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农村的情欲故事》
第190节

作者: tudouwx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因此,葛荣荣对和吉远华结婚成家这事,非常看重。既然看重,就要就努力去维系,所以葛荣荣现在特别注意吉远华的感受和他的喜好,简单地说就是投其所好。吉远华老早就表现出来了,他不喜欢看到葛荣荣和马小乐之间有啥交流,即使他们是县委党校进修班的同学。精明的葛荣荣早就有所行动,把那张让吉远华很有意见的她和马小乐的合影掘地三尺藏了起来,然后信誓旦旦地吉远华说,她已经把照片给烧毁了。直到结婚前夕,葛荣荣觉得那照片留着是个隐患,迟早会有麻烦,于是又偷偷掏出来,真的烧掉了。烧照片的时候,葛荣荣不断地说道:“照片能代表什么,留和不留其实都一样……”当照片变成一片卷缩着的灰烬时,葛荣荣为自己的果断感到高兴,该出手时就出手,一点烦忧不会有。

  其实说到烦忧,葛荣荣感到最棘手的就是新婚之夜了。和马小乐那禁果吃得,嘴都爽麻了,那是铁的事实,也正因为这,葛荣荣很担心吉远华试出什么破绽。所以结婚那天,葛荣荣做了点小手脚,找三个棉花球吸满深色红墨水,然后用从单位化验室拿的微型试管装起来,小心翼翼地揣在身上。当天夜里,葛荣荣故意要吉远华熄了灯。吉远华不太愿意,他说要好好看看葛荣荣的身子。葛荣荣顿时憋红了脸,羞赧地说“羞死了!羞死了!”搞得吉远华跟犯了错一样,嘿嘿地笑道,“那就等以后的,不羞的时候再看!”

  关键时刻到来时,葛荣荣说不能弄脏了床单得垫两条棉毛巾,便把吉远华按在被窝里,然后极为迅速里从枕头缝里抠出小试管,把三个棉花球夹在两条棉毛巾中间。
日期:2011-12-29 18:49:13

  一切都不用言语,因为经验的欠缺和对女人的极度渴望,吉远华让一切都变得简单而粗暴。
  被压在下面的葛荣荣极力掩饰着,装扮出羞涩、惶恐与疼痛来。没有实践过这种场面,只是想像着好多次该怎么样,所以显得有些笨拙。不过对于一头心思钻孔无暇顾及其它的吉远华来说,却也没露多大破绽。
  这个过程虽长,却不可多说。总之吉远华翻身而下,“呼哧呼哧”地喘着气说要开灯的时候,葛荣荣已经麻利地将手伸到棉毛巾夹层里,数着数儿,捏出了那三团被压成薄饼片的棉团来。
  “你躺着吧,我来开灯。”葛荣荣坐起来,探身把三个棉团塞进了布拖鞋里面。
  “啪”地一声,葛荣荣扭开了床头的台灯。
  吉远华一个骨碌爬起来,掀起被子,扳开葛荣荣的一条大腿,像淘金的落魄汉一样,瞪着眼睛直瞅她屁股底下的棉毛巾。
  床头的台灯发出的光是红色的。
  吉远华眨巴着眼睛,看到了棉毛巾上有片深色无规则的扩散版图。吉远华笑了,和很多男人一样,只有见到和女人合作画出的这种版图,才会在心里骄傲地宣称自己是幸福的开荒者,是女人那方寸之间的绝对领主。
  “瞧你,就知道乱看,也不管人家疼得要命!”葛荣荣娇滴滴地并起双腿,拉上了被子,“等着别动,我去弄个毛巾给你擦擦。”
  “擦什么,我下去洗下不更好。”吉远华心满意足地说。
  “还是别了,前天我小姨告诉过我,行完房事可不能让男人着凉!”葛荣荣瞧瞧从枕头夹缝里掏出小试管,又拿了棉毛巾,穿上拖鞋走出卧室,直奔卫生间。没耽误时间,葛荣荣赶紧弄了个温毛巾,到卧室给吉远华擦了。“这下干净了!”葛荣荣转身的时候,这话似乎是对自己说的。
  进了卫生间,葛荣荣开始行动了,找了两张卫生纸,把小试管包了,来到厨房放到地上,又找出菜板,轻轻地放上去,然后两脚踩了上去。“砰”的一声,很轻微,试管碎了。葛荣荣又加了几下力,试管便粉碎了。

