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农村的情欲故事》
第147节

作者: tudouwx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没过五分钟,“砰砰”的敲门声突然响起,马小乐一惊,以为是沈绚丽又回来了,不过想想可能性不大,觉得应该是老李。
  开门一看,出乎意料,竟然是葛荣荣!
  “葛……”马小乐刚要惊呼葛荣荣,就被葛荣荣挡了回去,“没有葛,喊我荣荣!”
  “荣荣,怎么会是你?”马小乐看着一脸兴奋的葛荣荣,实在是想不出她怎么会神出鬼没地跑过来。
  “怎么了,不可以么?”葛荣荣蹦蹦跳跳地来到床边坐下,“咿,小乐,怎么问道一股香味?”
  “啥香味?”马小乐望着葛荣荣认真的脸,“你身上的香味?”
  “不是,是别的女人的香味,我能闻得到。”葛荣荣很夸张地嗅着鼻子。马小乐知道,那是沈绚丽身上的香水味。
  “瞎说!”马小乐走到葛荣荣身边,点着她的脑袋道,“你以为你是狼狗么,嗅觉那么灵敏。”

日期:2011-12-23 17:29:59

  “嘻嘻。”葛荣荣不再闻味了,从包里掏出一个很精致的盒子,“小乐,送给你的!”马小乐接过来掂了掂,不知道是啥东西,“送给我的礼物?”
  “嗯。”葛荣荣幸福地点着头,“打开看看!”
  马小乐小心翼翼地打开了,是块手表。“手表?”马小乐挺高兴,这下看时间就方便了。戴上手表,马小乐左看看右瞧瞧,喜不自禁,“荣荣,多少钱哪?”
  “无价!”
  “哦,那就是一分钱不值了。”马小乐一点都不笑,撇着嘴点着头。
  “去你的,才不是呢!”葛荣荣急了,站起来捶打着马小乐的肩膀,“就是多少钱都买不到,因为是我精心挑选出来送给你的!”
  “哦,明白了,那你可早说啊,你不知道我头脑不转圈么!”马小乐嘿嘿笑着,拍着葛荣荣的肩膀问道,“荣荣,还没回答我呢,你咋找到这里来的?”
  葛荣荣说是关飞告诉她的。原来关飞早晨八点多钟起来后,到榆宁酒店找马小乐,看看是什么情况,但那时马小乐去派出所了,没找着,而关飞并不知道沈绚丽也住在酒店,所以,关飞一无所知地回去了。因为着急,便打电话给葛荣荣,问马小乐有没有找她,他以为马小乐应该联系葛荣荣的。关飞在电话里把昨晚马小乐急吼吼地找她的事情拎出来讲了,葛荣荣知道了,很兴奋,早晨上班后就请了假,急匆匆到商场买了手表后就来到榆宁大酒店,到吧台查看了登记,最后找到了马小乐。

  对葛荣荣的热情,马小乐有种幸福感,可是好好地想了一想,觉得还不应该接受。如果是在昨晚,或许马小乐会迫不及待地欣然接受,没准还得把葛荣荣给骑了下来,可是经过昨夜的一番折腾,马小乐越来越觉得他和葛荣荣之间似乎缺少那种男女间的东西,特别是见到了米婷,葛荣荣对他来说就更像邻家小妹了,很难再起那种心思。
  “荣荣,你买手表给我干啥?”马小乐故意问。
  “你说呢。”葛荣荣的眼神是热烈的,专注地看着马小乐。马小乐明白葛荣荣的心思,可只能装糊涂。马小乐也琢磨着,看到底他对葛荣荣是不是有非分之想,便也瞧着葛荣荣,使劲朝那方面想,想葛荣荣被他脱光后扔在床上扭捏的情景。
  没有用,马小乐觉得自己一点欲望也没有,下面反应也起。
  “小乐,发什么呆?”葛荣荣察觉到马小乐那定定不动的眼神了。
  “没,没发呆,我在想事情。”马小乐不再想了,抬手看了看手表道:“荣荣,你觉得我戴你送给我的表合适么?”
日期:2011-12-23 17:35:11

