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农村的情欲故事》
第125节

作者: tudouwx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就这样忍耐着,终于到了医院。
  妇产科在后楼,马小乐心里一阵高兴,刚好不用去前楼,也省得碰到金朵了。
  跑前跑后,一番检查后,结果出来了,一切还算正常,就是有一条没通过,血压太高,两次体温超过了三十七度半。
日期:2011-12-18 20:46:44

  “对不起,现在不能流,手术前四小时内,两次体温检查都在三十七度半以上,不能流。”医生冷冰冰的话语,让马小乐的心凉透了,“医生能再量量么?”

  “不能,已经量过两次了。”
  “那等等再量!”马小乐是铁了心要把沈绚娜的事给办了,要不关飞联系地条钢厂的事会分心,耽误时间。
  “等啥,你钱多住院呐?”医生斜了一眼。
  “住!”沈绚娜高声一喊,“哪里见过你们这样的服务态度,我们看病,你们赚钱,我们就是你们的衣食父母!你还摆出个臭架子来,唬人哪?!”
  医生也是个怵头,见沈绚娜这么不饶人,不想惹啥麻烦,只说愿意住就到住院部去交钱,走了。

  马小乐一想,沈绚娜一住院,这得多长时间哪,那边正事还没完呢。“沈姐,你瞧这医院,就这德行,技术肯定不咋地,我看啊,还是到中医院去,咱不图别的,就图个心里痛快!”马小乐循循善诱,沈绚娜还真是吃这一套,上了劲似的说好,结果两人就来到了县中医院。
  又是一番检查,出鬼了,啥条件都符合。当即,沈绚娜就跟医生进手术室了。
  时间不算长,一个多小时后,沈绚娜扶着墙走出来了,“吕大喜,快来扶我。”马小乐听得出,沈绚娜的声音很虚弱,“沈姐,还回宾馆么?”
  “回,要不也没地方啊。”沈绚娜勾着马小乐的脖子,“要说还得就在第一人民医院,这里的技术还真不咋地,不应该赌那个气,从来没这么疼多。”

  “沈姐,你流几次了?”马小乐问。
日期:2011-12-18 20:51:28

  “三次了,算上这次。”沈绚娜道,“前两次都是我老公的。”
  马小乐点点头,也不多问,不想多事,只想尽早把沈绚娜送回宾馆去。

  沈绚娜着实是虚得很,上了出租车就迷迷糊糊地睡了,到了广发宾馆门口,还是昏昏欲睡。马小乐只好扶她下来,架着她进去。
  安顿好了,沈绚娜让马小乐去给她买点补品,啥补血的补气的,两大包。自己又在宾馆订了银耳汤和燕窝粥,这才沉沉睡去。
  马小乐终于出了口长气,迈着轻快的步子下了楼,准备去找关飞。
  刚走到大厅,候客区就传出一个声音,“马小乐!”紧接着,一个轻盈的身影从沙发里弹了起来。
  是葛荣荣。
  “这回我是没看错了啊!”葛荣荣走过来不阴不阳地说道,“一下午遇你两回,我就琢磨着奇怪了,明明是马小乐,怎么成吕大喜了!”
  “两回了?”
  “走的时候一回,来的时候又一回,亏得我眼尖,看到你背影就认出来了。”葛荣荣斜着眼道,“我跟进来等着,果然你出来了,提两大包东西呢?”
  “葛荣荣,我跟那女的不认识!”马小乐认真地说。
  “不认识?”葛荣荣眼睛一大,“马小乐,你是怎么了,说瞎话吧你,还不认识呢,一起做出租出去,回来又买东西给人家,这叫不认识?”
  马小乐早就知道葛荣荣喜欢他,看到这样的场景当然会醋意大发,虽然他没把葛荣荣当成啥发展对象,不过觉得也有必要跟她解释一下,万一要是哪次同学聚会啥的,她一通乱说,那可没好面子。
  马小乐说了五分钟,从始至终,一五一十,说了很详尽。

  葛荣荣对马小乐的解释将信将疑,马小乐说不信可以,就跟他去到关飞那里,看看他说得是不是真的。葛荣荣见马小乐这么坚决,不怎么怀疑了,倒是对关飞感叹起来,说真是没想到,关飞这小子还能当小白脸。
日期:2011-12-18 20:56:32

  葛荣荣没和马小乐一起找关飞。马小乐自己不耽误时间,把葛荣荣送到环保局大门口,拦了出租说去五金公司,甚至都没来得及和葛荣荣好好说一声再见。
  葛荣荣抱着膀子,撅着嘴巴看着马小乐坐着出租车飞驰而去,气呼呼地说道:“真是个笨蛋,不开窍!”尔后,低着头走进了环保局大院。门卫老大爷看到了,嘿嘿笑了,“这丫头,等嫁了。”
  马小乐感到五金公司,上楼找到了关飞,一眼只见老李。“老李,关飞呢?”马小乐问。

