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3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方士总管叩首说道:“谨遵大方师法喻,能亲眼见到大方师渡海,为陛下求取长生不老之仙药。是小的九世修来的福气,等到小的回到咸阳之时,一定向陛下……”

  总管大人的话还没有说完,徐福已经不耐烦的一挥手,对着道场众人说道:“现在要开始为陛下祈福,吴勉你留下清洗祭坛……其他的人都退下”
  大方师此言一出,包括吴勉在内,道场众人都面露不解之色,徐福的弟子众多,怎么算看守祭坛的差事也轮不到一个低级小方士的身上。但是大方师发话,又不敢不从。众人只得鱼贯而行走出讲道场大殿,最后出来的是大弟子广仁和其他三个白发男女。
  这四人为祈福祭祀护法,要分别镇守讲道场的四方位。眼看四人走出道场大门就要分手,回到各自的护法镇守之位时,四人当中年纪最大的一个四十多岁男子突然说道:“大方师看错人了……”
  这人此言一出,其他三人同时收住身形,目光都落在这人身上。四人都没有再说话,场面一时之间静的连各自的心跳声都能听到。半晌之后,广仁第一个说道:“广孝,不要乱说,大方师的心思不是你可以妄自揣度的”
  那名叫做广孝的年长男子无所谓的笑了一声,说道:“广仁师兄,我和你们不一样。大方师早就说过我是暂投方士之道。迟早要另投他教的。你们不敢说的话,就让我来说,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广孝一边说着,一边将目光逐一在其他三人的脸上扫过。他看着这三人的表情,顿了一下之后,说道:“眼看明日就是大方师的出海吉期,请问三位师兄师姐,大方师安排你们三位当中,哪位接了大方师的道统?”
  看着默不作声的三人,广孝嘿嘿一笑,继续说道:“只怕那个小方士,正在道场里面接受大方师的道统。恐怕用不了几年,只要大方师出海未归,你们就要尊他为下一任的大方师了”
  这话一出口,场面又是一阵寂静,那三名白发男女各怀心事,却不愿将心腹事表达出来。突然,另外一个二十五六岁的白发男子哈哈一笑,对着广孝说道:“好手段,难怪大方师说,当初如果你广孝弃了方士之道,转修合纵之术,哪里还有苏秦、张仪的出头之日?恐怕现在大秦一统天下的局面也要改一改了。”
  这时,一直没有说话的白发女人回头看着徐福和吴勉所在的方向,嘴里幽幽的说道:“这种程度的幻术只是微末小技而已,凭它来归属道统,儿戏了吧……”
  广孝看了她一眼,口中带着几分嬉戏的语气说道:“广悌师姐,你在那个小方士的年纪,也能看穿这种微末小技吗?”

  被叫做广悌得白发女人之前就和广孝有些恩怨,她回头冷冷的看了广孝一眼,本来垂到腰间的白色长发慢慢地向四外飘散开,这个动作让她身边的三人脸色大变,除了广仁之外,广孝和剩下一个白发男人同时向后退了一步,站定之后,广孝脸上的表情还是阴阳不定,看的出来,他对广悌的举动非常的忌惮,犹豫了一下,广孝又斜着后退了几步,一直退到了广孝的身后,才止住了脚步。
  广仁看了一眼冷若冰霜的广悌,又看了看自己身后的广孝和另外一个白发男子,微微的叹了口气之后,说道:“时间不早了,大家各回本位,开始为祈福护法了”
  广仁的这句话算是给广孝解了围,白发女子的目光终于从广孝的身上移开。几个白头发都将目光转到已经关上门的讲道场,几个人都再没有说话,相互看了一眼之后,几乎同时离开,去了他们应该去的地方。
  与此同时,讲道场的内部,留在里面一老一小两个方士在进行另外的一番对话。
  众人出了道场之后,徐福重新倒了两杯蜜酒,自己拿起来一杯之后,将另外一杯递给了吴勉。大方师的这个动作,让吴勉有些不太适应。
  吴勉生下来就是宫奴,虽然做了宫廷方士,但是由于身份太低,平时也只是做一些杂役的事情。自从吴勉的父母过世之后,几乎就没有人给过他好脸色。加上他生性刻薄,人缘差到了极致,别说朋友,就连能说上话的人都没有几个。
  现在方士中的顶尖人物屈尊绛贵给他倒了一杯蜜酒,还亲手递了过来,吴勉看着满杯的蜜酒愣了一下,没有马上伸手接过去。徐福看着眼前的小方士哈哈一笑,说道:“蜜酒是喝的,你这么看是尝不出来味道的”
  吴勉这才伸手接过酒杯,浅浅的尝了一口之后便将酒杯放下。徐福也不在意,反而问道:“这可是我亲手酿造的,怎么样,味道如何?”吴勉抬头看着徐福,半晌之后才不冷不热的说道:“大方师的航海术若是和造酒术一样,那也不用出海去寻找仙人了。直接去找海龙王去求转世投胎的灵药吧”
  吴勉的话让徐福怔了一下,他虽然看出来吴勉生性刻薄的面相,但是也想不到他会刻薄到这种程度,竟然敢当面讥讽自己。徐福微怔之后,突然笑了起来,看着吴勉说道:“你这脾气秉性也算是万里挑一了,还好你是遇见了我……”
  这句话说完之后,他脸上的笑容稍敛,话锋一转,换了种语气继续说道:“知道为什么单单把你留下来吗?”
  沉默了片刻之后,吴勉深吸了一口气,抬头看着徐福反问道:“大方师一开始想留下的真是我吗?”。徐福看着吴勉的眼神有些异样:“继续说——”

  “大方师想留下来的人是李斯”吴勉迎着徐福的目光继续说道:“所以才有刚才的三次相试,可惜李斯与大方师缘浅,三过其二功亏一篑。吴勉自不量力,说穿了术法。大方师才改了主意,弃李斯换成了吴勉”
  吴勉说完之后,徐福只是微微一笑,将手中的蜜酒一饮而尽.,才漫不经心的说道:“刚才的幻术并不算是高明得术法,不过只有特定体质的人才能看穿。本来是看准了李斯的,但是想不到最后却便宜了你”说到这里,徐福微微的叹了口气,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论起资质来讲,李斯的天赋还在你之上。只可惜他的心智已经被大丞相的帽子遮盖住了,就算看穿了幻术,迷了心智,也不敢肯定看到是不是真实的存在”

  听了徐福的话之后,吴勉还是有事情想不明白,他再次说道:“那么大方师那几位白头发的高徒呢?他们总不可能也看不穿吧?”
  说到徐福的几个徒弟,大方师脸上露出一种奇怪的表情,停顿了片刻之后,喃喃地说道:“他们都没有这个福气”说完这句话之后,徐福有意无意的岔开了话题,眼睛看着吴勉说道:“既然命中注定是你看穿了幻术,那么本该是留给李斯的就由你来继承吧”

  这句话说出来的同时,吴勉的呼吸也开始微微的有些急促。刚才徐福散了众弟子,只单单把他留下来的时候,吴勉就猜到了会有这样的结果。但是大方师将话挑明之后,他反而有些不适应起来。吴勉犹豫了一下之后,安耐住自己‘彭彭’的心跳声,看着徐福说道:“大方师——你不是要传我方士一门的道统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