  一听这话,葛荣荣脸色顿时不高兴了,反问马小乐觉得合不合适。马小乐看着葛荣荣的脸,一时又不忍心刺激她,说合适也不合适。葛荣荣问为啥,马小乐说他现在有些稀里糊涂的,搞不清该怎么做。葛荣荣听了,翻了翻眼睛,问马小乐那为何昨晚那么急着找她。马小乐摸了摸耳朵,说昨晚喝多了。葛荣荣笑着说,酒后说真话露真行,看来他心里还是有她的。
  “有,当然有了!”马小乐道,“不过吧,大多时间里,我觉得你就像是我的小妹妹一样,很可爱。”
  “除了小妹妹的可爱,还有没有别的呢?”葛荣荣追问。
  马小乐想说没有,但看着葛荣荣企盼的眼神,一时又说不出来,“好像也有,但模模糊糊的,还没有啥确信儿,说不清。”
  葛荣荣笑说那就是模棱两可的状态,也算是正常。马小乐也跟着笑呵呵地说,那得最后等看是模还是棱,才能定下来,他有打算了,以后尽量再少点和葛荣荣接触,让她自己感觉到他没那个意思,那样对葛荣荣来说或许进退的余地要大的多,也不至于她太放不开。

  葛荣荣没再多说什么,只是说她会坚持她的想法,然后说中午一起吃饭。马小乐说实在是赶不急了,得马上回去,本来昨晚就该赶夜回去的,已经耽误了一宿,绝不能再耽误了。葛荣荣也没有再强求,说那行,工作还是重要的。
  回去的路上,马小乐坐在副驾驶的位置,无力地靠在座位上,闭着眼眼睛说一切像演电影似的。司机老李还是笑,不说话,装作啥事也不知道。
  出了县城,车子行进再通往沙墩乡的泥土大路上。马小乐睁眼看着车窗外郁郁葱葱的杨树,枝叶浓密的透不过阳光,不过也有偶尔的缝隙,让金灿灿的阳光钻了过去,投下点斑驳的色彩。
  摇下车窗,马小乐深深地呼吸了下,“哎呀,还是这里的空气好,多新鲜!”
  大路两侧的庄稼地一派生机,成熟的和没成熟的,都孕育着沉甸甸的希望,在阳光下摇曳着无比的喜悦。

  “老李,你说要是咱乡里到时跟县城一样,再也看不到庄稼了,你有啥感觉?”马小乐突然问。
日期:2011-12-23 17:42:23

  “嘿嘿,那也好啊。”老李憨憨地笑了,“那咱们老百姓也可以天天上班了,下雨天也不用走泥路了,都是水泥路,干净呐!”
  老李的回答没有引起马小乐的共鸣,老李的想法跟马小乐截然相反,马小乐觉得他还是比较喜欢乡村里朴实的生活,天上下雨地上泥的,还有鸡飞狗跳,很舒坦。在这里发的很多内容都被编辑删减掉了,有可能是描写儿童不宜的细节太多了。感觉内容脱节或者想看未删减版的朋友谷歌搜索“心情游记:我在农村的情欲故事”即可进入我在旅游网的博客,那里更新的内容比这里多。
  不过那些都是想想罢了,马小乐直了直身子,点了支烟提提精神,估计办公室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呢,眼下第一件要做的就是向庄重信汇报下地条钢的事情。

  回到沙墩乡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两点多了。马小乐和老李到饭店点了两个菜,吃了几碗米饭,便进了zf大院。
  庄重信听了马小乐的汇报很高兴,说处理得很好,干工作就要这么活套,要不就会吃亏!
  “小马,现在是该回点颜色给冯义善瞧瞧了,狗日的,背后捅了我们一刀子,不能就这么忍了!”庄重信咬着牙根道。
  庄重信提到冯义善,冯义善正懊恼呢,和吉远华一起,两人闷在办公室里嘀咕,县质监局咋就没查出啥动静的呢,就现在,农机站大院里的地条钢还在呼啦呼啦地冒着烟。
  “冯乡长,我看庄重信他们也肯定是找人托上关系了,要不没这么大胆子还继续生产。”吉远华说道,“当然了,现在的生产也是暂时的,估计熔完也就收手了,这两天我探听过,他们已经不收购原料了。”

  “哦,看来我们的举报还是起到了效果,可是并不如我意啊。”冯义善摸了摸光溜溜的脑门,叹着气道:“生产虽然是停了,不过没给他们抹上点黑,不是很好啊。”
  “是啊,按照我们想的,这次查了他们让上面知道,肯定要影响他们的业绩。”吉远华道,“其实也是个失策,我们应该把县报的记者请来,到时在报纸上给他们的地条钢曝个光,那时他们就是再怎么找人托关系也于事无补!”
  “唉,这就是经验呐!”冯义善不无懊悔地说,“早想到这步棋,估计庄重信和马小乐那小子,两人应该抱头痛哭了。”
  “下次,如果再有下次,一定这么办!”吉远华用右拳头击打着左手掌,极其惋惜地说。
  “也不要太难过,机会肯定还会有,只要马小乐那小子在,指定还会有瞎捣鼓的,到时再好好治治他们!”冯义善道,“不过小吉,也别老是把目光放在他们身上,咱们自己也得小心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