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17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石槽里的怪鱼浑身竟然长满了羽毛,两只类似翅膀的鱼鳍来回舞动,看着就像在天上飞翔一般。见到有人过来之后,都聚集到了角落里,嘴里时不时的发出来一种类似鸟叫的声音。
  见到石槽里面的怪鱼之后,吴勉愣了一下,归不归以为他不识怪鱼的出处,刚想要嘴贱卖卖学问,没想到吴勉回头看了他一眼,嘴里面蹦出来两个字:“嬴鱼——”
  “嗯?看不出来嘛,嬴鱼你都认得”归不归很是诧异的看了吴勉一眼,随后有些倚老卖的继续说道:“看不出来你年纪轻轻的,多少还有点见识……”
  吴勉看了归不归一眼,老家伙激灵了一下,马上改了口,说道:“……见识广博的嘛”
  吴勉不再理他,转眼继续看着躲在石槽一角的赢鱼。这些长着羽毛的怪鱼本来是生长在邽山的洋水里,本来就不是中原的产物,只在山海经之类的神怪经籍中出现过。吴勉见过还是几年前始皇帝刚刚统一七国之时,朝鲜进贡的奇珍里有两对赢鱼。当时方士总管推说古方中有赢鱼骨髓为药引的长生不老药的制法,始皇帝二话不说便将赢鱼赐予方士总管,只是在奴隶试药的时候发生了一点小波折,试药得奴隶在服下用赢鱼骨髓制成的丹药之后,当场七孔流血而亡。这样的丹药自然不敢给始皇帝服用,好在那时流传出来的的长生不老药地仙方实在太多,试药死个把奴隶也不是什么稀罕的事,只是在方士总管的心里,糟蹋了两只赢鱼比死了两个奴隶要可惜的多。

  接下来的十三天里,吴勉和归不归一直待在山洞里。因为怕巫祖再次带人上山寻找吴勉的下落,归不归在山洞口下了几个迷惑人心智的阵法,别看他使用术法的本事被封印住了,但是摆几个小阵法还没有问题,只要不是巫祖亲自过来,就不可能发现山洞里面的情况。
  剩下的就是吃喝的问题了,之前和带上来的吃食都被林火带走了。就在归不归摆阵法的时候,吴勉就近的找了些野果,本来还想捕获一些兔子之类的野味,烤熟当做干粮,但是担心巫祖会组织当地的苗人上来搜山,炊烟会暴露他们藏身的地点,最后还是算了。不过只有这些也坚持不了几天,虽然饿不死,但是饥火难耐的感觉和常人无异,剩下的日子就靠咬牙硬挺了。

  归不归正经是练过辟谷的,要不然也熬不过一百多年。就在野果吃完之后的第三天,吴勉饿得快挠墙的时候,归不归好死不死的说起了他以前最风光的时候:“给你说个故事解解饿,当年老人家我被楚国的国君请去,为新生的王子祈福。晚宴的时候,楚国国君亲自带着百十位诸侯作陪。那天晚上的酒不错,算得上醇厚绵香。百十位诸侯过来敬酒,老人家我竟然没有醉倒。菜也说的过去,熊掌是用鱼汤煨煮的,入口真是酥烂香糯,那才叫鱼与熊掌兼得。还有烤鹿肉,整只的鹿肉用炭火烤的焦香四溢,咬一口顺着嘴角流油。还有那条鱼……嗯?你要干什么?”

  归不归越说,吴勉的饥火就越盛,最后实在忍受不了,几步冲到了归不归的身前。没等他反应,一巴掌打在老家伙的脸上,归不归被打的转了一圈,脑袋碰到洞壁上面冒出来的石尖上,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整整过了四五个时辰之后,归不归才悠悠的醒过来,他迷迷糊糊的看着吴勉,半晌之后才想起来出了什么事情:“干嘛又打我?”
  吴勉饿的已经直不起腰,他扶着洞壁,恶狠狠的说道:“你再说以前吃喝的风光史,我就把你胳膊大腿上的肉咬下来吃了。反正你长生不老,失去的血肉很快还能长出来!”
  归不归呆了一下,眨巴眨巴眼睛之后,苦着脸说道:“你是不知道啊,当年我也是吃过苦的。小时候胳膊大腿都受伤化了脓,被苍蝇叮了,伤口里面都是蛆啊……”
  “闭嘴!”
  “……”

