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相:十年浩劫中的灵异往事,颍水尸媾,太湖獭淫,开封鬼谷,山东杀坑》
第3节

作者: 御风楼主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队长。”众人一边斜着眼忍不住要看,一边劝他:“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赶紧捞人吧!捞上来赶紧救命啊!”
  蒋书豪这才醒悟:“我去救人!谁都别动!”

  生怕媳妇没穿衣服,被别人占了便宜。
  日期:2015-06-15 15:33:00
  3
  但就在此时,上游突然又冲下来一具尸体,眼尖的人再次叫了起来:“又来了一个!也光肚儿了!”
  我瞥了一眼那尸体,果然也是赤身裸体,膀大腰圆,胯下多个东西,是个男的!
  更奇的是,那男尸漂动的极快,竟似是追着蒋书豪媳妇儿来的!
  大家伙愣住了,全都目瞪口呆的看着,那男尸很快就接近了何氏。
  “哎!”在众人的惊呼中,那男尸突然从水面上跳起来,直挺挺的跳起,又直挺挺的落下,然后趴在了何氏的尸身上!
  “诈尸了啊!”

  一半的村民叫唤着,作鸟兽散。
  剩下一半胆大的,也都白着脸,瞅瞅河里抱在一起的尸体,又瞅瞅蒋书豪,也不晓得是个什么表情。
  “妈了个比的!”
  蒋书豪突然大骂一声,跳进水里去,死命去扯那男尸,想要把两句尸体给分开。
  “快帮忙啊!”蒋书杰叫唤着几个村民,也赶紧上手帮忙,几个人把两具尸体都给拉到岸上了,可仍旧是拽不开。
  两具尸体,脸贴脸,腿贴腿,四条胳膊环环相扣,抱得死死的。
  尤其是何氏还大着肚子,那男尸的屁股也因此撅得高高的,场面有多难看就有多难看,有多尴尬,就有多尴尬。
  蒋书豪的脸一半红,一半白,那边像是猴屁股,这边像是白灰墙。
  大家伙束手无策:“这可咋弄类!”
  日期:2015-06-15 19:31:00

  我也没见过这种场面,但知道一定是尸体上出了古怪,老爹如果在的话,肯定会知道该怎么办。
  转念一想,蒋赫地也是同道中人,这些古怪事,他应该也会懂一些。
  于是我说:“蒋队长,我想你们请蒋赫地过来看看会比较好,他应该能解决。”
  “他?”蒋书豪转过头来看我,嘴里呼哧呼哧的喘着气,像是坏了的风箱。
  “你是哪个?”蒋书杰瞪着我:“蒋家村里可没见过你这号人物。”
  “他刚才一直帮忙捞人,前前后后也忙的可提劲儿。”有村民替我说话。

  “你跟蒋赫地什么关系?”蒋书豪盯着我:“我刚才听见你喊他伯伯?”
  “我姓陈,是颍东镇陈家村的人,我爹是禹都房管局的领导。”
  我知道蒋书豪这种人最势力,所以直接把我爹给搬了出来,果不其然,蒋书豪的语气就变了:“哦,原来都是无产阶级的好兄弟,是冲锋在革命战线上的好同志!你好,你好!”
  蒋书豪伸出手来要跟我握,我嫌他刚摸过尸体,就假装没看见。
  蒋书豪尴尬的把手收回来:“可陈老弟你咋认识蒋赫地那号人?他自己反动,儿子蒋明义,女儿蒋明瑶也都不是好货,怕挨批斗,现在还潜逃在外。”

  蒋明义和蒋明瑶应该是被蒋赫地给支了出去,我小时候见过他们兄妹,不信他们是不顾亲爹死活的人。
  日期:2015-06-15 19:34:00
  “他成分不好,但人心不坏。”我说:“而且你这事儿,也估计只有他能管。”
  “对啊,他平时不都神神叨叨的,还养什么灵物。”有个年轻的村民小伙儿说:“我还听俺娘说过,他家祖祖辈辈都干那事儿,有点邪门的本事。”
  蒋书豪不吭气了。

  蒋书杰说:“哥,要不我叫那老东西过来?”
  “嗯。”蒋书豪闷声闷气的应了一声:“叫他自己过来!别人都别喊了!”
  “知道了!”蒋书杰扭头就跑。
  蒋书豪瞅瞅那两具抱在一起的赤裸尸体,脑门子上又拧成了个疙瘩。

