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8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老虎!吴勉心中一惊,想不到这么大的一座山,还真的能遇到老亭长嘴里说到的大虫。他白忙之中,也来不及将刚刚学会的术法现学现卖,只能缩颈藏头,双手交叉先护住了要害。他这个姿势刚刚摆出来,老虎已经到了身前,巨大的冲击力将吴勉直接扑到,随后张开血盆大口对着吴勉的脖子咬了下来。
  吴勉明白他虽然现在已经是长生不老之身,但是脑袋被咬掉,八成也活不下去。当下在慌乱之中伸手掐住了老虎的脖子用力向上掰去,耳轮中就听见“咔嚓“一声怪响,虎头竟然被吴勉直接掰折,老虎的后脑勺很是怪异的贴在了虎背上。
  老虎不愧是百兽之王,脖子被掰断竟然也没有当场气绝。只是哀嚎了一声之后,便松开了吴勉,目无边际的乱跑出去。只可惜这只老虎现在除了天空之外什么也看不到,跑出去没有多远就‘一脖子’撞在一棵大树上,倒地之后再也无力起来,倒在地上一直的抽搐个不停。
  吴勉从地上站起来,刚才被老虎抓破的伤口正以肉眼能见到的速度愈合起来。远远的看着这只老虎,一直等它彻底的气绝之后,才走过去将死虎拖到了洞口。吴勉身边没有趁手的家什,只能徒手将虎皮撕扯了下来,就凭着一双手,又将虎肉分成若干份。
  好在这里的木材遍山都是,吴勉在附近拖回来一棵刚死的枯树。将其掰成劈材之后,取了引火之物点燃。整整一个下午,他别的什么都没做,将几百斤的虎肉烤熟变成干粮。凭着这些虎肉,让吴勉在山洞里多挨了两个多月。

  自打那个怪异的白发年轻人上山之后,已经又过了将近三个月。山脚下的人们差不多都已经忘了三个月前见到的那个怪人,又是一次月中十五的大集,老亭长还是照例的在集市中转来转去。就在他转的差不多了,准备回家喝两盅的时候,身后的一阵嘈杂声将他的目光吸引了过去。
  一个身披虎皮的白发年轻人正顺着山路上走下来,虽然这人的衣服虽然已经污浊的看不出来原本的颜色,但是就从他那雪白的头发,老亭长还是一眼就认出来,他就是三个月以前,从这里上山的怪人。
  就在老亭长发愣的时候,白发年轻人也看到了他,随后几步走了过去,将披在身上的整张虎皮披在了老亭长的身上,说道:“换一顿饱饭,干吗?”
  老亭长愣了半晌,才听明白吴勉的话。他揉了揉眼睛,确定自己不是在做梦。加上虎皮收拾的不干净,一股血腥气直窜老亭长的脑门,更确定了这是有便宜找上了门。
  “这大虫是被小哥儿你打死的?”虽然眼前再没有第二个人,但是老亭长照例说了一句废话。
  吴勉用他那特有的语调说道:“不是我——”还没有等老亭长惊讶的表情完全表现出来,这个白头发的小哥儿又马上跟了一句:“还是你吗?”
  虽然白发小哥儿的话有些噎人,但是老亭长看在虎皮的份上,这口气也只能就这么咽下去了。老亭长干笑了一声,说道:“那小哥儿你就是打虎英雄了,别说一顿饭了,我——管你一个月的饭都没有问题。正好今天十五,早上刚宰的牛,已经下了汤锅。”
  说着,他将虎皮从自己的身上拿了下来,对着身后的一个半大小子,说道:“狗愣子,去,跟汤锅的老六说一声。上好的牛肉给我们家店里送去十斤……”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吴勉突然开口说道:“五十斤!”
  老亭长咽了口吐沫,瞪大了眼睛看着吴勉说道:“那什么……五十斤,你能吃的下去吗”
  “吃不了我带着走”
  比起整张的虎皮来说,五十斤牛肉真的不算什么。老亭长咬咬牙也就答应了。

