失的位置,等他再转回来的时候,屏着呼吸在总管大人的耳边小声说了几句。刚刚开了个头之后,总管大人的悲声便已经止住,不可思议的看了看吴勉现在的大概方向。归不归继续的说着,总管大人惊愕的眼睛就越睁越大。一直等老家伙说完,他才说道:“还真有这样的人?那徐……大方师还出海做什么?”

  提到了徐福,归不归就是一脸的不以为然,眨巴眨巴眼睛说道:“谁知道那个老家伙抽的什么疯?”说完之句话之后,归不归眯缝着眼睛对总管大人说道:“别说他了,你可要考虑清楚啊,这样的好事你再往下几百辈子都未必能遇到一次。这次要是错过了,你再怎么投胎转世怕是都遇不到了”
  说完之后,归不归将那半幅地图重新在总管大人的眼前展了起来,说道:“来,给个好态度,这是什么地方?”
  总管大人仔细的看了看地图上面所标注的位置,之后他又仰着头想了半天。就在外面站着的吴勉等得有些不耐烦的时候,总管大人终于给出了答案:“这是咸阳皇宫里面三十三口望天井里的一口,不过我要是没有记错的话,这是口旱井,整个三十三口望天井里就这一口是旱井,剩下的都是甜水井”
  “皇宫里面的旱井……”归不归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线,他想了一阵之后,回头对着空气喊道:“怎么样?是那里吗?”
  他身后得墙外传来吴勉特有的语调:“我哪知道?不是是皇宫应该没有错,具体什么井的到了才知道”

  “哦”归不归如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掏出匕首割断了绑在总管大人身上的绳索,对着他说道:“地上有稻草,你把自己拉出来的东西收拾干净了再出来”
  说完之后,归不归不再理会正忙着脱裤子的总管大人,他倒背着双手,笑眯眯的走出来,先是冲着吴勉呲牙一笑,说道:“你知道我被关了一百多年,这么多年来发生了什么事情都不是很清楚……”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吴勉冷冷的打断:“想知道什么?说——”
  归不归挠了挠光秃秃的头皮,说道:“秦国统一七国的事情你和我讲了,不过秦皇宫是统一七国之后新修建的,还是由之前的秦王宫改建的?”
  “你问这个”吴勉并没有马上回答,而是歪着头看向归不归,过了好一阵子,他才说道:“是以前的王宫扩建的,当时主持祭祀的是大方师。对了,里面那个拉在裤子里的也参与祭祀了,有什么话你问他”
  “哦,是王宫改建的,徐福那个老东西主持的祭祀”说这话的时候,归不归得眼睛已经眯的快看不见了,这时,吴勉看着他说道:“我也有点事情要问问你,你什么时候跟里面拉裤子的那个关系那么好了?之前拉裤子都说不出来的话,是怎么被你骗出来的?”

  “什么叫骗,我是在实话实说”归不归古怪的笑了笑,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我只跟他说你身上有长生不老的丹药,如果把你伺候好了,兴许你会瞎眼给他一颗”
  归不归说话的时候,身子就开始向后退去。不过让他想不到的是,吴勉只是看了他一眼,没有任何要让他躺一会的迹象。吴勉只是冷笑了一声。说道:“当初他那么害我,现在还有心思问我要丹药?”
  “长生不老就在眼前,他还在乎这个?”就在归不归说话的时候,总管大人正提着裤子走出来,跟他一起飘出来的,还有一股浓烈的恶臭。归不归握着鼻子说道:“不是上风头你都不出现啊,快点去找个地方洗洗……”
  第二天晚上,秦都咸阳派出使节送来降书,秦三世子婴归降沛公刘邦。在世人看来,自始皇帝驾崩之后的乱象似乎就要结束了……
  本来刘邦还计划着咸阳城破之日,还了那个新收的都尉一个方士总管的官职,以便让他在秦都旧地主持一场祭天的仪式。向苍天表明秦是亡于暴政,他刘邦只是顺应天意。

  但是想不到的是,整整一夜都没有找到那个新收都尉的影子。不用他的时候天天在眼前晃悠,用着他了又找不到踪影。第二天一早,刘邦率大军赶往咸阳城之时,心中还在愤愤:两筐桃子换过来的主儿,关键的时候还是指望不上……
  刘邦没有想到的是,就在他大军在城外集结的时候,有三匹快马已经趁乱从灞上城中跑了出来。马上三人正是吴勉、归不归以及城中正在寻找的那位方式总管大人。这三人身穿刘邦军中军校的衣服,向着咸阳的方向一路奔驰而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