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农村的情欲故事》
第150节

作者: tudouwx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过想是这么想,马小乐还得有自己的打算,万一吉远华那狗东西要跟他纠缠到底,那也认了,不能再升官就不升,不过得多得点实惠,多发点财,腰杆照样硬起来。
  可是怎么发财呢,像地条钢这样的好买卖,估计是没有了,那还能搞啥?编织厂这年把好像也平平踏踏的,没有像预想中的那么好,还没能给他带来票子。不过话说回来,也还可以,除去一切开支,一年也还有个几万块,这在当地来说,那可是数一数二的牛!可马小乐没拿那个钱,都给了柳淑英。原来赵如意想生第二胎的事情给耽误了,没生成,也不打算再生了,就把希望寄托在了二愣子的治病上。赵如意听说二愣子这病能治,说在头上开那么一刀,二愣子就能像正常人一样了,所以一门心思就想把二愣子给治好。在这件事情上,柳淑英当然不会说不同意,她比谁都希望二愣子能正常起来。但是,这上面的花费却不是开玩笑的吓人,十多万!当初柳淑英把这个事情跟马小乐讲了,马小乐第一反应就是把编织厂赚的钱都给她。柳淑英感动得抱着马小乐呜呜地哭了,很动情。尔后很认真地对马小乐说,以后她不会再他和睡觉了。马小乐问为啥,柳淑英说她用了他那么多钱,如果再睡下去觉得别扭,感觉就像是某种交换,她觉得很羞愧。

  柳淑英这样的回答让马小乐无法再强求什么,说那行,就等几年,等二愣子的病好了再睡。柳淑英说行,到时她会帮他好好打理厂子,不拿工资,那样心里就能接受了。
  马小乐说行,但他提出来还得最后再睡一次。柳淑英想了想,点头同意。
  那天晚上,马小乐把柳淑英带到了他的宿舍,没开灯,但窗外有月光。柳淑英自己脱光了,静静地躺在床上。黑黑的小屋子里,借着玉色的月光,柳淑英像一条雪亮的银鱼子一样,舒展地仰在床中央。
  马小乐咽着口水,趴在床边,伸手摸弄着柳淑英,从床头到床尾,翻过来调过去,柳淑英被弄得水滋滋的夹不住腿,几欲无法忍耐,羞问马小乐为何还不上床。马小乐觉着以后起码两年内不能再和柳淑英睡了,心想总得摸弄个过瘾,也不打理她,只管贪婪地又捏又搓。
  最后,柳淑英哼哼地坐起了身子,伸手抱过马小乐膀子,硬是拽着他上得床来,还迫不及待地解开了马小乐的裤子。
  这种感觉马小乐觉得很曼妙,以前都是他迫不及待地解柳淑英,而现在是柳淑英在解他,有种强烈的胜利征服感!
日期:2011-12-23 21:31:17

  那一夜,是狂风暴雨的一夜,就连床前的桌子,也被乱蹬的脚给踹倒了。“哐朗朗”一阵响,连同桌子上的碗盘,嘈杂得很。然而这一切没有对马小乐和柳淑英造成丝毫的影响,两人像麻花一样拧在一起,时而起伏、时而翻滚,更和着发自心底的快嚎释放,俨然就是一个欲壑之谷。
  曾经有过的许诺,一并实现了。

  马小乐说过,要让柳淑英有尿尿的快感。
  在刻意的揉击之下,柳淑英叉内的那个皱点,不断传导出的舒慰,像列车一样呼啸着涌进柳淑英的脑下,汇成一股强悍的冲击波,彻底撞开了她身体深处的那道箍墙。在这里发的很多内容都被编辑删减掉了,有可能是描写儿童不宜的细节太多了。感觉内容脱节或者想看未删减版的朋友谷歌搜索“心情游记:我在农村的情欲故事”即可进入我在旅游网的博客,那里更新的内容比这里多。
  “呜——”柳淑英仰着脖子喊叫了起来,两手推着马小乐,“起来啊,我,我……”还没说完,从头到脚的颤缩劲儿,聚集到小腹底层,迅速化成一股难以控制的洪流,直冲出来。
  柳淑英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硬生生地讲马小乐推离了自己的身体,马小乐像飞碟一样向后飘去。
  然而柳淑英底下喷出的那股汪洋恣肆的热流,在空气中划着“滋滋”的声音,分成几波,追着马小乐的身体刺了过去。
  马小乐就像被击中的鸟儿一样,瘫落在柳淑英的脚头。马小乐啊啊地叫了两声,伸手摸着身上的热乎乎的液,故意道:“阿婶,你尿我!”
  柳淑英不知道,那就是女人的泄身,她还真以为是自己尿了,再加上马小乐这么一说,很是为自己的失控而窘迫,忙抓了自己的衣服,要坐起身子帮马小乐擦干净,可是她哪里还能做得起来,浑身软绵绵的。