  “出去了,说已经找到指导师傅,正联系熔炉的事。”老李不紧不慢地说。
  “哦,那就好!”马小乐点点头,倒了杯水坐下来,“娘的,关飞这小子,有福气,上班拿工资,玩女人也领工资!”
  老李嘿嘿笑着,低头喝茶。
  “老李,能不能说胡句话,咋啥时都憋着呢!”马小乐没有对话的,觉着很没劲。
  “那女人肯定不咋地,除了钱。”老李瓮声瓮气地说了一句。
  马小乐一听,乐了,“呵呵,老李,看不出来,眼光挺毒!”
  老李嘿嘿干笑了两声,“哧啦哧啦”地只顾喝茶。
日期:2011-12-18 20:59:18

  马小乐看老李实在是三棍子才打出个屁来,索性不和他说了,起身走到屋外,准备到处看看,关飞刚好到了。
  五金公司大楼走道里和一墙之隔外的街道上截然不同,很安静,刚好让两个年轻人相互盘询着各自关心的事情。
  “我的事咋样了?”马小乐急切地问。

  “我的呢?”关飞同样很关心。
  “解决的风平浪静!”马小乐点着头说。
  “你的事也挺风调雨顺的!”关飞哈哈笑着,又掏烟抽,“明个一早,你就把专家带走,熔炉的事情我已经给你联系好了,估计两天内能到货。明天你先把专家带回去,选个地儿,让他看看怎么安排熔炉、沟槽和冷水池啥的,到时熔炉一来,装上去就可以点火!”
  “行,关飞,利落,办事利落!”马小乐“啪啪”地拍着关飞的肩膀,“下周厂子揭牌开张,年底算算帐,要是赚多了,少不了你的!”
  “揭牌?”关飞伸着脑袋,撑着眉毛问。

  “咋地,你还想去剪彩啊!”马小乐嘿嘿笑着,“那还轮不到你,能剪彩的,大小起码得是个头儿。”
  “哎哟,老同学,我说你是怎么了,不上路的时候比驴还笨!”关飞道,“不是说了么,地条钢的事,不是光明正大的,要不还怕质监局查么?得缩着尾巴,能点火就不错了,还挂牌呢,你是嫌被查的晚了是不?”
  马小乐一听,恍然明白了,摸着后脑勺不好意思地笑了。
  晚上,马小乐和老李没走,为了等早上的专家,省得来回跑腿。

  专家姓贾,瞧上去挺实在的一个人。“贾专家,辛苦你了。”马小乐把五百块钱放到他手上,这是关飞交待的。
  贾专家也不客气,若无其事地装起钱,手一挥,“走!”
日期:2011-12-18 21:04:04

  车子一路上跑得特别快,马小乐心里头着急,熔炉就这两天到,场地还没选好呢,到时炉子没地安置,专家再一走,回头又又要麻烦。现在急急赶回去,向庄重信请示下,不行还用乡农技站的大院。马小乐琢磨过了,当初他整柳编厂的时候,在农技站搞得红红火火,现在他把地条钢冶炼再放进去,也来个红红火火。不过马小乐不确定的是,现在农技站好像有点起色,厂房院地啥的还不一定能借出去用呢。不过马小乐相信,好好向庄重信建议下,应该问题不大。

  回到沙墩乡的时候,几乎就算中午了。马小乐让老李安排贾专家吃住,自己风风火火地找庄重信汇报。
  庄重信对马小乐的意见直接拍板,立马就把农机站站长喊了过来,说当初冯义善借用你们的厂房,你二话没说就同意了,现在我借用你们的院子,行不行?
  农机站站长面对庄重信这种口气,擦了擦额头的汗,连说好好好,没问题。
  “就今天下午,我让马主任去测量了,看看靠一个角落划一块地出来。”庄重信不紧不慢地说。

  “今天下午?”农机站站长摇了摇头,“院子里乱着呢,到处是废铜烂铁的,还有一些旧钢材,搬清那可得费事了,没有一天两天的搬不完。”
  马小乐在旁边听得真切,马上接过话:“那不刚好么,到时厂子需要的就是废铜烂铁旧钢筋的,到处收还来不及呢,你还搬啥呢,别搬了,就当是卖给厂子了。”
  “这……”农机站长迟疑起来。
日期:2011-12-18 21:07:3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