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农村的情欲故事》
第148节

作者: tudouwx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1-12-23 20:52:51

  吉远华知道冯义善的意思,“冯乡长,你是说我们的烤烟叶?”
  “嗯。”冯义善点点头,面色凝重,“庄重信和马小乐,尤其是那马小乐,机灵得水底都能望人,怎能不知道咱们在里面做了手脚?当然,他们也不可能挑明了说的,心里都有数就是了,往后咱们也不提,只是得多加小心,要不咱们的烟叶烤制也不会顺当。”
  “没事,冯乡长,到时我找我舅舅,先和县烟草局打声招呼,给相关领导啥的表示表示就行了。”吉远华道。
  “那是一定的,但即便如此,也还是得小心点,总归小心使得万年船。”冯义善眼睛微闭,“好了小吉,你去跟供销社老刘说说,煤炭的事先不要急,咱们得稳住了,今个夏天就不开工了,等到秋天的吧。”
  “还是按照之前的计划量烤制?”吉远华问道。
  “不,减一半。”冯义善睁开眼,“现在照地里产量的一半留下来,实在不行还可以再减,反正得悠着点烤。”
  “知道了冯乡长。”吉远华答应着退了出来,又被冯义善喊了回来,“小吉,你到计生办去看看,让吴主任来向我汇报下工作。”
  “好的!”吉远华关上门走了,心里骂开了,“老不死的东西,我还没捞到摸弄下那吴仪红呢,结果天天被你喊去汇报工作!”吉远华下了办公楼,往平房区的计生办走去。
  办公室只有吴仪红一个人在,在翻弄着抽屉,稀里哗啦的。吉远华没敲门,直接进去,一开口说话把吴仪红吓了一跳。吴仪红猛地一惊,“砰”地一声关上了抽屉,吉远华看到了抽屉里好像尽是些套套,各种各样的,估计是免费发放的,被吴仪红拿了些私藏起来。
  “吉乡长,有啥是不?”吴仪红站起身来,笑吟吟地看着吉远华。吉远华瞧着吴仪红,心想要不是冯义善的原因,肯定扒光了按在办公桌上一阵揣捣。不过那不可能,不能走马小乐的老路,那是马小乐犯的错误。想到了马小乐,吉远华心里又不高兴了,觉得马小乐凭啥就能把吴仪红给搞了,而他却不能呢?
  越想越气愤,吉远华看着吴仪红,“吴主任,冯乡长找你去,要你汇报工作。”
  “哦,那行,我知道了。”吴仪红若有所悟地点点头,“没啥别的了?”
日期:2011-12-23 20:55:34

  “没了。”吉远华扭头就走,吴仪红也跟着出来了,“吴主任,汇报工作怎么不带上材料的?”吉远华实在忍不住,想弄上几句。
  “哦,情况很简单,说说就行了。”吴仪红没想到吉远华会发问,回答得有些慌乱,以前不会,因为以前吉远华和她一样,都是办公室副主任,可现在吉远华已经是副乡长了。
  “哦,是这样。”吉远华斜着眼睛,又说道:“反正有那张嘴就行了。”
  吴仪红根本不会想到吉远华会说出这种话来,所以压根就没往那上面想,“那可不是,反正要当面汇报,就算带了材料,那也还得用嘴说说。”
  “呵呵。”吉远华吊着眉毛笑了,“恐怕那嘴说得都是哑语吧。”
  说到这里,吴仪红哪里能不明白,不过她一点都不生气,反而装嫩,娇滴滴地打了下吉远华的肩膀,“说啥呢你!”吴仪红这么对吉远华是有想法的,不管怎么说,人家吉远华是有关系的人,以前倒没认识到这个厉害性,要不在马小乐之前就和他搞上了。现在通过吉远华的提拔,吴仪红算是才明白了道理,直怨恨自己之前头发长见识短,没能攀上他这颗大树,要不没准也还能在提拔提拔呢。
  吉远华算是过了点嘴瘾,咔咔地加快了脚步。吴仪红跟在后头,想喊住他再多聊聊,好热乎热乎关系,但已经出了办公室,外面人多眼杂,万一要是被人看见了在冯义善眼前谗言一番,那她的日子就很不好过了。本来和马小乐的事已经让冯义善怒不可遏,虽然最后原谅了她,可对她的震慑还是蛮大的,她已经不敢再搞啥动作了,毕竟现在靠的还是冯义善,吉远华,油头滑脑的,还不知能不能靠上呢,可不能犯傻。

