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10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吴勉、林火还有林火的外甥杨枭坐在一起,林火怕吴勉听不懂苗语受拘束,便有一句没一句的陪着他说话。殊不知越是这样,吴勉心中越觉得无聊。
  不多一时,天色慢慢的黑了下来。原本嘈杂的声音也变得静悄悄起来,只能听到瀑布流水的声音。周围一片漆黑,也不见有人点上火烛。这就样又过了半晌之后,突然,人群中一阵骚动,紧接着,就看见奔流下来的瀑布竟然散发出来一种淡淡的光芒。
  瀑布坠入到水潭之后,整个水潭都散发出来一层似有似无的荧光。随着这种发光的瀑布源源不断的流入到水潭之中,这种荧光越来越明显,竟然将坐在前排的一圈人的相貌都映了出来。除了吴勉之外,这里所有的人都不止一次见过这样的情景。当下也没有人发出什么惊讶的声音。
  眼见着水潭发出的光芒越来越亮,就在这时,本来平静如镜面的潭水中心突然起了一层涟漪。慢慢的,在涟漪的中心位置不停地冒出了水花,就像开锅一样,水花越来越密集。就在这时,一个人慢慢的从水下冒了出来,片刻之后,他整个人都站在水面上,对着水潭边缘的众人大声呼喊了一句苗语。
  这句话将周围所有苗人的情绪点着,除了坐在原地斜着眼看向水底来人的吴勉,包括林火和杨枭在内,所有人都从地上跳起来,冲着站在水面上的人呼喊着什么。
  这时,吴勉已经看得清楚,站在水面上的人六七十岁的年纪,浑身上下已经被水浸透,散发出来和潭水一样的荧光。站在水面上的老头子应该就是今晚的主角——巫祖了。只见他伸出双手虚压了几下,众人的呼喊声瞬间便停了下来。
  巫祖对着众人说了几句苗语,水潭外围的众苗人脸上都变了颜色。吴勉实在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去问林火的时候,林火已经像木头一样的立在当场,完全听不到吴勉的问题,只是不停重复着巫祖所说的话,最后还是杨枭也能说几句官话,替他舅舅回答了吴勉的问题:“巫祖,要选继承人……”

  这就难怪苗人们为什么癫狂了,就在吴勉觉得无聊,准备离开的时候,水面上的巫祖又接连说了几句话。他的话音落下的时候,从人群后面出来了二三十个老翁。这些老人手里面都握着百十来根香,见到苗族的男子就像手里的香分给他一根。
  过了半晌之后,水潭边缘所有的苗族男子,包括吴勉在内,每人手中都有一根细香。后面的人开始往水潭这边靠拢,眼见着人越聚越多,前排的人已经被挤的小腿泡在了水潭里。
  水面上的巫祖双手合十,等片刻之后,他再摊开双手的时候,在手心里面出现了一团蓝色的火焰。巫祖捧着这团火焰慢慢的向人群中走来,本来已经被挤到水潭的人纷纷向散开,给巫祖让出了道路。
  巫祖走出了水潭之后,口中说了一句什么。他身边的苗人开始自觉排出了一个队形,按着次序走到巫祖的身前,借着他手中的蓝色火团将自己的香点燃。
  “你们这是什么意思?”吴勉没看明白是什么情况,不过已经指望不上林火来回答了,吴勉一个没注意,林火竟然已经举着香排到了前面。这个问题依然是杨枭替他舅舅回答的:“借巫祖的圣火点燃他们手里的自身香,谁的香烧的最晚,下一任的巫祖就是谁的了”

