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2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片刻之后,徐福的手从李斯胸口撤了出来地时候,手心多了一个鲜血的心脏。这枚心脏在徐福的手里一跳一跳的,这时的李斯已经感觉到自己的胸口像是少了什么东西,一阵压迫感袭来,他瞪大了眼睛盯着徐福手中的心脏,想要说什么,但是话到嘴边却只能变成“嘎嘎”的音节从嗓子里面蹦出来。
  徐福的目光从手上捧着地心脏转到了李斯的脸上,格格一笑,对着李斯一字一句的说道:“大丞相,这个也是幻术吗?”最后一个字出唇的时候,徐福突然攥住了心脏。跳动的心脏被攥的静止下来。李斯感觉随着心口猛地一紧,整个人都缩成了一团,想伸手向抓过心脏,但是手还没有伸出来,他已经失控的倒在地上,就像抽风一样抖个不停。
  徐福冷冰冰的看着李斯,再次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大丞相还认为这个也是幻术吗?”。李斯想说话却无论如何也发不了声,最后他使尽了全身的力气才能微微的摇了摇头。
  徐福这才微微一笑,手上用力捏动心脏。有了外力的刺激,本来已经停止跳动的心脏再次跳了起来。徐福蹲在李斯的身前,将这颗心脏重新的送还到李斯的胸口。这一番折腾之后,李斯身上的汗水淋漓,沁湿了里外三四件衣服,看着就像被大雨浇透了一样。
  这时的李斯再没有一点丞相的威仪,他挣扎着匍匐在地,对着徐福施了大礼。这还是因为大惊之下短暂失声,才没有开口向大方师谢罪。不过徐福的脸上却显得有些落寞,他叹了口气之后,说了一句奇怪的话:“陛下不可一日无丞相”说完之后,他挥手叫过自己的两个弟子:“丞相大人的身体微恙,你们俩跟随丞相大人的仪仗回咸阳,一路上要小心照料丞相大人,不可以有丝毫怠慢......”

  打发走李斯之后,一直在地上跪着的方士总管跪爬几步,再次跪到徐福的面前,一脸谦卑的说道:“大方师术法通神,这样的法术当真的见所未见,闻所未闻。有大方师在此,陛下何必再求海外仙方?大方师就是当世的活神仙......”
  徐福看着方士总管摇尾乞怜的样子摇了摇头,回头扫了一眼自己的众弟子说道:“你们呢?你们怎么看?”除了他身后的三名弟子之外,两侧的众弟子几乎是异口同声的说道“大方师术法玄妙,乃惊世骇俗之神技......”
  就在这一片的歌功颂德之中,突然多了一个异样的声音:“还以为是什么了不起的神技,手段再漂亮也不过还是幻术”这人说的有些刻薄,更显得刺耳。一时之间所有人的目光都聚拢在他的身上。
  说话的人徐福并不认识,他是跟随方士总管负责搬抬竹简的杂役。刚才他刚看到徐福倒出犹如九层玲珑宝塔一样的甜酒时,还一脸的惊讶,但是随后的火蛇凭空而出,李斯的心脏被掏出来之后,这名杂役脸上的表情也开始逐渐变得不屑起来。
  “大胆!”徐福还没等说话,旁边的方士总管已经吓得脸色煞白。杂役是他的人,就算徐福气量大不跟杂役一般见识,也难免不会迁怒他这个方士总管。
  “闭嘴”徐福微嗔的看了方式总管一眼,随后将目光有转到了那名年轻的杂役身上,仔细的看了几眼,这名杂役的年纪不大,也就二十四五岁的样子,这个年纪在徐福的眼里也只是个小孩子而已。虽然这杂役长得眉清目秀,但正是这眉宇之间却透露出一丝刻薄的神色
  还有件事情让徐福微微的感到有些意外,这名杂役的身上竟然佩戴着显示方士身份的玉诀,只不过这块玉诀的成色太差,说是玉诀,倒不如说是石诀更恰当。
  徐福看着这名杂役说道:“你也是方士?”杂役抬头看了徐福一眼,还没等他回答,那位方士总管大人又非常不合时宜的插嘴道:“他本是个宫奴,因为祖辈上是都方士出身,故而我才抬了他的奴籍,招到我那里做个试药的小小方士”
  “小小方士......”徐福轻哼了一声,没理会方士总管。继续对着小方士说道:“你凭什么说刚才的是幻术?”
  方士总管又一次的抢在前面向着小方士申斥道:“在大方师的面前,你也敢......”不过这次没容他继续放肆,徐福伸出手指对着方士总管虚指了一下,总管大人仰面栽倒,他挣扎着还想要爬起来,但是身上就像压住了千斤巨石一样,无论总管大人怎么挣扎,都无法移动分毫。

  极度的惊恐之下,方士总管想要向徐福求饶,但是话已经到了嗓子眼,转了一圈就是不能从嘴里说出来,他只能不停地以头触地,希望能得到大方师的慈悲。
  可惜徐福就像没有看到他一样,他继续饶有兴致的看着小方士,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说罢,你凭什么说刚才的是幻术?”
  小方士看了一眼还在地上做着挣扎姿态的总管大人,他的眼神多少有些轻蔑,绝对不该是对待顶头上司应有的态度。将目光从方士总管转到大方师的身上,小方士仰着头看了一眼徐福之后,才有些心不在焉的说道:“也没什么特别的,大方师你只是迷了李斯…….大丞相和周围人的五感,酒还是一杯酒,也没有火蛇,挖心什么的,大方师你就是做了做动作,李……大丞相负责配合而已”
  小方士的话说完之后,讲道场里一片寂静,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徐福的脸上。有了方士总管的前车之鉴,倒是没有人再敢在大方师的面前放肆,所有人都在等着徐福的反应。

  徐福似笑非笑的看了小方士一眼,不再继续刚才的话题,只是向他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小方士顿了一下,他不明白徐福这是想干什么,犹豫了一下之后,才说道:“勉……我叫勉”
  “勉?”徐福微微的皱起了眉头,不过转瞬之间他就明白了这个单字姓名的意思,方士总管刚才介绍小方士的时候,说出了他宫奴的出身,大秦律例奴隶有名无姓。勉就是他的名字。
  听到小方士勉的口音捎带吴侬软语,徐福淡淡的笑了一下,再次看着他说道:“你是吴人?”勉只是点点头,没等他说话,大方师身后的广仁已经向前一步,在徐福的耳边恭恭敬敬的说道:吴已灭国百年,现今天下一统皆为大秦子民,再不分吴人楚人”
  广仁看似是在劝告大方师徐福,但是眼睛却冷冰冰得盯着还在趴在地上的方士总管。徐福明白他的心思,始皇帝统一天下之后颁布律令,凡再有以亡国之民自居者,皆以反叛之罪论处,自称吴人就有被灭族的罪过了。
  徐福冷哼了一声,他没有理会自己的大弟子,继续对着小方士勉说道:“既然你入了方士之道,就已经脱了奴籍。只要是方士就有名有姓。我送你一个姓,从今天起,你就叫吴勉——方士吴勉”说完之后,徐福转身看了一眼地上的方士总管,他伸出手指虚画了一个圈,方士总管身上的千斤压力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
  “你今晚就住在这里”徐福看着没有敢爬起来,还是匍匐在地的方士总管,说道:“明日就是我率船渡海,为始皇帝求取仙药的吉期。你带人留下来观礼,等到船入大海之时你再回始皇帝身边,照顾陛下丹药饮食。”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