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农村的情欲故事》
第153节

作者: tudouwx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吧台的女人放下电话,面无表情地看着马小乐,“对不起,除了房费,还要从您的押金里扣三十块钱。”
  “什么?”马小乐眼睛一瞠,“扣钱?凭啥?”
  “你把床单上弄了不该弄的东西。”
  “啥东西?”
  女人用复杂的眼神看着马小乐,慢慢说了两个字,“血迹。”
日期:2011-12-24 11:20:47

  马小乐听了这两个字立马明白,耷拉着脑袋道,“扣吧。”
  血迹是葛荣荣的,处血,按照常理情况,马小乐该有点兴奋,因为一般情况下,那是女人最珍贵的东西。几年前,马小乐在河滩里骑了金朵,回到果园的屋子里看到了站在裤头上的金朵的处血,就是很兴奋的。可是对葛荣荣,马小乐却没有丝毫的兴奋,如果说有,也只能说是带着惶恐的兴奋,他不知道和葛荣荣之间还会发生些什么,如果还是纠纠缠缠的,让米婷知道了那绝对不会是个小事件,肯定会是个惨烈的大事故。

  出了酒店,阳光很明媚,马小乐的心情好了许多。考虑到昨晚的酒场是关飞安排的,马小乐觉得该和他客气下,道声谢。
  关飞的精神很不好,马小乐推开办公室的门,看到他趴在桌子上犯困。
  “马小乐!”可关飞一见马小乐到了,精神就打起了,“昨晚我和宁淑凤又去喝茶了,一直到半夜呢!”
  “好哇你小子!”马小乐手指点着关飞,“专拣老的搞啊,那那个沈绚娜,年龄也不小呢!”
  “嘿嘿……”关飞一阵淫笑,“能搞得到宁淑凤倒好了,可搞不上啊。”

  “咋了,喝茶喝到半夜还没搞定?”
  “就是聊天,没别的。”关飞摆摆手,“我看她就是想找人说说话而已,一诉衷肠,没别的意思。不过从她的谈话里我能判断得出,她觉得生活太枯燥无味了,而且和她男人的关系好像不怎么融洽,根本无法调节。”
  “呵呵。”马小乐笑道,“怪不得今晚能出来呢,感情是找到个机会了。”
  “啥机会啊,有机会也没用。”关飞道,“能感觉得到,她是个很保守的女人,就是天大的机会放她面前,让她放纵一下,她也没那个胆,纯粹是浪费机会。”
  “你怎么知道?”

  “我暗示过啊。”关飞道,“已经是很暗示了,没用,也不知道是她不知道,还是知道了装作不知道。反正最后是规规矩矩地把她送回去了,啥也没发生。”
  “可能是她嫌你太嫩了,没劲!”马小乐笑道,“下次我来试试,没准她还就能不浪费机会了。”
日期:2011-12-24 11:26:22

  马小乐说的玩笑话,不过关飞却当真了,“兄弟,还别说,我看你也该试下!”
  “扯淡!”马小乐头一歪,不屑地看着关飞,“我试她干嘛?”
  “这你就不懂了吧!”关飞煞有其事地说道,“人家是纪律检查委员会的,告诉你,只要你还有啥想法,就得抓住这根系子。比如说吧,你马小乐将来当乡长了,想伸手弄点钱或搞点动作,能保证万无一失么?不能!那么就有人要办你的事,搞不好你就会被请去喝茶,而如果和宁淑凤走到一起,她多少会给你些帮助,关键时刻给你出谋划策,或者点拨你一下,没准就能保平安呢!”
  马小乐看着关飞,老半天才探身说了一句,“关飞,你小子是在咒我是吧?”

  “没没没!”关飞连连摆手,“我也是为自己考虑,我虽然是企业联合会的,但我现在搞得那些个小工程,都是和一些局单位挂钩的,还有一些要害部门,少不了要走动关系,那个钱出出进进也不是个小数目,我担心万一哪天我进贡过的人中有出事的,把我给抖落出来,那我可能也是要被找过去的,要是没有个照应,还真猜不着会发生啥事!”说到这里,关飞端起茶杯灌了一通,抹了把嘴继续说道:“所以,咱得抓住宁淑凤这个救命菩萨!”