  接下来的这个过程有点长。
日期:2011-12-23 21:38:52

  反正最后马小乐像件厚沉的大衣一样,静静地覆在柳淑英身上时,脑海里反复想的是,他为何那么迷恋柳淑英的身体。难道仅仅因为是他第一个睡的女人?马小乐不知道,他不能肯定。
  不过那些事情并不重要,至少现在来说太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必须摸清吉远华的心思,这直接决定了他是继续在官场上混摸,还是转移方向一门心思赚钱发财。

  马小乐的想法没有错,吉远华近来确实也在考虑,是不是还要继续和马小乐与庄重信斗下去。按照冯义善的意思,那是要斗到底的,可吉远华不是傻子,也想到了自己的将来:等明年人代会过后,当个县zf办主任,好好干下去还挺有指望,如果一味地和马小乐他们纠缠下去,能得到啥好处?再说了,那马小乐也不是个省油的灯,万一要是他撕破脸皮失去理智,也难收拾得很,搞不巧他马小乐来个鱼死网破,那就更不值了。

  吉远华开始动摇了,他想走自己的官坦大道,不能跟在冯义善后头没出息地在乡里乱斗了。当然,这个想法还不能跟冯义善说,要不他不高兴,也是件麻烦事。
  庄重信也再盘算着自己的事,总觉着得罪了吉远华不是件吉利的事。再想想自己和吉远华没有直接的冲突,一切还可以抹平,所以只要碰到吉远华,就会和颜悦色地打着招呼,还暗示性地说,年轻人眼光要放长远,不能被别人给牵引了,只盯着脚下看,那可爬不高啊。
  吉远华心里有数,知道庄重信啥意思,而且他也想了,即便以后当了县zf办主任,也得有点乡镇基础,庄重信是沙墩乡一把手,他又是从沙墩乡出来的,没有理由搞不好关系。所以,吉远华对庄重信的“教导”很是服顺,总是点头笑着说是是是。在这里发的很多内容都被编辑删减掉了,有可能是描写儿童不宜的细节太多了。感觉内容脱节或者想看未删减版的朋友谷歌搜索“心情游记:我在农村的情欲故事”即可进入我在旅游网的博客,那里更新的内容比这里多.这段时间,最难受的要数冯义善了,他察觉到了吉远华的变化,心里急火急火的,可也没啥办法,而且这事还不能摆明了讲。冯义善很恼火吉远华立场不坚定,照他的脾气,肯定得给吉远华弄点麻烦事出来,可他又想了,弄些麻烦当然可以,但能阻挡得了吉远华升任县zf办主任么?不能!既然不能,那就犯不着再得罪吉远华了,要不到时吉远华和庄重信、马小乐他们联起手来对付他,他可就没什么招架之力了。所以,得稳住吉远华,啥事都顺着他,不让他为难,这样就能贴紧他,多少也还有点靠头。

  每个人都如此算计,沙墩乡zf大院竟然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和谐,尽管是表面上的,却也是真实的。以庄重信和冯义善为首的党政两班人马,都围绕着吉远华这个核心,开会时没有了争吵,意见达成也是出奇的一致。
  也正因此,沙墩乡大院里好多人都暗地里喊吉远华“吉书记”。吉远华对这个称呼很得意,但表面上很生气,说不可以乱喊。
  这期间,马小乐是比较落寞的,但刚好有了一个蛰伏的机会,蛰伏到吉远华敲锣打鼓离开沙墩乡去县里,那时,他就可以继续在庄重信的扶持下在乡zf大院里扶摇而上了。让马小乐庆幸的是,毕竟吉远华没有和他斗的迹象了。“看来还能在官场上混混!”马小乐每每自言起来,还有些许的惬意。
  还有,蛰伏有蛰伏的好处,比较清闲。
  马小乐时常往县里跑,直奔关飞,当然,几乎每次都有葛荣荣,但马小乐想接触的是米婷。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