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21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看着这一老一少的背影,林火用苗语对着新巫祖说道:“我们不必怕他,只要巫祖的伤势养好之后,他就绝对不是巫祖的对手。别说一百年了,用不了半年巫祖就能恢复,到时候……”
  没等林火说完,这位新的巫祖就摆了摆手,制止了林火继续往下说。他转头看着躺在水潭边上上一代巫祖的尸体,嘴里用苗语喃喃的说道:“你到底惹了谁?”
  离开了林火和新巫祖的视线之后,吴勉冰冷的脸上几乎都出了冰碴。他身上闪过一道电弧,归不归一直在偷眼看着吴勉的表情,没等到电弧打过来,已经先一步松了手。随后扔了铁石,连退了几步,说道:“你先听我说,要是有什么不满意的,你再杀回去,反正两千年是我说的,你有没认……”
  最后几句话说到了吴勉的心坎里,他只所以能被归不归拉出来,也就是因为从头到尾都是归不归在说,他吴勉可什么都没有答应过。现在只要面前老家伙的说法有一点不满意,他就再次杀回去,趁着现在新巫祖重伤不动手,等着伤好之后就不知道谁吃亏了。

  归不归陪着笑脸说道:“巫祖那个小娃娃不重要,他和你不一样。你有大把的时间成长,早晚会变成他连做梦都会吓醒的大人物。到那个时候你回来报着一刀之仇,比喝酒吃饭还要简单。现在头疼的是广孝,以那个小兔崽子的个性,吃了这么大的亏,一定会回来报仇。到时候看见巫祖和姓林的小子已经尸横遍地,按着他的思路想,一定是你杀人灭口的。那个小兔崽子是有点小聪明的,这个连徐福都是认得的。只要留下一点蛛丝马迹,他就能顺着找到你的行踪。说句不好听的话,你现在遇上他——白给啊”

  归不归说话的时候,吴勉就一直冷冷的看着,等到他说完之后,吴勉才说道:“广孝回来一样会对付巫祖和林火,到时候他们也会把蛛丝马迹透露出去。”
  “未必”看到吴勉的表情稍稍缓和了一点,起码能听得他解释,归不归心里就多少有了点底。
  再说话的时候也有了底气,他眯缝眼睛说道:“他们历代巫祖也不是白吃饭的,就为了防着这样的事情,刚才看到没有,那些苗人已经退到了瀑布后面的山洞里面。在山洞里面的祭坛中下了机关。里面有几道下了咒法的万斤石,真砸下来也够广孝一受”
  听了归不归的这番话之后,吴勉默不作声的看着面前老家伙怀里的铁疙瘩,看的归不归刚刚安稳得心又提了起来。半晌之后,吴勉突然说道:“那几条赢鱼呢?”
  归不归眨了眨眼睛,陪着笑脸小心翼翼的说道:“那个石槽我实在抱不动,里面的赢鱼被我顺着瀑布放到水潭中了。不过你放心,只要有水,赢鱼不管在哪里都没有……”
  归不归的话只说了一半,吴勉已经走到他的身边,伸手在铁疙瘩上面摸了一下。就在吴勉的手接触到铁石的一刹那,他的手上浮现出来一道电弧。经由铁石的传导,归不归没有悬念的倒在地上抽搐起来。耳边传来吴勉慢悠悠的声音:“谁让你自己做主来着……”

  两个月个月之后,距离此地千里之遥的军事重镇灞上,出现了一老一少两个怪异的人。说他俩怪异,是因为小的那个人也就二十多岁的年纪,但是他满头的发丝已经变得雪白。年纪大的那个已经看不出来岁数了,看上去满脸的皱纹,说他一百都是年轻的。
  这两人的关系也有些琢磨不透,说二人是主仆吧,他俩的表情来看,只能是一位少爷带着一个老家人出游。但是老的那个实在太老,谁出门会带这样一个大半个身子已经入土的老棺材瓤子?但是说他俩是爷孙又不太像,当爷爷的反倒给孙子陪着笑脸,而当孙子的那个又理直气壮的给爷爷脸色看。
  这怪异的两人正是吴勉和归不归。他二人得目的地是不远处的秦都咸阳,但是现在困在灞上进退不得。自打三年前始皇帝驾崩之后,整个大秦皇朝便成了一幅乱象。天下群雄并起,几年前还牢不可破的大秦朝现在已经摇摇欲坠。
  现在灞上城外密密麻麻驻扎着沛公刘邦的人马,为防秦军细作,灞上城已经戒严,归不归和吴勉二人好容易才找到客栈,花了十余倍的房资才算住了下来。
  如果只有吴勉一人还好办,随便找一天月飞风高的晚上,就能运用徐福传下来的术法离开灞上直达咸阳。但是身边有一个老拖油瓶,归不归现在除了一些简单的法阵之外,再没有任何的本事。由于他的拖累,吴勉也只能陪着这个老家伙,被困灞上城了。

  就在两人被困在这里的第十天中午,客栈外面突然有人疾呼:“沛公进城了!大家都去看啊……沛公进城了,大家都去迎接啊,去的早有赏啊……”
  归不归是个喜动不喜静的,听到沛公刘邦进城的消息马上就要拉着吴勉出去看景。依着吴勉的本意,本来不想出去招事。但是这些日子也是被憋得有些闷了,加上客栈中不断有人跑出去迎接沛公,心中也好奇是什么样的人能把大秦朝逼到这个份上。当下和归不归一起,走到城中主街之时,正看到有一大队人马正浩浩荡荡的向着这边走来。

  在前后左右几队军士的簇拥之下,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骑在马上从迎接的人流中间穿过,看样子这人就是沛公刘邦无疑,几乎将秦朝灭亡的人这么看着也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刘邦一边前行,一边和身后的部下说笑着。就在吴勉觉得无聊,准备回到客栈继续想法子出城的时候,刘邦一行人马中的中后部有一人现出了身形。
  吴勉见到这人之后,先是愣了一下,随后趁着那人还没有注意到他,将外衣脱了下来,套在自己的头上,遮住了那一头醒目的白发。吴勉见到的这人一身方士打扮,正一脸媚笑的对前面的将军说着什么,全然没有注意到混在迎接百姓人群中,正冷眼望着他的吴勉。
  吴勉的异常举动很快的引起了归不归的注意,他顺着吴勉目光注视的位置看去,看了一眼骑在马上的方士之后,凑到吴勉的耳边,小声的嘀咕道:“一个小方士嘛,看不出来有什么了不起的。怎么,你认识他?”
  吴勉低着头,尽量不引起那个方士的注意,嘴里咬着牙回答归不归,说道:“当初我差点死在这个小方士的手里,要不是他,我也不会变成现在的样子。”说到这里,吴勉顿了一下,抬头看了一眼正从他身边路过的方士,等到方士走远之后,看着他的背影,说道:“
  想不到始皇帝的方士总管现在都投靠了沛公,看来大秦是真的不行了”

  吴勉见到的这位熟人,正是三年多之前,差点用剧毒的丹药害死他的那位皇宫方士总管。想不到再见面的时候,他已经变成了刘邦的人,看他的样子似乎比以前比秦朝方士总管的时候也差不多。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