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相:十年浩劫中的灵异往事,颍水尸媾,太湖獭淫,开封鬼谷,山东杀坑》
第15节

作者: 御风楼主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5-06-23 20:50:00
  14
  我本来想问一句:“这就是鬼婴?”
  可嘴唇刚一动,娘就立刻厉声打断:“不许说话!快出去!关上门!我们不喊你,不可再进来!鬼婴身上的血,鬼婴牙上的毒,都能破你的气!你要是说话被她接了去,也能泄你的气!”

  我大惊失色,赶紧转身出去,掩上了门,背后满是冷汗。
  “为什么要淹死我?为什么要淹死我?我杀了你们!啊!”
  屋里一阵嘶声怪叫,我愣了一下,才想到该是那女婴在说话,我一阵寒毛直竖。
  生下来就有牙齿,就能说话,就能扑人,实在是惊怖!
  真是鬼胎!

  见了鬼了!
  这样的东西生出来还不如不生,我心里暗暗的想,还是忍不住好奇,把耳朵贴上了屋门去。
  “子娥,你这铜盆是干什么使的?”蒋赫地在问。
  “金盆洗祟。”娘说:“给她净身,先除掉她从母体内带来的祟气。”
  “爹!爹!”
  正听得认真,突然又传来两声喊,我吓了一跳,这鬼胎是冲谁喊爹呢?
  再一想,声音不对,也不是屋里传出来的,往身后一瞅,一个年轻男人正朝这边飞奔而来,嘴里还一个劲儿的喊:“爹,不好了!”
  又来!
  我心里暗怒,刚才来个老河婆,被我爹给打跑了,现在我爹进屋了,就欺负我一个人在外面,又开始耍幺蛾子了。
  日期:2015-06-23 20:51:00
  我手里没什么趁手的家伙,只好把地上断掉的相笔又拾起来一把,眼看那人跑到跟前,便使了十成的力,用了个满天花雨手法,朝着他奋力丢去。

  “刷、刷、刷、刷!”
  相笔发出一阵骇人的破空之音,那男子吓了一跳,纵身一跃,想要躲开,却哪里来得及?被戳中了一半,摔了下来,“哎唷”、“哎唷”的乱叫。
  我心头大喜,这是个弱的,不经打!
  我又捡起一把断了的相笔,准备全部戳他脸上,趁他病,要他的鬼命!
  不料屋门一开,蒋赫地走了出来,大吃一惊,冲着躺在地上那男的嚷嚷道:“儿子,你咋了?哪个鳖孙把你伤成了这样?咦,这不是老陈家的相笔吗……”
  “是他!”那男人一边吭吭哧哧的呻*,一边义愤填膺的伸手指我。
  我懵了。
  “弘道啊!”蒋赫地气急败坏的说:“这是你明义哥,你戳他干啥?”

  我赶紧辩解:“我不知道啊,我看见他急匆匆地往咱们这边赶,还以为他是个要趁机捣乱的鬼。”
  “你见过这么英俊的鬼?!”蒋明义愤愤不平。
  “是个误会,是个误会。”我急忙转移话题:“明义哥,我是陈弘道!咱们小时候见过面,对了,你跑来干什么呢?我看你跑的挺急。”
  “哎呀!”我一语惊醒梦中人,蒋明义一拍脑袋,抓住蒋赫地的胳膊:“爹!不好了!咱们的地下室里进了个人,把明瑶给伤了!”
  “地下室进了个人?”蒋赫地大惊:“怎么可能?!”
  蒋赫地话音刚落,一股气寒彻骨的冷气突如其来,黑影扑过,一个人猛然立在眼前!
  他的脸,正对着我,就像是在水里泡了许久,白的毫无血色,腐烂结痂,他的眼睛,黯淡无光,但是在他看我的那一瞬,我浑身上下的生气像是被全部抽走,冷得如坠冰窟。
  “老尸祖?!”蒋赫地愕然惊呼:“你,你怎么出棺了?”
  日期:2015-06-23 20:52:00
  “呼!”
  老尸祖没有搭理蒋赫地,手突然朝我伸来,我下意识的就往后躲,已经忘了后面就是门,“砰”的一声,屋门被我给撞开了,我踉跄着退了几步,差点跌倒。
  “弘道你——”老爹的话还没说完,老尸祖便跳进了屋中。

  “尸祖!”老爹大惊:“哪里来的?”
  老尸祖也不理会老爹,无神的眼睛移向了金盆中的鬼婴。
  “不好!”老爹大叫道:“他是冲着鬼婴来的,子娥你先走!”
  “呼!”风声骤紧,老尸祖已经扑了上去。
  说时迟,那时快,老爹两手翻开,左持阴阳罗盘,右持雷击枣木铁口令,一跃而前,同时朝老尸祖的左右肩拍下!
  两声闷响,老尸祖只稍稍一滞,毫发无损,长臂急出,直取老爹咽喉!
  娘已经端着金盆,抱着鬼婴,夺窗而出。
  我唯恐那老尸祖伤了老爹,也从地上凌空跃起,一记塌山手,砸向老尸祖的肩膀。
  我心中暗忖:只要伤了他的肩膀,他的手臂便没有力气击伤老爹。这是围魏救赵的打法。
  却不料老爹身子一旋,沉肩坠肘,脑袋后缩,从老尸祖的掌下躲过,并不与之争锋。不但如此,躲避的同时,老爹脚往后踢,轻轻落在我的肘弯处,四两拨千斤,把我整个身子都带的转了一个圈,并未碰到那老尸祖。

  “千万不可触碰他!”老爹回过头来嘱咐了我一声。
  “啪!”一声响,老尸祖撞破窗户,跳了出去。
  “追!”老爹脸色惨淡:“千万不能叫他夺走了鬼婴!”
  我和老爹也双双从窗户里跳了出去。
  日期:2015-06-23 20:52:00
  外面漆黑一片,我跟着老爹一路狂奔,后面蒋赫地和蒋明义也大呼小叫的跟了上来。
  “老陈,那是我的曾祖广元公!”蒋赫地叫道:“不知道怎么突然出棺了?!”

  “原来是你蒋家养的尸祖!”老爹有些愠怒道:“你怎么不早对我说?”
  “他一直安安稳稳的,我都忘了!”
  “今夜是清明,万鬼出笼,再加上鬼婴出世,附近的厉祟都被吸引,这周遭的阴气比平时加重百倍不止,尸祖必定会被惊动!”老爹愤愤的说:“你连这点常识都忘了?!而且我实在是想不到,你们蒋家居然也会养尸祖!”
  “不要老是说我,明瑶也被他伤了,现在还不知道怎么样。”蒋赫地异常懊恼。
  “尸祖五代而绝灵,不辨亲疏!”老爹说:“到了你们家明字辈,就该入土为安了!这尸祖的戾气不小,你快回去看看明瑶!”

  “先控制住尸祖再说吧,免得把你们又伤了……”
  “前面子娥在兜圈子。”老爹说:“有个机井房,子娥在绕着机井房跑——弘道,你用药水喷他的鼻子!明义,你把舌尖咬破,含血喷他的眼睛!”
  “为啥是我咬舌头?”蒋明义不乐意:“咋不叫你儿子咬?”
  “是尸祖是你先人,不是他先人!”老爹说:“你咋跟我那二儿子是一个德性?”
  “照你陈叔的说法做!”蒋赫地瞪了蒋明义一眼。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