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农村的情欲故事》
第154节

作者: tudouwx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总之,马小乐每次去县里和他们一起聚会时,觉得很微妙,一桌五个人,好像关飞是局外人,虽然他每次话最多。一句话概括就是:马小乐眼里看着米婷,心里面却时常会开个小差想想宁淑凤,而桌子底下,还频频和葛荣荣挠挠手。
  马小乐曾一度迷恋于这种场合,他觉着自己实在是太伟大了。但很多时候,马小乐也会痛恨自己,觉着自己简直太玩世不恭。“总有一天会结束的,越快越好。”马小乐总是这么对自己说。
  这句话一直说了一个冬季,直到第二年开春,沙墩乡大院里开始躁动起来。
  躁动是因为吉远华,两会马上就要开了,已经有确切消息,他是到县zf办公室当主任。
  整个乡zf大院都对吉远华奉迎着,从级别上讲,和庄重信、冯义善一样,都是正科级,可位子不一样,管得事情也不一样。
日期:2011-12-24 11:39:23

  马小乐心里很不平衡,不说跟吉远华之间的仇怨,单说他自己,才是个股级干部,其实说是股级,那是安慰人的,能上台面、被承认的行政级别,最低也是副科,根本就没有股级这个档次。

  马小乐更加勤劳地往返于县城和乡里,这个时候,他有一颗浮躁的心,尤其是看到吉远华那得意不可一世的样子,他实在静不下来,他有种冲动,想撒野的冲动,可毕竟是**了,做事不能莽撞,即使撒野,那也得找个合适的法子。
  马小乐的法子就是去县城,只是不再像聚会那样把关飞、米婷、葛荣荣还有宁淑凤一起都喊上,他学会了单独行动,他不找米婷,也不着关飞,只找葛荣荣和宁淑凤。葛荣荣说,家里已经开始给她张罗对象了,是县教育局一个领导家的亲戚,也是从政的,而且很有前途。这时的葛荣荣,已经从女孩变成了女人,已经很会从床上寻找那种无比的享受了,而且越来越大胆,越来越主动。有时马小乐送她回家,一进楼梯,葛荣荣抱住马小乐,又亲又摸,然后趴在扶手上,撅起屁股,再牵着马小乐的手放到上面。黑暗中,马小乐觉着别样的兴奋在体内奔燃着,总会弯下腰,耸起屁股,每一次,马小乐都觉着自己像曾经的阿黄一样威猛……在这里发的很多内容都被编辑删减掉了,有可能是描写儿童不宜的细节太多了。感觉内容脱节或者想看未删减版的朋友谷歌搜索“心情游记:我在农村的情欲故事”即可进入我在旅游网的博客,那里更新的内容比这里多。 找宁淑凤,都是在找葛荣荣之后。此时的马小乐只是谈心倾诉,心无旁骛,在宁淑凤温和含情的眼光中陶醉着,这个时候马小乐最放松,好像回到了很久以前,在小南庄村田野里奔跑的孩子,无忧无虑。“我喜欢你!”有一天,马小乐在咖啡厅里猛地抓起了宁淑凤的手,说出了这句话。宁淑凤显然是惊慌失措了,急急地收回了手,慌乱地端起咖啡杯,不再像平常那样小口品尝,而是“咕咚咕咚”两口就喝完了,“别瞎说,你喜欢我什么,在我眼里你还是小孩子呢!”

  看着宁淑凤的惊慌反应,马小乐暗暗笑了,如同勘察到了一个富饶的宝藏,但并不急于挖掘。
  由于频繁地进出县城,马小乐觉得有点变化。回到沙墩乡的时候,他突然觉得曾经是那么熟悉的环境,陡然间好像陌生了许多,那小摊贩集聚的十字街口,带着点滑稽的声声叫卖,还有地上零零散散的落叶,尤其是看起来高大威严的乡zf大院门,水泥砌成,外面贴着一层琉璃小采石,这些都是熟悉得有些五睹的东西,现在看起来似乎就像是在昨天的昨天,有些遥远,又像是个梦,只是记忆得很清晰罢了。

