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相:十年浩劫中的灵异往事,颍水尸媾,太湖獭淫,开封鬼谷,山东杀坑》
第8节

作者: 御风楼主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5-06-18 14:47:00
  8
  老爹说话的时候,嘴角一抽一抽,还带着一丝狞笑,在这夜色里,借着微弱的电灯光,看上去极为渗人。
  “啊,不要!”蒋书豪吓得惊叫一声:“书杰!书杰你个王八蛋快过来啊,过来把这死人弄走啊!”
  “谁动他,他就咬谁!”老爹冷冷的说了一句。
  本来就不敢上前的蒋书杰,听见这话,更是惊恐,不但没过来,反而又畏畏缩缩地往后退了一步:“哥,不知道咋了,我这会儿腿肚子抽筋儿,走不动道儿……哎呀,哎呀,又抽了!”
  “去你娘的吧!”蒋赫地看不下去,一巴掌兜蒋书杰脸上,蒋书杰“嗷”的一声,摔个狗吃屎,腿也不抽了。
  老爹阴沉沉的说:“这男尸怨气难消,不咬死一个人,是不会罢休的!”

  “那,那我该怎么办啊?”蒋书豪浑身抖得跟筛子一样:“老先生,你能治住这个死人对不对?您救救我啊!只要您肯救我,您说,什么条件,我都答应!”
  “我确实能治住他,但是我得知道他的底细。所以,你要对我说实话。”老爹说:“否则,你就让他趴在你身上咬吧!”
  “唉……”蒋赫地也叹了一口气:“你这鳖孙娃娃,何苦呢?其实神断先生都已经看穿了,你还不说,真是想等着这男尸把你活活咬死?”
  “我说,我说!”蒋书豪终于顶不住了,妥协道:“我什么都说,什么都说。”
  日期:2015-06-18 14:48:00
  “早点坦白,也不用挨这一口了。”老爹呸了一声,问道:“这个男人你认不认识?”

  “认,认识——啊不!”蒋书豪话说一半,又赶紧摇摇头:“也,也不认识。”
  “说清楚!”
  “他不是本地的人,一,一年多前的晚上,他从村子里过,敲了我家的门,说是走过了路,没有地方休息,想在我家睡一晚上。我瞧见他带着手表,上海牌的,兜里也鼓鼓囊囊,像是有钱人,就叫他进来了……”
  蒋书豪的话越说声音越低,老爹冷笑一声:“见财起意,杀人越货?”
  “哥,你——”蒋书杰也惊愕的看着蒋书豪。
  蒋书豪脸色白的吓人,嘴里喃喃道:“那天夜里,我,我喝醉了,喝醉了……”
  “你喝醉了?我看是你把人给灌醉了!然后你劫了财,又把人绑了石头,给丢到这河里去了吧?”
  老爹目光如隼,言辞如箭:“瞧你眼大无神,白多黑少,帘遮双瞳,恶光外露,正是大凶之目——猪睛!白芒贯穿印堂,直抵山根,乃是身负人命百试不爽的色证!
  “你这妻子背生异痣,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月黑风高杀人夜,是她帮你把此人沉尸河中的吧?”
  “你,你咋,怎么会什么都知道?”蒋书豪惊怖的看着老爹。

  日期:2015-06-18 14:50:00
  “嘿嘿……天网恢恢,疏而不漏!神目如电,洞察百态!你道我这神断陈的诨号是白给的吗?你道相士只能看相,不能锄奸吗?”
  老爹劈手一把抓住蒋书豪的衣领,从那男尸身下拉了起来,举到半空中,恶狠狠的说道:“像你这种猪狗不如的人,也配去斗别人?说吧,这事要怎么办?!”
  老爹脸色愤怒的可以杀人,蒋书豪浑身颤抖的如同筛糠。

  “动了!又动了!”蒋书杰突然大叫一声:“你们快看,我嫂子的肚子又开始动了!神断先生,你瞧瞧,她,她是不是还没死?胎儿是不是也活着里?”
  我急忙扭头去看,只见那被衣服遮着的何氏,肚皮处果然又有异动,而且比上一次还明显,还剧烈,就像是有个小猫钻在里面,一拱一拱的,叫人看的分外仔细。
  “爹?”我惊恐的看向老爹。
  “是她腹中的胎儿在动。”老爹的语气也有些不可思议:“难道是……”
  “哈哈!”蒋书豪突然像疯了一样,往前面一冲,趴在了何氏的肚子上,叫道:“我的儿还在!我的儿没死!我家没有断了香火!”
  蒋赫地忍不住伸手在何氏的颈部摸了一把,然后叫了一声:“怪啊!老陈,这何氏是死透了,脉搏都没有,这胎儿就算能动,怎么生出来?”

  “《义山公录·邪篇》有载尸合之种种怪状。”老爹说:“孕妇死了,胎儿活着,不足为奇。只不过那男尸的怨气太大,这孩子想要生下来,虽有可能,却也难做。”
  日期:2015-06-18 20:40:00
  9
  老爹说:“孕妇死了,胎儿活着,不足为奇。只不过那男尸的怨气太大,这孩子想要生下来,虽有可能,却也难做。”
  “您帮帮我!”蒋书豪回过头来,跪倒在老爹脚下,“啪、啪、啪”的连打了自己几个耳光,然后匍匐祈求道:“老先生,我不是人,我不是人!但是孩子没有错!您也说过,你们陈家的人,不能见死不救!您救救我那孩子!他马上就要出生了啊!”

