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16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关我的相貌什么事?你到底想说什么?”看吴勉莫名其妙的眼神,归不归反而愣了一下,有些心虚挠了挠头皮,说道:“你就没觉得这身体和以前有什么不一样了?比如疲惫劳乏什么的?”
  其实不用归不归提醒,刚才吴勉将匕首从心口处拔出来的时候,就感觉到了一种强烈的无力感。开始他还没有在意,以为这是自己失血过多的表现。但是现在经老不死的归不归这么一提醒,吴勉暗中调试了经脉中的气息,本来运用自如的气息,现在竟然连提都提不上来。甚至连那颗种子的气息都慢慢变得模糊起来……
  看到吴勉终于有了反应,归不归装出来一付高深莫测的样子,诡异的一笑之后,好死不死的来了一句:“现在要是我老人家说你的头发变黑了,你会相信吗?”他这话刚刚说完,吴勉已经到了归不归的身边,抬手给了他第三个巴掌。
  归不归被打的一侧歪,没等他倒地,吴勉已经掐着他的脖子,又将归不归提了起来。阴森森的说道:“说,我的身体怎么了?你什么时候下的手?”
  归不归双手连连摆动,眼睛瞪得凸了出来。他的嗓子被吴勉掐住,长大了嘴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见到这个老家伙完全没有还手的本事,吴勉才松了手。归不归趴在地上咳嗽了半晌之后,才带着哭音儿说道:“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就算你是第一次到了衰弱期。给你丹药的时候,徐福那个老东西就没跟你说过,每三年会有一次衰弱期?”

  吴勉知道八成是误会了归不归,但是看着他贼兮兮的样子,还是觉得刚才那一巴掌打的不冤。心里好容易有了一丝愧疚,转眼之间就消失的干干净净。反而理直气壮的说道:“我应该知道吗?大方师给我丹药的第二天就出海了。你让我到哪里问他”
  不能跟这个小王八蛋讲理……归不归只好把怨气撒到了徐福的身上,他对着空气大声喊道:“老不死的徐福,你把事情说明白再走能死吗?还是你故意找茬在坑我一次?我好好的在山里待着,这是招谁惹谁了?”
  毕竟是错手打了归不归,反正这骂人的话里没有提到自己,就当他是真的再骂徐福。吴勉一直等到归不归发泄完之后,才看着眼前的老家伙说道:“三年的衰弱期是怎么回事?说说吧……”
  对上吴勉这么一个人物,归不归不敢再冲大辈,低眉顺眼的将吴勉现在身体变化的因由说了出来。
  这个变化算是变成长生不老体质的副作用,服下丹药之后,虽然有了绵绵不绝的寿命,但是每过三年这长生不老的体质就会消失十三天。这个算是服下长生不老之人的共性,就算是像徐福那样神仙一般的人物,也躲不开这种莫名其妙的共性。
  大方师尝试过很多的方法,想要将这十三天板过来,但是几百年过去了,他还要每三年都要经历十三天的煎熬。
  吴勉听着归不归说完之后,低头想了半刻,随后又将目光对准了归不归,说道:“那么像你,还有广仁他们遇到这十三天该怎么办?”

  归不归叹了口气,说道:“以前守在徐福身边,左右都是白头发的硬茬子,十三天一晃就过去了。后来我自己一个人的时候,就要找个地方躲起来。你也知道,谁这一辈子没几个仇人?加上我好打抱个不平什么的,要是有仇家算准日子来堵我,就算有通天的本事使不出来,那跟三岁的小孩子也没有区别”
  “十三天……”吴勉喃喃的学了一句,过了半晌之后,他才看着刚才林火离开的位置说道:“那就先让你们再过几天安乐的日子,十三天之后我们再见”
  他这话刚刚说完,归不归突然抬头看了吴勉一眼,犹豫了一下之后,捂着腮帮子退了一步,怯怯地说道:“我劝你还是收了报复巫祖的心吧。那个姓林的小子还好说,但是巫祖就不是你能招惹得了的。”
  归不归刚刚说完,就见吴勉的头已经转了过来,冷笑了一声之后,用他特有的语调说道:“我怎么没觉得巫祖有什么了不起的?他真有你说的那么厉害,也不会只单单的捅了我一刀,还让我全身而退了”
  “那是巫祖借了姓林的小子的身体,他俩现在的体质相克,已经把巫祖的本事磨得差不多了”见到吴勉没有翻脸的意思,归不归咽了口吐沫,继续说道:“我在这里也见过几位巫祖了,多少比你多知道一点。还记得你们见面的大水潭吗,那上面就是他们苗人的祭坛。历任巫祖都居住在里面,魂魄传承之后,历任巫祖的肉身都埋在里面。历任巫祖都轻易的不离开祭坛的范围,是因为受到祭坛的影像,距离祭坛越近,他们的本事就越大,反之距离祭坛越远,他们的力量就流失的越多。你算算单单只是巫祖的魂魄借了姓林小子的身体,出了祭坛都几天几夜了,你自己算算,他的本事还能剩下多少?”

  吴勉很快就在归不归的话里找到了毛病,说道:“那他为什么不在水潭那边就翻脸动手,照你说的,在那里巫祖的胜算最高。那为什么还要跑到这么远的地方?还让我误打误撞的遇到你”
  “你还真以为是误打误撞……”归不归小声的嘀咕了几句,趁着吴勉没有听清,他抢先继续说道:“水潭上面的祭坛对于巫祖来说,是最为神圣的所在。除了几年才有一次的祭天可以杀战俘祭神之外,剩下的日子里都不可在祭坛的范围之内杀人,苗人相信这样会招来天罚,尤其是是巫祖,他可是靠祭坛来吃饭的”
  听了归不归的话之后,吴勉突然笑了一声,随后看着老家伙,不阴不阳的说道:“那你的意思,这次我就这么算了?”
  “哪能就这么算了!”看吴勉脸上变了颜色,归不归的心里也开始一个劲儿的打鼓。他陪着笑脸说道:“这事当然不算完,反正他们巫祖都是一代一代传承的,不管弄死后面哪一代都算是报仇的。等到你再找到剩下的几副地图,顺便解开我身上的封印。由我这个老不死的帮衬,一个小小的巫祖还没有放在我的眼里”
  吴勉看了归不归一眼,没接他这茬,只说了一句:“那么现在怎么办?”
  归不归就怕吴勉回到苗寨找巫祖、林火报仇。现在听到吴勉松了口,才将提到嗓子眼儿的心又放了回去。指着森林的纵深位置,说道:“这山上我熟,继续往前走,离下面祭坛越远就越安全。再往里面走是一处山洞,八十多年前就没有苗人到过那里。对了,山洞里面还有徐福留下来的小玩意儿,这么多年来,我就靠着它们解闷了”

  归不归口中的山洞,吴勉和他整整又走了两天一夜才到达。没有了原本异常强悍的特殊体质,这一老一少走的气喘吁吁,异常的艰难。本来吴勉想着不过是个能避风雨的小山洞,想不到到了跟前才发现,这个山洞里面大的离谱。山洞的旁边是一处泉眼,冒出来的泉水形成了一道溪流,流到了山下。泉眼的上端有个天然形成的石槽,石槽里面也注满了泉水,十来条白色的怪鱼在里面游来游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