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农村的情欲故事》
第212节

作者: tudouwx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嘻嘻。”关飞“呲”地一笑,“我看你就不行,小小总结了一下,你的女人太多了,早晚要出问题!”
  “别说了,此刻我宁愿你不是乌鸦。”马小乐说完,打了个酒嗝,胃里一阵翻腾,不知不觉间,两人已经喝了一瓶。
  考虑到第二天还有事情,马小乐说不喝了。
  关飞似乎还没尽兴,硬是又开了一瓶,每人又喝了二两才结束,各自回屋睡觉。
  马小乐这觉睡得算是踏实,一觉醒来太阳已经老高了。起来一看,关飞还在蒙头大睡。
  马小乐也没打招呼,赶紧出门去找岳进鸣,今天到红旗化工藏也算是新官上任,不能拖沓了。
日期:2012-01-04 18:42:47

  红旗化工厂位于榆宁县城北。
  岳进鸣用组织部的车子将马小乐送过去,厂长左家良组团迎接,这让马小乐很高兴,能风风光光地被组织部长亲自送过来,厂里肯定会重视多了。
  不过就像关飞所言,化工厂的环境的确让人不舒服。气味,主要是气味,一个上午,马小乐就被熏得有点晕头转向。左家良看出来了,笑呵呵地说生产化肥就这味,往后还要扩大生产规模,估计味道会更大一些,不过慢慢就会习惯。马小乐微笑着点着头,说那是,厂里那么人都习惯得了,他当然也不例外。
  马小乐的办公室同其他副厂长的办公室紧靠在一起,但位置不太好,在走廊的最里头。马小乐也不介意,毕竟是后来的,论排名也应该在尾子。
  左家良很快就给马小乐安排了任务,分管存储和运输。
  马小乐很用心,用了一个星期非常认真地进行前期准备工作,熟悉存储种类的仓库功能,还有各条运输路线,而且还拿出了一个自认为很不错的改进方案。
  在这一个星期里,马小乐渐渐习惯了化工厂难闻的气味。但紧紧习惯气味是不行,马小乐发现了一个问题,他很难融入到所谓的领导班子。虽然平时看到各个厂长什么的也都很客气的相互打招呼,但那仅仅是打招呼而已。
  马小乐把这种情况归结为时间问题,他觉得时间一长就好,必有有一个磨合期。
  在这个磨合期里,马小乐送走了两个人,关飞和米婷。
  关飞投奔沈绚娜去了,具体干什么没说,只是说帮沈绚娜负责一块业务。米婷是跨出国度了,她的走让马小乐曾经陷入轻微的恐慌。马小乐觉得,米婷这一走就像是放了大鹰,大鹰回不回来,完全不由自己掌控。

  “天上下雨地上淌!”马小乐最终还是很痛快地安慰了自己,“一切该到哪儿就哪儿,不操心!”
  马小乐开始专注于化工厂的工作了,他把已经完善过好几次的改进方案呈给了左家良。左家良笑呵呵接过去,说好,等他一有时间就看。可是他好像根本就没有时间。
  一晃眼将近一个月过去了,没有动静。
日期:2012-01-04 18:46:42

  马小乐有点着急,借着机会问了问。左家良还是那副面孔,笑呵呵地说事情太多了,还没有细看,等等吧。
  马小乐心里亮堂着呢,一看这情景就知道没戏。“呵呵,左厂长,我那是随便说说的,还很不成熟,要是没时间就别看了,等再过段时间,我进一步熟悉的各项业务流程再说吧。”
  “呵呵,怎么能那么讲呢。”左家良道,“马厂长,不用谦虚,我们知道你是县里要重用的人才,那能力是绝对的,你的建议我们肯定会组织领导班子进行的研究的,该落实的就落实,一切为了厂子更好嘛!”

  “左厂长你别说了。”马小乐笑道,“我哪里是什么人才,也没啥能力,无非是上面器重了一些,让我不得不打肿脸充胖子而已。”
  马小乐说这些话的同时,感觉到了一种无奈。
  这种无奈直接导致他的辞职。
  那天马小乐和左家良谈话过后,碰巧范枣妮打电话给他,问他这个厂长当的怎么样。
  马小乐一声长叹,说感觉就像木楔子钉铁皮,钻不进去。
  范枣妮嘿嘿一笑,说她不是早说过了么,就不该到什么企业工厂去,由着那功夫,还真不如自己搞点使事情。
  “搞啥呢?”马小乐问,“我现在茫然,很茫然。”