  “想要那孩子活下来,你得做一件事,可惜,我就怕你做不到啊。”老爹仰面看天,负手而立。
  “您说!只要能救孩子,叫我做啥都愿意!”蒋书豪像是突然良心发现了一样。
  “四个字。”老爹低下头来,目光中竟有那么一丝吓人的狰狞:“父死子存!”
  “啊?”蒋家兄弟愣在当场。
  蒋赫地叹息一声:“天理循环,报应不爽啊。”
  “老先生,就,就没有别的法子吗?”蒋书杰哀求道。
  “想保你哥的命啊?”老爹冷笑:“能保得住吗?他害死的这条人命怎么说?!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你们可得想清楚了,这件事情要是捅了出去,蒋书豪难逃一个死罪!你们蒋家也就成了出杀人犯的家,地、富、反、坏、右这五大要被革命的成分,你们家最起码要坐实其一!以后你们的日子有多难过,不用我说吧?”
  蒋书杰倒抽了一口冷气。
  “今天夜里,蒋书豪如果是因为受不了妻子的死,而跳河自尽,不但能平息那男尸的怨气,叫那孩子平安产出,还能保全自家的名声!”老爹一甩手,撂下结语:“孰轻孰重,自己决断!”
  “好,好……”蒋书豪从地上爬了起来:“是我该死,是我该死,我跳……”
  “敢作敢当,不失大丈夫。”老爹也不知道是嘲讽还是鼓励。

  蒋书豪就像个木偶似的,机械地走着,朝河水走去。
  “哥!”蒋书杰喊了一声。
  蒋书豪并不回头,这一刻,他像是中了邪。
  “弘道。”老爹突然又看向我,轻声说道:“拔掉阳毛,放了这个男尸。”
  日期:2015-06-18 20:44:00
  我也不知道老爹是什么意思,当下“哦”了一声,只是照做。
  刚刚伸手拔掉那三根深入穴内的阳毛,那男尸忽的一跃而起,赶了几步,竟跳上了蒋书豪的背!
  这一下,惊得我脸色骤变。
  蒋书杰也是“娘类”怪叫一声,一屁股坐倒在地,然后连滚带爬的跑了好远。

  “去吧,去吧,只要一死,生恨死怨,就一了百了。”老爹诵经似的念叨着说:“冤有头,债有主,谁造孽,谁还账,你不死,他也不安生……”
  蒋书豪这次几乎是毫无反应,连看都不看,头也不回的背着那尸体,步履蹒跚,朝河里走去。
  “哥啊,哥啊……”蒋书杰远远的喊着,叫魂一样。
  可那蒋书豪仍不回头,更不应声,背着那男尸,走到河边,“噗通”一声纵身跳了下去。

  黑灯瞎火之中,我勉强看见一人一尸死死的缠在一起,在河水里打了个楞子,就沉了下去。
  我们站在河边,待了许久,终于再没见蒋书豪或者那男尸浮上来。
  日期:2015-06-18 20:46:00
  “哥啊,我里哥啊……呜呜……”蒋书杰还在喊。
  “别嚎了!”
  蒋赫地听得不耐烦,骂道:“娘了个腿!看见尸咬你哥,你说你腿肚子抽筋儿!看见尸扑你哥,你撒丫就跑,蹿的比兔子都快!就你这种人,放在打鬼子的时候,第一个当汉奸狗腿子,现在还天天叨叨叨的搞革命工作,你知道啥叫革命工作吗?娘的,还有脸哭!哭啥哭?老子踹死你!”
  “我这不是吓得慌才哭的吗?叔你不哄我咋还踹我啊?”蒋书杰一把鼻涕一把泪:“呜呜呜……”
  “……”蒋赫地无语,又踹了一脚:“蒋家咋有你这样式儿的孬种?!”

  回过头来看看老爹,蒋赫地问:“老陈,这胎儿怎么生?”
  “这是个鬼胎,被那男尸过了鬼气,能生下来,但是不好养。”老爹忧心忡忡的说:“养不好,就又成个祸害。”
  “那咋办?”蒋赫地瞪着眼:“要不,甭管了算球!反正也是个鬼胎!”
  “废话!我是那样的人吗?”老爹瞥了蒋赫地一眼,又喊:“蒋书杰,你过来,把你嫂子给抱回去!”
  “啊?抱她?”蒋书杰不哭了:“她,她没穿衣服啊,男女授受不亲啊……”
  “这是你嫂子!你脑子里想啥呢?你还是不是人?!”蒋赫地又想打他了。
  “那她会不会咬我?”蒋书杰还是不抱。
  老爹生气了:“你要是不抬回去,等这孩子胎死腹中了,他们娘儿俩都会咬你!”
  蒋书杰脸一白,从地上爬起来就往这边跑:“我抱,我抱,可千万别叫她咬我,陈兄弟,她要是咬我,你还戳她,拔头发扎他啊。”
  “废话咋恁多?!”老爹说:“老蒋,你把他娘背回去。”
  “晦气。”蒋赫地说:“没吃成她做的饭菜,还得把她背回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