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7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个多月之后,辽东燕山脚下得集市中出现了一个奇怪的年轻人,他二十出头的年纪,却顶着一头的白发,加上他那一身的单衣,显得和这里的环境格格不入。当时已是隆冬时分,整个辽东都已白雪皑皑,当地人早已经换上了厚实的冬衣,见到这人身着单衣却没有一丝半毫畏寒的意思,不由得都啧啧称奇。
  白发年轻人先是打听了上山的路径,随后买了十来个杂粮饼子,溜溜达达地就准备往山上走。当地训街的亭长见了赶忙过来拦在他的身前,看着年轻人的一头白头,四十多岁还一头黑发的半大老亭长憋了半晌,才说道:“我说这位小——哥儿,现在可不敢上山。大雪已经封山就不提了,咱们燕山上面可是有大虫的,前一阵子饿得急了都下山伤了这里的百姓。看着你小哥儿也是有能耐的,但是说句不吉利的话你不要见怪,你要是现在就这么上去,不是冻死在山上,就是喂了山上的那几只大虫。要上山也行,再等俩月,等开春之后雪化了,正好我们几个村子要组织一起上山打猎采药,小哥儿你跟着一起,保准吃不了亏”

  这白发年轻人正是在沙丘城外死后复生的吴勉,那晚他走了没有多久,就遇到几个瞎了眼来抢他的土匪。现在的吴勉可不再是之前那个任由方士总管打吗的杂役,本来就憋着一肚子总算找到了发泄的途径。一个照面下来,几个土匪命丧当场。吴勉黑吃黑,翻出土匪身上的银钱,才不至于光着身子一路向辽东走来。

  吴勉就像没有听到一样,继续往山上走着。不过多少也给了老亭长一点面子,他一边走一边说道:“说的像谁没死过似得……”
  这话也只有吴勉才明白是什么意思,但是加上他那特有的刻薄语气在老亭长听来,这就是上赶着不是买卖。等着吴勉走远了,老亭长对着身边看热闹的人说道:“怎么样,好良言难劝该死的鬼吧。你们都给我作证啊,我可是劝了他老半天的,日后他死在山上,可别埋怨亭长老爷没有劝过他……”
  以吴勉现在的耳力,老亭长的话他听得一清二楚,不过也只当做没有听到一样,凭着脑中对地图的记忆,一路向前走着。越往山上走积雪越厚,还没有出山脚,积雪已经到了膝盖了。好在吴勉不觉得冷,走的虽然慢,但是距离地图的位置也是越来越近了。
  从上午一直走到了旁晚,虽然现在吴勉的体质已经不需要食物来补充能量,但是他还是受不了肚子里没食的饥饿感。就着雪水吃了几个杂粮饼子之后,也没有休息,就这么一路走着,也没有遇到老亭长所说的大虫,山鸡野兔子都是遇到几只,只不过它们看到吴勉之后就远远的跑开了。就这么一路走着,终于在第三天的下午时分,找到了那个在地图上标注的所在。
  地图的位置在一片悬崖峭壁的下面,这里光秃秃的一片,除了厚厚的积雪之外什么都没有。看着出来这里常年没有什么人来过,吴勉反复转了几圈,也没有找到地图上标注的山洞入口。
  难道是自己记错了?就在吴勉打算放弃,去周围转转的时候。无意中向着前方悬崖边的山石看了一眼,他的眼前一花,阳光斜射到山石产生的阴影竟然扭曲了一下,出现了变向。
  吴勉走到山石近前,伸手摸了过去,竟然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手伸进了山石中,手上却什么感觉都没有。幻术!吴勉瞬间明白过来,只是想不到他当初可是连徐福的幻术都能看穿的,现在面对面站在山石旁边,如果不亲手尝试,恐怕永远都看不出来。
  这里就是入口了!吴勉不再犹豫,整个人向着山石迈了一步。随后眼前一黑,竟然走进了山石里面,根据距离盘算,他这是已经到了悬崖的里面。
  这里面是黑漆漆的一片,但是吴勉的目力却没有任何妨碍,他依然对周围事物看的一清二楚。这个所在应该是个山洞,里面靠着山墙满满的摆放着百八十个木箱子。吴勉打开其中一个箱子看了一眼,里面竟然装着满满一箱子的金饼,拿起来一块掂量了一下,差不多也有五六十两。
  虽然黄金夺目,但是吴勉的心思却不在这上面,他接连的打开几个箱子,里面除了金饼之外,什么都没有。
  吴勉又在山洞里来回转开了圈,还是什么都没有找到。这时他的心里开始泛起了嘀咕:难道是大方师算到他现在一穷二白,要靠抢土匪来度日,才给他这以山洞的黄金?
  不过吴勉始终不相信徐福会这么照顾他,实在没有可以翻找的,他就把目标对准了摆放着金饼箱子的那面山墙。
  想到就要做到,吴勉直接将这些箱子掀翻,几千个金饼散落了一地。就在这些箱子的后面,终于找到了吴勉想要的东西。就见刚才被箱子挡住的位置,露出来山墙上的一片字迹。
  这字是徐福写的,大概的意思是这里原本是燕国最后一代燕王——喜的藏金之处。当年燕国的太子丹指使荆轲刺杀秦王嬴政未遂之后,秦朝大将王翦直破燕国王都。燕王喜提前已经王宫之内的藏金转移到了这里,以图日后复国之用,可惜他不久之后也死也非命,这里就成了无主的宝藏。
  几年之后,这里被徐福无意之中发现,当时他就有了留给后人的打算,才在洞口摆了个幻术的阵法,挡住一些乱打乱撞的人。除了黄金之外,他还在这里面留了一点让吴勉真正感兴趣的东西。
  就在徐福写的字下面,有一串二十多个拳头大小的石洞。这些石洞一个一个浑然天成,没有一点手工打造的痕迹。每个石洞里面都摆放着一卷竹简。
  吴勉拿起来一卷竹简,打开只看了一眼,目光就陷在竹简里面出不来了。竹简里面记录了几种术法的使用方法,这些术法别说是吴勉,就连那位方士总管大人也是闻所未闻。不过就算总管亲眼见到了,也没有实力将竹简上面的术法施展出来

  看了半晌之后,吴勉又打开几卷竹简。里面无一不是方士一门的术法心得,却没有一卷竹简上面记录了有关自身修炼的法门。这也算是徐福留下的后手,如果真的有人无意之中闯了进来,最多也只是卷走山洞里面的黄金,也不会对这些根本就看不懂的功法感兴趣。
  对于吴勉来说,这些竹简的内容还是有些深奥,一整夜过去,他也只是看懂了第一卷竹简中的几个粗浅术法。十天之后,吴勉学会了那卷竹简中的小半部术法,但说到要融会贯通,还差的很远。
  本来依着吴勉的想法,是要完全掌握竹简上面记载的术法之后才下山的,但是到了第十天的上午,他之前在山下准备的干粮已经全部吃完。虽然吴勉现在的体质就这么一直硬撑着也能熬过去,但是他毕竟没有练过辟谷的本事。又过了一天半之后,已经饿的心烦意乱,开始对着竹简开始走神,无奈之下吴勉只能将竹简放回原处,带上一块金饼便出了山洞,准备先回到山脚下,多置办一些吃食再回来重新研究竹简上面的术法。

  就在吴勉刚刚踏出山洞的时候,一股野兽独有的腥臊气息便扑面而来。只听得耳畔一声低吼之声,随后眼前一花,一个巨大的身影冲着吴勉身前直扑过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