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相:十年浩劫中的灵异往事,颍水尸媾,太湖獭淫,开封鬼谷,山东杀坑》
第23节

作者: 御风楼主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5-06-30 21:17:00
  再看蒋明瑶,神情如常,不像是见过那丑鬼。我不禁心中生疑,刚才是我的幻觉吗?
  “闺女,爹和你大哥都不会嫌弃你,你也不要嫌弃自己。”蒋赫地不放心,劝慰蒋明瑶道:“身体都是臭皮囊,别放在心上。真是傻孩子,为什么要自杀呢?人家弘道救了你,你把屋子给烧了,自己轻生了不说,连救命恩人都烧死了,那会中?”
  “什么自杀?什么烧屋子啊?”蒋明瑶瞪大了眼睛:“爹,你怎么老胡说啊,我啥时候要自杀,要烧屋子了?”

  “可不是刚才嘛!”蒋明义说:“我和爹在外面听见弘道扯着喉咙吱唠一声叫唤,惊吓中透着慌张,慌张中带着恐惧,就约摸着不好,赶紧撞开屋门,结果就看见你拿着煤油灯准备点被褥烧房子呢!要不是我吹的快,这屋现在都烧起来了!”
  “你,你胡说八道!”蒋明瑶一脸的难以置信。
  “不是明瑶。”我缓了半天的气,从地上站了起来,也明白了刚才确实不是幻觉。
  我说:“是一个丑鬼,有个丑鬼在蛊惑明瑶自杀,蛊惑明瑶烧房子。”
  “丑鬼?”蒋赫地、蒋明义父子环顾满屋:“哪儿来的丑鬼?”
  我把刚才发生的事情,讲了一遍,三人听得目瞪口呆,尤其是蒋明瑶,脸色煞白。
  “屋子里怎么会有这东西?”蒋明义说:“弘道,你确定你没看错?”
  “我,我刚才确实有一阵是恍惚的。”蒋明瑶说:“脑子里空白了一阵,他这么一说,那些话好像还真的是有点印象了。”
  日期:2015-06-30 21:18:00
  蒋赫地问道:“那丑女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就在明瑶背后。”我说:“离床有六尺之地。你们一进来,她就消失了。”
  “这地下有问题。”蒋赫地说:“明瑶,你先扶着弘道出去,他这会儿功力耗尽了,劳顿了一夜,给他弄点东西吃。我和你哥在这里,掘地三尺,也要看看究竟!”
  蒋明瑶应了一声:“中”,而后又瞥了我一眼,低着头过来要扶我,我脸一红,连忙说:“我,我自己能走。”

  说着,我就赶紧往外迈步,结果我还是太高估了自己的能力,两腿都是软的,气也是虚的,一走一个趔趄,险些摔倒,幸亏蒋明瑶赶过来搀住了我。
  “哼!”蒋明瑶嘴里嘟囔道:“不行就不行,逞什么能啊!”
  我也不敢吭声。
  蒋明瑶扶着我坐到厅堂里,她自己去灶房开火了。
  我有些坐卧不安,只好收心凝气,恢复体力。
  过不多时,蒋明瑶便端上来了一碗热腾腾的糊涂糁(农家饭,酒店美其名曰“玉米羹”),又端上来了一碟腌制的萝卜丝,一碟泡制的糖辣椒,一盘鲜亮的窝窝头,两颗报好了皮的煮鸡蛋,三张软软的烙馍,还有一小瓶晶莹剔透的蜂王浆,都堆到我面前,说:“快吃吧。”
  我也真是饿了,“哎”了一声,就埋头苦吃,一阵风卷残云,差点噎死,饭菜吃了个精光,蜂王浆倒进糊涂糁里也喝了个干干净净。
  放下碗筷,一看蒋明瑶就坐在旁边眼巴巴的瞅着我,我才猛的想起来,蒋明瑶也什么东西都没吃呢!
  我不禁尴尬的老脸一红,说:“你,你也吃点吧?”
  “吃?要吃你剩下的空碗空盘?”蒋明瑶一笑:“看着你吃,我就饱了!你再歇会儿吧,我去刷碗。”
  蒋明瑶把碗筷盘碟收拾进灶房,开始洗涮,我坐在那里,心头一阵恍惚。
  日期:2015-06-30 21:20:00
  刚才吃饭的时候,心里头似乎很踏实,那是从未有过的一种奇怪感觉。

  再伸头看看灶房里忙碌的蒋明瑶,背影窈窕,恰她也扭头来看,我们四目相对,我脸顿时发热,站起来,结结巴巴的说:“我,我去看看蒋伯父、明义哥他们……”
  没说完,我就赶紧落荒而逃了。
  背后似乎还有蒋明瑶的笑声,我更觉得脸上发烫。
  蒋赫地和蒋明义的手头快的惊人,也不过是一顿饭再多点的功夫,蒋明瑶的屋子里已经被他们挖出来了一个大坑。

  就是我刚才说的那个方位,离床六尺之地。
  “乖乖!”蒋明义看见我进去,说:“还真是你说的情况,这屋里是有古怪!你来瞧瞧——”
  我走近了一看,坑中赫然躺着一具骷髅!骨架大的吓人,像是男的,但却又是女人的构造。
  寒气阵阵,站在坑边都觉得冷。
  “就是它捣的鬼了。”蒋赫地说:“故老相传,生前那些长得丑的吓人的人,心里头又嫉妒的没边,一辈子打光棍,那么死了以后就会变成厉祟,就是丑鬼。丑鬼也找托生,它们会撺掇丑人自杀,也会暗害长得齐整的人。而且啊,男丑鬼尤其喜欢去害漂亮女人,女丑鬼尤其喜欢去害像我这么英俊的男人。估计这个丑女鬼啊,就是准备害我的,结果弘道很不幸,撞上了……”
  我:“……”
  日期:2015-06-30 21:29:00
  PS:
  更新晚了,抱歉抱歉
  这段时间问我看相算命的实在是太多,说了也不听。
  小风申明一点吧,家里祖上是以相士为职的,但从爷爷那一辈,做了房管局的公职之后,就不再以此为生了。
  小风之前是做律师的,也不是相士。是因为爷爷去世,为了纪念爷爷,才开始写《麻衣神相》。对命理学的研究只是皮毛。所以基本上不算命,不看相。更不会收钱破灾。
  排盘,看五行,算好……偶尔为之,也点到为之。
  帖子是写书的地方,不会说这些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