  要不是庄重信的提醒,马小乐可能无法这么快从这个梦境里走出来。
  “小乐,该收收心了!”庄重信坐在办公桌前闭着眼睛,一边用手指弹着桌面一边说道:“我理解你,前段时间在这大院里呆不住,可现在两会已结束,吉远华也走了,你也该收心回来了,好好干,不是空了个副乡长的位子嘛,你再表现表现,就有机会上去。”
  “冯义善不会搞鬼么?”
日期:2011-12-24 11:46:02

  “会,一定会!”庄重信道,“不过已经不重要,他没有多少力了,吉远华已经到县里了,难道还有心思帮他在咱乡里折腾?”
  其实这一点马小乐早已想到,只是他不知道下面怎么干才能好好表现一下,沙墩乡,偏僻、底子薄,啥工矿企业都没有,靠土地?不行,这个马小乐老早就认识到了,要不他也不会搞像地条钢这样的玩意儿。现在乡里唯一正规的、能算得上点业绩的,就是他的通乐编织厂了。如果把厂子转移到乡丨党丨委的口下,那也是他的一个工作亮点。可是单凭这个亮点,还没有把握来证明自己的能力去当副乡长,而且,编织厂也早有答应了,现在的经营由金柱负责,除了开支之外,说过要给柳淑英为二楞子看病的,不能出尔反尔。在这里发的很多内容都被编辑删减掉了,有可能是描写儿童不宜的细节太多了。感觉内容脱节或者想看未删减版的朋友谷歌搜索“心情游记:我在农村的情欲故事”即可进入我在旅游网的博客,那里更新的内容比这里多。 经过一番考虑,马小乐觉得应该找冯义善谈谈,示点好,要不两边老是拆台,谁也干不成啥事,再说了,假如过段时间他真的能当上副乡长,虽然有庄重信撑腰,但也还得和冯义善处好关系,哪怕就是表面的和睦也可以,要不然在那么多公开场合里,比如开会啥的,抹不开面子。

  马小乐去找冯义善之前,和庄重信打了个招呼,他怕万一哪天冯义善要是使坏的话,对庄重信说他偷偷去献好,是对庄重信的不忠,弄不好丢了芝麻又丢了西瓜,两手空。
  马小乐很诚恳地把要找冯义善的原因分析给庄重信听了,庄重信点点头,说行,还说其实他也不想和冯义善搞对立,费心费脑的,也没啥乐趣。庄重信还说,不过都和冯义善对立了这么多年了,双方的积怨太深,不可能真的言归于好携手共进,顶多也就是像前段时间那样,表面上一团和气罢了。
  马小乐说表面上的就够了,不至于到时他处境尴尬就成。
  冯义善对马小乐的主动示好感到吃惊,当然,马小乐的示好也是有分寸的,什么事情都没明说,只是说以后党政应该多多合作,要当成一盘棋来下。马小乐还暗示性地举了个例子说不如地条钢和烤烟叶的事情,如果能相互提醒相互帮忙,也不至于搞不下去。
  此时的冯义善,对马小乐上了吴仪红一事,从真正的心理上说,其实已经没有什么愤恨,他老早就想通了,吴仪红顶多算是他的一个姘妇,又不是老婆,别人上她几下关他多大鸟事。不过人要脸树要皮,冯义善始终觉得面子上过不去,被自己人挖了墙角。但是现在马小乐主动过来了,而且当时也算是惩罚过他了,觉得要是拒绝的话,那以后就绝对是没有言和的机会了。再者,冯义善也知道庄重信会把马小乐朝那个空缺的副乡长位子上推,他固然可以从中设置一些障碍来阻拦,但他自认为能阻挡得住的几率并不大,到时马小乐真的过来当副乡长了,如果老是事事跟他作对,也不是省心的事,毕竟事情都是双方面的。

  所以最后冯义善算是接受了马小乐的示好,表面上算是和睦了。
  马小乐觉得此事可喜可贺,同时也知道这只代表一时。马小乐很清楚,冯义善之所以接受示好,是因为他觉得自己的实力不够强,一旦哪天他觉得自己又强大起来,估计就不会顾及现在表面上的一切了,人心就是这样叵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