  老亭长的家里开着方圆几十里地唯一的一家饭馆,虽然乡村野店拿不出什么像样的吃食,但是在当地已经是了不起的大买卖了。将吴勉带到了自家饭馆之后,老亭长冲着柜上喊道:“来客人了,都忙活起来,蒸馒头炒鸡蛋去!先切点咸菜,我和小哥儿喝二两”
  说话的时候,他自己到了柜台后面。抱出来一个酒坛子出来,把吴勉让到了一张桌子前,先给吴勉到了一碗有些污浊的酒水,随后也给自己到了一碗。有小伙计端过来几碟子切好的下酒菜。这时节当地也拿不出什么蔬菜,无非就是过冬之前腌好的各种咸菜。这时,后燥叮叮当当的响了起来,不时便有香气飘了出来。
  老亭长也没让吴勉,自己先夹起一筷子酱萝卜,在嘴里咯吱咯吱的咬着,随后抿了一口酒水,冲着吴勉说道:“小哥儿,没有什么好东西,都是乡下的吃食,吃得惯就吃两口,吃不惯就先坐一会,牛肉和馒头一会就上来”
  看着吴勉对咸菜和浊酒没有什么兴趣,老亭长催了灶上的伙计,然后就开始套起吴勉的话来:“我说小哥儿,看你也不像我们辽东这边的人。你上了燕山三个月都做什么了?这老虎是你亲手打死的?我没别的意思,就是问一声,官衙的老爷们来问,我多少也有些答对。你是知不道啊,这年头亭长也不好干啊……”
  从始自终,都是老亭长自己一个人干说,吴勉就这么看着他,一个字都没打算说出来。最后老亭长实在是没得可说了,突然一拍桌子,眼睛看着吴勉,大喊了一声:“馒头还没有蒸好吗?”
  后灶端出来的杂粮馒头和切好的大盘牛肉算是给老亭长解了围,难得的是,竟然还有一碟子炒蛋一起端了出来。上菜的小伙计解释道:“先切五斤牛肉给爷们儿下酒,剩下的牛肉带原汤在灶上热着,吃完了灶上的师傅再切,省的凉了凝油”
  “不用了”吴勉终于开了口,说道:“把桌上的东西带着剩下的牛肉都包起来。我带着走”
  老亭长刚刚夹起来一片牛肉,还没等送进嘴里,就听到吴勉的话。当下一皱眉,刚刚压下的火气又着了起来,他看着吴勉说道:“小哥儿,咱们说好的管你一顿饭,吃多少算多少我认了,可没说你包着带走啊……”
  他的话还是没有说完,就见白头发小哥掏出来块黄灿灿的圆饼,扔在了咸菜碟子里。“咣当”的一声,将咸菜碟子砸碎。随后吴勉又扔出来一块金饼,说道:“再给你加两块”
  黄金!老亭长的眼神都直了,嘴唇也不由自主哆嗦起来。拿起一块金饼放在嘴里咬了一口,差点没把牙齿崩下来,不过还没有等他笑出声来,就听见吴勉说道:“这是买你牛肉和馒头的”

  老亭长愣愣的看着吴勉,有些不知所措的说道:“这是一百两黄金,我怎么找的开?”
  吴勉看了他一眼,似笑非笑的说道:“谁说要你找了?”听了吴勉的话,老亭长激动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没曾想吴勉接着说道:“压柜上,以后接着花,记住我这张脸……”
  从那天起,每过一两个月,老亭长的白发小哥就会下山,到山脚下唯一的饭馆里面白吃他一顿,再带着几十斤的干粮肉食回山。直到两年之后,一连等了三四个月的老亭长却再没见到白发小哥的踪影。
  就在老亭长以为白发小哥死在了燕山上,还有些唏嘘的时候,吴勉已经出现在了千里之外的苗疆。两个月之前,他就将所有竹简上面记录的术法融会贯通,在决定离开这里,去寻找下一个地图之前,吴勉心中略有不安,再次检查了这个山洞之后,竟然在装着竹简的最后一个石洞里面,又发现了一个小小的瓷瓶。里面装着三颗鸽子蛋大小的蜡丸。捏碎了一个之后,露出来里面黑色的药丸。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