  他环顾众人,大声喝道:“都散了,都散了!谁要是不走,以后天天扣工分!谁要是把这事儿给我传出去,娘的老子把他也定成***分子!文斗武斗怼死他!”
  众人又惊又怕,撇撇嘴,恋恋不舍的走了。
  对蒋书豪来说,这种情形,当然还是看见的人越少越好。
  人都散了之后,便只有我留了下来,和蒋书豪大眼瞪小眼。
  我想安慰他一两句吧,又不善于言辞,也不知道说什么好,想了半天憋出来一句:“蒋队长,你节哀顺变。”
  蒋书豪咧咧嘴,也不知道是在哭还是笑。
  日期:2015-06-15 19:37:00
  很快,蒋书杰就带着蒋赫地跑了过来。
  蒋书杰二十多岁,年轻力壮,跑的跟兔子似的,倒是蒋赫地,五十来岁的人了,脖子上还吊着青砖,也跟得上蒋书杰的步伐,而且到我们跟前的时候,脸也不红,气也不喘,身手矫健的惊人。
  我不满的看着蒋书杰,说:“你怎么还叫他吊着砖头?他的年纪这么大了,吊着砖头跑不累吗?再说了,这里又不是批斗场所。他来是帮你们的!”
  “把砖头先去了吧。”蒋书豪乜斜了蒋赫地一眼,又指了指那两具尸体,说:“你瞅瞅,能管不能?”
  “造孽啊,把自己媳妇给逼死了啊。一尸两命啊!”
  蒋赫地的嘴也刁,去了青砖,先恶心了蒋书豪一句,弄得蒋书豪气鼓鼓的。
  蒋赫地绕着那两具尸体看了几眼,然后摇摇头,啧啧叹道:“真是有伤风化!”
  “你到底懂不懂!?”蒋书豪实在是忍不住了,气愤愤的说:“要是不懂,还给我回去蹲牛棚去!”
  “急啥子急?我不得先研究研究?”蒋赫地翻翻白眼,指了指那男尸体,问蒋书豪:“这男的是谁?”
  蒋书豪摇摇头:“我哪儿知道?”
  “你不知道?”蒋赫地冷笑一声:“你要是不认识他,他怎么会搞你媳妇?”
  蒋书杰在一边听得勃然大怒:“老不死的,我他妈抽死你!”
  日期:2015-06-16 13:31:00
  蒋书杰抡起巴掌就朝蒋赫地脸上打,我赶紧伸手拦住,蒋书杰瞪着眼挣扎,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喝骂:“败家的鳖儿兔孙!给我住手!”
  回头一看,是蒋家兄弟的老娘到了。

  “娘。”蒋书豪哀嚎了一声:“我儿子还没生出来,就没了……”
  “啪!”
  老太太一巴掌兜在蒋书豪脸上,天昏地暗的哭了起来:“你个败家的鳖孙啊,嗬嗬嗬……老娘坏了八辈子良心才生了你啊,呜呜呜……你叫老蒋家的香火都给绝了啊,呃呃呃……早知道你这么赖种,当初生下来就该把你浸到尿罐子里淹死!啊啊啊……”
  “娘,还有我类。”蒋书杰凑上来说:“我娶个媳妇,给您生个大孙子,咱老蒋家的香火绝不了!”
  “滚恁娘了个蛋去!”蒋书豪踹弟弟了一脚:“会不会说人话?”
  “咱俩不一个娘?”蒋书杰捂着屁股犟嘴:“你咋能当着咱娘的面说这类?”
  “好了,好了。”蒋赫地劝老太太说:“大妹子,你也别哭了,不管怎么着,你这儿媳妇不能就这么光着跟别的男人抱在一起吧?这要是不弄开,还准备一块入坟合葬?”

  “这个野男人是谁?!”老太太泪眼婆娑的问:“可不能合葬啊,得把他俩分开啊,不然这不丢人丢十八辈祖宗了!蒋大哥,我这败家的儿子批斗你,是他们不对,我晓得你是好人,你们家地主是地主,可没出过为富不仁的坏人。闹灾荒的时候,要不是你们接济,我都饿死了,哪儿能生出这俩鳖孙!”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