  “拉倒吧。”马小乐一歪屁股,“我马小乐堂堂正正做人,清清白白做事,还用不着宁淑凤这个胖菩萨。”
  “行了,别把你们年终总结里的话背给我听。”关飞道,“老同学,真的,我觉得你以后的人生道路上,是需要宁淑凤的。”
  “希望你不是乌鸦嘴。”马小乐说着就要离去。
  “别不相信,我看得出来,你就是再扮好人,也有人眼红要算计你,所以你总少不了麻烦的!”关飞喋喋不休,争取在马小乐走之前多说几句。
  “我本来就是好人,不用扮。”
  “嘿嘿,好人从来不说自己是好人……”
  马小乐已经拐下楼梯了,还依稀能听到关飞的奸笑声……
  这种奸笑声情况不知道发生了多少次,一整个冬天,马小乐数次往返于沙墩乡和榆宁县,只要每次离开县里和关飞道别,总能听到关飞的奸笑和坏笑,好在马小乐习惯了,不以为然。
  当然,习惯的不仅仅是关飞的笑,还有和米婷、葛荣荣、宁淑凤三人之间的关系。自从有了第一次聚会,便是第二次、第三次……的开始。马小乐和葛荣荣这间的配合已经很默契了,无论是床上还是饭桌上,都不露痕迹。马小乐很诚实地告诉了葛荣荣,他准备两年后追求米婷,葛荣荣能理解,所以每逢聚会的时候,她总是笑呵呵地感叹着说,和马小乐有缘无分,只是经常在第二天一大早就钻进马小乐的被窝。这种事情马小乐十分担忧,百密一疏,要是这样常此以往次下去,总归会走漏风声,而作为丨警丨察的米婷,哪里有那么容易糊弄过去?

  好在米婷很坚决地讲过,要马小乐认识清楚,不要以为他们现在是恋爱关系,还远远不是,只要马小乐一天不到县里来工作,两人还是各行各道,也正因此,马小乐的行为还没有进入米婷的监督性视野,离暴露危险的距离还有很大一段。所以,马小乐说很能接受这个认识,也很乐意接受,这样才会有向上拼搏的动力。米婷对此表示很欣赏,还类似奖赏似的,抬手摸了摸了马小乐的左脸。
  这是迄今为止和米婷之间算是最亲昵的动作了,害得马小乐好几天没舍得洗左边的脸。
日期:2011-12-24 11:31:31

  和宁淑凤之间的关系也渐渐近了,马小乐有了几次送宁淑凤回家的机会,也喝过几次茶,谈了很多。宁淑凤说马小乐比关飞朴实多了,谈心聊天很舒服。每每这时马小乐总是嘿嘿笑两声,抿两口茶后说其实他很坏,惹得宁淑芬捂着嘴直笑。不知为什么,也许是因为名字里同样有个“淑”字,渐渐地,马小乐从宁淑凤身上竟然能嗅到点柳淑英的味道。这让马小乐很不理解,宁淑凤和柳淑英,两人差别太大了。虽然宁淑凤的五官也不丑,但是她那富裕的身段和柳淑英比起来,真是差得太多太多。后来马小乐想了很长时间,觉得宁淑凤之所以有柳淑英的味道,可能是因为宁淑凤和柳淑英一样,眼神中都透着关爱,和外表无关。

  马小乐一直不明白是怎么回事,直到后来范枣妮点醒了他,说他有恋母情结。范枣妮告诉马小乐,因为他自小几乎就没尝到过啥叫母爱,所以骨子里总有种渴望,渴望被年龄长过他的女人关爱,这种关爱极易引起他的共鸣,从而产生一种别样的情愫,在某些因素的诱发下,会滋生出男女间的那种情感。当然,范枣妮为何跟马小乐讲这些,还是后话,暂且不表。
  还是说马小乐,自他隐隐地意识到了对宁淑凤有点那种感觉后,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但越觉着不可思议越是朝那上面想。有好几次,马小乐都不由自主地呆呆地望着宁淑凤,想象着和她光溜溜地抱着翻滚在床面上会是个什么样子。或许女人的敏感度很高,马小乐每次那样出神地望着宁淑凤,她都有感觉,浑身不自在。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