日期:2012-01-04 18:49:37

  “我已经想好了。”范枣妮道,“就是不知道你愿意不愿意。”
  “啥,你说!”马小乐很急切。
  “急啥,等见了面慢慢说。”范枣妮笑道,“过两天我要回家一趟,带我爹到医院查查身体,你有空么,刚好也回去,我好好对你讲讲,到时你权衡一下,想好了再定夺。”
  “嘿嘿。”马小乐一听,笑了,不怀好意。范枣妮能听出来,问马小乐笑啥。马小乐说这次不会是又和祁愿吵了架赌气回家的吧。范枣妮一声冷笑,说现在他们已经不吵架了,吵不起来,也懒得超了,谁都爱理不理。
  “哎呀,这可不好,很不好!”马小乐装摆出一副长者的面孔,“家庭生活,千万不要形成你们这样的局面,那样生活在一起还有啥意义?”

  “哟,马小乐,怎么学会关心我了?”范枣妮道,“也要给我上课了?”
  “嘻嘻。”马小乐很不正经地笑了起来,“我关心你?怎么会,而且也关心不了。”
  “你还说教我的家庭来了。”
  “那是表象,真的是在关心我自己!”马小乐压着嗓子有点放肆地笑着。

  “关心你自己?”范枣妮一时还不明白。
  “对啊,想听听么?”
  “说了我就听。”
  “嗯,那好,我就说说。”马小乐依旧嘿嘿地笑道,“你想啊,要是你和祁愿不和睦,你回家来他再不声不吭地来找你,怎么办?”

  “啥怎么办,找就找呗。”
日期:2012-01-04 18:53:06

  “是找就找呗,可你觉得我还会那么幸运地从你房间里偷偷溜走么?”
  马小乐这话一说完,范枣妮才回过味来,“哎呀,我怎么就给忘了,你这个流氓马小乐就是成天整歪点子!”
  “你看你,就没个记性,知道我这样的还不往心里去!”
  “你,你脸皮真是越来越厚了!”范枣妮无话可说,敷衍了几句便挂了电话,并约好两天后会村里见面,如果有什么变化,到时再联系。

  马小乐分析来分析去,嘿嘿一笑,“妮丫子,想和我搞事了,可为啥偏偏要回村里呢。”
  马小乐不想回村里,之前被拘留的事情闹腾的虽然不是太厉害,但自古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村里多少也听到了些风声,传言也越来越厉害,弄得马长根屁股跟坐了红烙铁一样着急。就为这事,马长根专门跑到乡里拨了个电话给马小乐,问到底是怎么回事,村里都传着说他坐牢去了。马小乐说根本没那回事,纯粹是一场误会。马长根问那还能当官么,马小乐说当然能。可现在呢,还真没当成官,回村里抹不开面子,可是范枣妮却要求回去,也真是个难为事儿。

  思虑再三,马小乐觉得还是不能回村,便打电话给范枣妮,实话实说了。范枣妮很理解,说行,不回村也中,那她就到县城去找他。
  马小乐说好,那他这两天啥事也不干了,养精蓄锐,专等着她。范枣妮听了呵呵直笑,“马小乐你是狗改不了吃屎,小时候你是小流氓,到老了你就是老流氓!”
  马小乐一听不管范枣妮说什么,嘿嘿笑着挂了电话,“我流氓?呵,流氓也是个有良心有责任感的流氓!”
  收起电话,马小乐的心不安分了,他不知道范枣妮要给他指条啥路子。但不管怎么说,化工厂那边还是不能撒手一撂的,做事得善始善终,不能留下烂尾子。马小乐决定找下岳进鸣,说说情况。
  打岳进鸣不在办公室电话,没人接。搁在以前,马小乐第一反应就是他不在办公室,但现在马小不那么认为了,高不巧岳进鸣在和那干部科的小刘瞎混呢,没时间接电话。

  直接去县委大院。
日期:2012-01-04 18:57:38

  门卫一看马小乐,自然放行。马小乐问岳部长在不在,门卫说在,岳部长一般都在办公室。
  马小乐心里一乐,径直上去敲门。这次敲门很平缓,伴着“岳部长,我是马小乐”的呼唤。
  过来好一会,门开了,岳进鸣探出头来看了看,走廊上没人,边回头招呼了一声,小刘神色淡然地走了出来,“岳部长那我先走了,材料的事情我回去整理一下。”
  “嗯,好的,去吧,要抓紧点时间。”岳进鸣弹弹手,小刘走了。
  马小乐看着小刘的背影,嘿嘿一笑,刚要说话,岳进鸣把他拉了进去,“屋里说。”
  “岳部长,在她身上花了不少钱吧?”马小乐也不客气,进屋就坐进沙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