  吴勉玩味的笑了一下,自言自语的说道:“那巫祖还用选吗?谁是站在最后的那个,他就是下任的巫祖了”好在身边的人也听不懂他说什么,杨枭装作没有听见,也混到点香的大部队中一步一步的向前挪。
  吴勉本来是想扔了香走人的,但是看着浩浩荡荡的点香大队,心念一动走到了队伍的最后,晃晃悠悠的向前走去。
  点着香的苗人在周围或站或坐,小心翼翼的盯着香头,甚至连大气都不敢出,生怕因为自己的这口气,加快了自身香燃烧的过程。过了大半晌之后,终于到了排在最后一位吴勉。
  近距离见了吴勉的相貌之后,巫祖反而愣了一下。趁着他点香的功夫,巫祖低声说了一句什么苗语,可惜吴勉根本不知道说的是什么,大咧咧的冲着巫祖点了点头之后,便转身离开。
  只是他走了还没有几步,就见手中突然火光一窜,手中的长香竟然像如干年后的火药捻一样,火光一闪便烧的干干净净。就在吴勉发愣的时候,身后走过来刚才送香的老翁,指着水潭外面不停地说着什么。这个不用翻译也知道是让他离开这里,几千人选巫祖的队伍中,吴勉却是第一个被淘汰出局的。在众苗人的哄笑声中,吴勉莫名其妙的离开了水潭,留下一个和他同样莫名其妙的巫祖,正用一种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吴勉的背影。

  吴勉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一个结果,依刚才的想法,凭着他的资质,就算当不成下一任的巫祖,也能引起这位巫祖的注意。巫祖是经过了无数代的传承,从他的嘴里,打听出来地图上面的位置应该不是什么难事,但是谁能想到,他就这么第一个出局了……
  回到了自己的竹楼之后,吴勉终于想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第一个被淘汰。难不成就是因为自己没有苗人的血统?就在吴勉胡思乱想的时候,外面响起来一阵嘈杂的声音。顺着竹楼的窗户向外看过去,外面灯火通明,林火被众人簇拥着回到了村寨中,看他笑得嘴都合不拢的样子,吴勉马上就猜到了下一任巫祖归了谁。

  虽然已经到了午夜时分,但是没人有要休息的意思。村里的长老张罗着杀猪蒸米,大半夜就开始给下一任的巫祖张罗起来。借着火把的光亮,众人就在村寨的空地上并起了桌子,酒肉摆上之后,一场长桌宴就此开始。这时候自然也没人想的起来,刚才第一个就被淘汰的吴勉。
  村寨里面这是出了第一位巫祖,这样的大喜事不可能不一醉方休。酒宴一直持续到天亮,这时已经没有人还能从酒桌上面站起来。趁着这个机会,吴勉从自己的竹楼里面出来,走到醉猫一样的林火身边,给他号起脉来。
  过了片刻之后,吴勉脸上的表情变得惊讶起来,松开了林火的手,看着他红扑扑的脸蛋,说道:“看不出来,你和我这么像……”说话的时候,吴勉的手心里出现了一个小小的瓷瓶,他把玩着瓷瓶,继续自言自语地说道:“你敢冒这个险吗?”
  林火一直到当天下午才从宿醉中醒来,就在他头晕脑胀睁开眼的时候,竟然看到吴勉正坐在他的床边,正用一种古怪的眼神看着他。见到林火醒过来,吴勉说道:“还以为你当了巫祖之后才能行醒过来”林火还没有完全清醒,他眼神迷离的看了吴勉半天,想要说点什么,无奈脑中一片空白,张了半天的嘴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出来。

  “酒还没醒啊——”吴勉似笑非笑的看着林火,随后他右手的拇指、食指向内一弯,就在两指尖交界的位置“兹兹”的打出一道电弧。林火还没有看清是怎么回事的时候,闪着电弧的那只手已经对这林火按了下去。
  “啊啊啊啊…….”一道电流顺着林火的腰眼直接窜到脑子里,就这一下子,酒意消失的无影无踪,思维瞬间清晰了起来。头脑中虽然清醒,但副作用是林火身子弓的像虾米一样,全身的肌肉已经脱离了他的控制,不由自主的颤抖个不停。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