  放好菜板,葛荣荣捏起卫生纸,走到卫生间扔进了马桶,只是手指一按,就冲走了。同样冲走的还有拖鞋里的三个红色的小棉团。至于棉毛巾,葛荣荣也早就有了盘算,扔进了内衣盆,加水,又加了点84液,接着一顿乱搅和。
  葛荣荣再次进入卧室的时候,吉远华已经幸福地睡着了。
日期:2011-12-29 18:56:55

  早晨醒来的时候,吉远华翻身搂住葛荣荣,“你是我的,百分百!”
  葛荣荣知道吉远华的话中之意,但没有回应。在这个话题上,葛荣荣觉得很没有底气,甚至有些胆怯。

  胆怯缘于患得患失。葛荣荣怕吉远华哪天探听了点她和马小乐的啥消息,一怒之下将她冷落一旁,那样日子就不舒服了。所以,尽管酒桌上马小乐有所暗示,但她依旧规规矩矩地坐在吉远华身边。
  马小乐没有吃透葛荣荣的心思,见她的表现很不理想,也就打消了念头,省得自作多情找难看。
  直到酒席结束,马小乐没再看葛荣荣,只是寻着理由敬吉远华酒。吉远华不扫马小乐面子,有敬必喝。马小乐心里直纳闷,这小子多日不见,酒量见长呐。其实马小乐不知道,吉远华是有备而来,有解酒药呢,县zf接待办主任给他的。
  走出酒店,相互握手道别。马小乐特意走到吉远华跟前,说真是巧了,没想到还能成为汪局长的手下。
  “哎呀,还真是,其实我应该请客为你道贺一下的!”吉远华笑容可掬,和马小乐握着手,“你看,你调到县里来做局长,不是很值得庆贺么!那同时也说明咱沙墩乡是出人才的!”
  “呵呵,被吉主任这么一夸还真是高兴!”马小乐晃着吉远华的手,“还希望吉主任在你舅舅汪局长面前多替我说说话呢!”

  “嗨,那是当然的了!”吉远华道,“其实这事我舅舅已经跟我说了,我已经帮你说过话了,可惜的是你在教育局只是个过渡,要不还真能照顾你不少,要不起码能弄个第一副局!”吉远华说的没错,他是在汪连生面前说过话了,不过不是好话。
  “唉,也是嘛,不过我马小乐也知足了,能到县里来,哪怕做个勤务员也行呐,我可没啥远大志向。”马小乐呵呵笑着,觉着吉远华的热情太超乎他的想像了,热情的有些虚假了。
  但不管怎么说,面上的一切风和日丽,暖人心。
日期:2011-12-29 19:05:33

  这次马小乐没有送宁淑凤,她与吉远华葛荣荣一路。
  马小乐和关飞回到住处,关飞直接就说了,“啥吉主任呐,我一眼就瞧出来了,不实在、不可信、不可交!”
  “行!”马小乐拍拍关飞的肩膀,“眼光还可以,能去伪存真透过现象看本质了。”
  “我还明察秋毫呢!”关飞哈哈大笑,“马小乐,你说你是不是自作多情了?”
  “你是不是指葛荣荣?”马小乐直接反问。
  “嗯,你还有自知之明!”关飞道,“你老是暗示人家,可人家就不是上套!”

  “得了吧,我暗示她呢,只不过想多看她几眼,看她脸上有没有荡漾着幸福而已,毕竟嫁了个很有前途的人呐!”马小乐说得很感叹。
  “行了,别操闲心了,人家幸福不幸福关你蛋事!”关飞道,“说说吧,啥时把米婷娶了?”
  “早呢!”马小乐道,“要我估计么,起码还得三年,多少得稳定稳定嘛。”
  “稳定个屁!”关飞道,“女人这东西,哦,我不是指米婷。”关飞摆摆手道,“女人啊,从深层次上讲,其实比男人更不具有稳定性,男人变其实不是变,也就花花心而已,可女人就不同了,一变到底,没有商量的余地。”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