  吴仪红“汇报”的事情就不说了,过程有点长,不过也还都是老一套,冯义善搞不出什么花样,弄来弄去还都是在录像里看到的那几个动作。
  却说吉远华径直来到了供销社,主任老刘不在,吉远华便闲转起来,走到后院,碰到几个人在装煤,吉远华问是哪儿的,回答是农机站。吉远华一听就明白了,是炼地条钢用的。吉远华不愿多插嘴,心想这事差不多完了,可不能再惹出什么是非来。刚想回头走,却被一个人喊住了。
  “吉乡长,下来视察工作的啊!”
日期:2011-12-23 20:59:41

  吉远华回头一看,是马小乐,一时觉得挺不自在,忙说是来找刘主任有事,碰他不着,所以到处找找看。马小乐笑笑说,刘主任也在找他呢,估计是走了两叉路,没碰到。

  吉远华哦了一声,问马小乐来干啥的。马小乐一点不含糊,指指正在运煤的工人,开玩笑地说铁匠铺子里要用。吉远华心里有数,马小乐话有所指,便赶紧借口走开,不再说下去。
  马小乐说得没错,供销社老刘主任的确在找他,谈煤炭的事,自打马小乐说不再大批量要煤炭之后,吉远华那边也没啥动静,所以找他问问。老刘还不知道,吉远华这边也已经不要煤炭了,起码得等到入秋之后。
  吉远华往回走,在zf大院门口遇到了老刘,便把事情说了。老刘说行,怎样都行,那就等入秋再用。其实老刘心里是不高兴的,夏季是用煤的淡季,存煤量大,刚好可以大批量地出手,吉远华说好要用的,谁知现在又不用了。
  冯义善和吉远华就这么耗下去了,庄重信和马小乐也耐得住心,稳住不动,表面上看还挺和睦,开会时也都谈笑风生,一团和气。
  “小马,你觉得冯义善他们是不是打算不烤烟叶了?”庄重信偶尔沉不住气,把马小乐喊道办公室里问。马小乐心里有数,因为他知道冯义善和吉远华把近一半的烟叶都窖藏了起来,不用说,那肯定是要烤的。

  烤烟叶的地方就在烟叶种植地旁,算是野外了,比较隐蔽,要是晚上开工,也不容易被发现。当然,再隐蔽也是瞒不住的,就跟农机站里炼地条钢一样,只要是想去探听,肯定能知晓。
  马小乐在知道烤烟叶的窖窑里开始冒烟的时候,树上的叶子已经发黄了,风吹在身上也有了些冷意。
  庄重信得到了消息,立刻摩拳擦掌起来,“机会终于来了!”庄重信要马小乐立刻安排人去县烟草局举报,马小乐说得离开沙墩乡,找陌生的面孔去举报,要不到时露了马脚可不好办。这方面庄重信对马小乐很信任,说尽管去找,有啥费用只管回来报销。
  马小乐能找谁呢,关飞。

日期:2011-12-23 21:04:05

  已经相当长时间没和关飞联系,自上次沈绚丽的事件后,他还没联系过关飞。电话打过去,还好,关飞还在,不过声音好像很疲惫。马小乐问怎么了,关飞说太累了,现在除了上班,自己还搞点事情。
  关飞对马小乐说,上次的事情还没谢谢他呢,帮了个大忙,把沈绚丽给找了回来。马小乐说是应该谢谢他,可遭了不少罪。关飞嘿嘿笑了,说谁叫他运气不好。马小乐说是运气不好,活该倒霉,差点栽进了派出所。关飞一听,说不是那事,马小乐问是啥事。
  “啥事你不知道?”关飞的口气很神秘。

  “真不知道,你说的运气不好,到底是指啥?”
  “嘿嘿,就是你没能尝尝沈绚丽的味道啊!”
  “搞不死的!”马小乐骂道,“这话你都说得出,我跟她是啥关系,沾不到边的,怎么能乱搞!”
  关飞依旧嘿嘿地奸笑着,说就是能沾到边那也不一定。马小乐说为啥就不一定,没准还干柴烈火呢,一碰就着火。关飞一听,哈哈地大笑起来,“老同学,告诉你吧,即便是个大火炉,在沈绚丽面前恐怕也得灰头灰脑地灭了!”
  “为啥?”马小乐不解。
  “因为她有毛病。”关飞的口气很权威,“性冷淡!”
  “性冷淡?”马小乐一惊。

  “对,就是不喜欢搞事的病,看到男女间那点事还犯恶心呢!”关飞笑道,“你说这样的女人,你能和她干柴烈火地着火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