  到了第八九天的头上,吴勉慢慢得适应了饥饿的感觉。这段日子里,有一拨苗人进了山洞转了一圈,吴勉的手里握着‘林火’留在他身上的那把匕首,准备拼命的时候,一边的归不归正对他打着手势,看他的意思是说进来的人看不到他俩,不让吴勉动手。
  果然,几个苗人走到吴勉的面前,完全的把他当做了空气,左右的看了一圈之后,为首的一个说了几句,便带着人离开了山洞。吴勉在苗寨待过几个月,半听半猜的明白大概意思是:那个白头发的不在这里,得罪了巫祖怎么可能还敢留在这里?
  这拨苗人走了之后,再没有其他的人进来过。吴勉在山洞中度日如年的熬到了第十三天头上,虽然还是饥火难耐,但是他已经清晰的感觉到不久之前失去的力量又恢复了过来。
  不远处的归不归正在用一种奇怪的眼神向这边看过来,这时的吴勉也正转头看向他。两人四目相交的时候,吴勉的手上突然闪过一道电弧。归不归的脸色马上大变,他转回身就向着洞口的位置跑过去。但是身子刚刚转过去,还没等他迈开腿,就听见背后“刺啦”一声,一道电光打过来,正击中归不归的后背,老家伙倒在地上颤抖了半晌之后,才重新的从地上爬起来,苦着脸对吴勉说道:“你一定要这样,才知道能力已经回来了吗?”

  吴勉长出了口气,走到归不归的身边,难得的笑了一下,说道:“看你还敢不敢在我不如意的时候显摆了”说完之后,直接跨过了归不归,摇摇晃晃的向着洞口方向走去。
  看着吴勉的背影,归不归无声无息的做了一个“呸!”得口型,随后对着空气说道:“姓徐的老东西——这都是你算好的吗?”
  吴勉出了山洞之后,眉毛突然一条,右手的拇指、食指相对一掐,一道电火花从他的指缝中大了出来。电火花转眼之间就变成了电弧,对着不远处的灌木丛打了出去。一只野兔子从灌木丛中倒了出来,抽搐了几下之后,就直挺挺的倒在地上一动不动。
  吴勉走过去,将死兔子扔给了从他身后走出山洞的归不归,说道:“生个火把兔子烤了,记得啊,要烤出熊掌的味道——”
  四天之后的晚上,瀑布下面的大水潭边上,出现了一个老头和一个白头发的年轻人。老头子在水潭边上来回的转悠,好像是在找什么东西,而距离他不远处的白发年轻人手里捧着一个石槽,里面都是游来游去的怪鱼,要是当场有高手就能看出来,石槽里面的怪鱼就是山海经里面记载的嬴鱼。连水带鱼加上这石槽,差不多也有几百斤的重量,但是这个年轻人就像捧着纸扎的箱子一样,看不出任何费力的样子。这两人早上就在附近的苗寨转悠了一圈,但怪异的是,附近十几个苗寨里面竟然连一个人都没有找到。

  这两人正是归不归和吴勉,他俩本来前一天的晚上就应该下山。但是快到山脚下的时候,归不归突然拦住了吴勉,他歪着头,似乎是有什么事情没有想明白,站在吴勉的前面说道:“不对啊,下来这么久了,我盘算着怎么也能遇到几波设卡子的苗人。一个人都没有遇到,不像是这任巫祖的作风啊”
  这时候吴勉也品出滋味了,他顺着归不归的话茬说道:“你的意思他们在下面设了埋伏?”
  “不一定”归不归眯缝着眼睛,看了一眼大水潭的方向,接着说道:“也可能是巫祖那边出了什么变化,已经顾不上我们这边了。”
  吴勉有点受不了他那一付老谋深算的表情,斜着眼对归不归说道:“直说吧,你到底什么意思?”
  “回去看看”归不归看出来吴勉的表情,连续后退了两步,算计着躲开了吴勉手臂长度的距离,才接着说道:“回去看看,也许有什么便宜可以占占也说不定”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