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相:十年浩劫中的灵异往事,颍水尸媾,太湖獭淫,开封鬼谷,山东杀坑》
第25节

作者: 御风楼主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5-07-02 17:28:00
  23
  蒋书杰被抓的直翻白眼。
  “诈,诈尸了!”四个抬棺的人也惊骇无比。

  “叔,快跑吧!”蒋书杰叫道。
  “跑你奶奶的腿!这是你嫂子不乐意了!”蒋赫地瞪着眼说:“怎么说,这都是你亲嫂子,死者为大!她做啥对不起你们家的事儿了?你就这么糊弄着埋呢?去买口好点的棺材,让人给你嫂子穿上寿衣,擦擦脸,整整头发,再下葬!”
  蒋书杰还在惊疑不定,蒋赫地说:“迟则生变,再不快去,真诈尸了!到时候,杀光你们全家,一个都别想活!还有你们几个抬棺材的,别想着开溜,她已经记着你们了,就是你们给她抬老房子(棺材俗称)的!”
  “去去去!”蒋书杰满头流汗,一边往外开溜,一边招呼四人:“走,去重新抬口棺材回来!我叫我堂嫂来给嫂子换寿衣,擦脸整头发。”
  “先把你嫂子放回床上去!”蒋赫地拽着蒋书杰的头发,狠命揪掉了一撮。
  蒋书杰疼的呲牙咧嘴,也不敢抱怨,把何氏的尸体抬上了床以后,跟着四人落荒而逃。
  我看了看瞪着大眼的何氏尸体,咽了口吐沫,问蒋赫地:“真是因为棺材不好,没穿寿衣?”
  蒋赫地眨了眨眼,说:“我猜的。”

  我顿时无语,这生死攸关的事情,也好开玩笑。
  日期:2015-07-02 17:28:00
  “这眼睛睁得这么大,一定是死不瞑目啊。”蒋赫地一边叨叨,一边伸手去抹何氏的眼睛。
  不成想,蒋赫地用手抹过之后,何氏的眼睛还是睁开的。
  “给你买好棺材去了,寿衣也会送过来的,你就不要不开心了。”蒋赫地说:“快点闭上眼睛吧,别吓人了!”
  说着,又伸手抹了一遍,还是抹不平。

  蒋赫地摇摇头:“老蒋是玩不转了,要是老陈在,估计就能看出个所以然来。弘道啊,你得多跟你爹学学本事,看你对相术一窍不通!”
  我讪讪的一笑:“我脑子笨,想先把六相全功学好了,再学相术。同时学两样东西,都学不好。”
  “你们家的相功和相术,都是相通的嘛。”蒋赫地说:“你在修炼耳、目、口、鼻、身、心六相的时候,顺便把那《义山公录》上的东西给背会,不就成了?”
  “我爹说过,死记硬背是不成的,关键是要悟。”我说:“悟不透,悟错了,还不如不学。”
  “你倒是想得开。”蒋赫地说:“多少人想学那本书,学不来呢!据说那《义山公录》是一脉单传,只给嫡长子看,不传旁支,是不是?”
  “好像是吧。”我挠挠头。

  这时候,蒋书杰的堂嫂过来了。
  她捧着寿衣,寿衣上放着毛巾和梳子,表情很不乐意,嘴里嘟囔着:“这天杀的蒋书杰,就会欺负我这没男人的……”
  原来是个寡妇。
  日期:2015-07-02 17:46:00
  一进屋,堂嫂便看见何氏睁着大眼睛,登时吓了个半死,尖叫一声,转身就要走。
  蒋赫地冷冷的说:“你已经踏进这个屋门了,还拿着她穿的寿衣,要是不给她穿戴好就跑,她会以为你叫她光身下地府,会追你一辈子!”
  堂嫂面无人色,却只好又回来。
  她哆哆嗦嗦的,先拿毛巾给何氏擦了脸,然后把毛巾盖在何氏脸上,遮住了她睁着的眼睛,又拿梳子给何氏梳理了梳理头发。

  换寿衣的时候,我和蒋赫地外出等候,看见蒋书杰和一帮人抬着一口新棺材回来了。
  蒋赫地稍稍满意:“小鳖孙换了个松木的,看着挺厚实,这还算能说得过去。”
  蒋书杰的手里还捧着一堆黄纸,在屋门前烧了,装模作样跪着磕了几个头,念叨两句:“嫂子,您安歇吧,嫂子,您可别再吓您小叔子了,我还得跟咱蒋家留后呢……”
  众人忐忑不安的抬着棺材进屋,何氏已经被堂嫂换过了寿衣,整个身子,穿戴一新。
  蒋书杰伸头一看,然后又缩了回来,哆哆嗦嗦的问蒋赫地:“叔,我嫂子的眼睛为啥还睁着呢?”

  “那你去给她抹平。”蒋赫地没好气的说:“这么简单的问题,就你这蠢货能问出来,死不瞑目呗!”
  蒋书杰打破砂锅问到底:“我嫂为啥死不瞑目?”
  “你自己问你嫂子去!”蒋赫地骂道:“信球货!”
  我听得心中暗笑,蒋赫地自己也不知道,还装的高深莫测。
  “叔你真会开玩笑。”蒋书杰干笑两声,一挥手,招呼众人,战战兢兢的把何氏又放入了棺材中,迅速的盖上,然后钉钉子。
  日期:2015-07-02 17:49:00
  这次抬棺的时候,众人更加小心,也不喊一二三了,都慢慢的起身,结果四个人吃奶的劲儿都使出来了,棺材却纹丝不动!
  四个人都憋得满脸通红,吓得浑身是汗:“队长,棺材抬不动,死沉死沉!”
  “咋会抬不动?”蒋书杰说:“我嫂子那么瘦,棺材又不重,你们四个大男人能不能下点力?”
  “你站着说话不腰疼!”四人不满:“要不你来试试!”
  “给我!”蒋书杰不服气地抢过一个杠子,扛在肩膀上奋力起身,只听“噗”的一声,蒋书杰憋出了响屁,棺材仍旧是纹丝不动。
  众人笑不敢笑,哭不敢哭,各个脸都难看的吓人。
  “叔,咋弄?”蒋书杰无计可施,只好又向蒋赫地求救。
  蒋赫地摸摸胡子,骂了一声:“一群废物!滚出去吧,晚上六点之后再来!老子先做做法!”
  “好,好!”众人如蒙大赦,作鸟兽散。

  我问蒋赫地:“做法要做到晚上六点之后吗?”
  蒋赫地“扑哧”一笑:“你怎么这么老实?鬼晓得这是咋个回事啊,不过六点之后你爹不是回来了,你爹肯定能解决这问题。”
  我恍然大悟,这个老精怪。
  我也不回去了,准备等着老爹从桥头过,然后接着他。
  中午的时候,蒋赫地带着我大摇大摆地去蒋书杰家吃饭,人家做了一锅,他吃了多半锅,愁的蒋书杰一脸抬头纹。

  好不容易等到傍晚,我在桥头看见老爹骑着车回来,连忙拦住,老爹问:“咋了?你怎么还没回家去?明瑶好了吗?”
  “明瑶好了,何氏出问题了。”我说:“不知道怎么回事,她的眼睛睁开了闭不上,入了棺材抬不动。”
  “哦。走,去看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