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农村的情欲故事》
第120节

作者: tudouwx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马小乐捂着鼻子出来了,赶明儿得好好晒一晒,要不可真没法住。可眼前的问题是,得到哪儿去找地住。
  只有找金柱了,到编织厂去。
日期:2011-12-18 11:16:49

  也许是酒力的缘故,马小乐边走边想着柳淑英,要是她现在还住隔壁多好了,敲开门进去,那还不翻来覆去地好受一回么!
  走到前后院搭界的拱门,马小乐向东面望了一眼庄重信的家里,琢磨着这会庄重信正在出苦力。

  这一想可不要紧,马小乐哀叫着跑了回去。
  怎么呢?
  马小乐想到了庄重信就想到他的狗鞭酒,想到他的狗鞭酒就想到他的宝贝,阿黄的鞭!
  这么大的霉气天儿,那狗鞭还能安在么,要是长了大霉头失去效力,那可是天大的损失了!要知道从庄重信这事上,马小乐对阿黄的鞭看得可重了,老想着有一天要是把那些个鞭都泡了酒,从县里到市里,凡是有那种毛病的领导每人送一小瓶,岂不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么!
  跑得太急匆,马小乐的脚趾头磕在石子上都破了皮,可他毫不在乎,仍旧跨着大步往回冲。
  颤抖着拉开抽屉,摸出那用塑料纸包裹的东西,在灯光下打开。
日期:2011-12-18 11:21:42

  马小乐能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就像过年时擂响的大鼓声一般宏大。
  打开了。
  不是一般的霉变。
  懵了。

  马小乐呆呆地拿着霉得不像样的那点狗鞭,嘟噜着两片嘴唇,悲痛欲绝。“这都是啥玩意塑料纸啊!”马小乐就差嚎啕大哭了,“咋就不隔潮的呢!”
  其实不是塑料纸不隔潮,是马小乐捆扎的不好,松开了,进了潮气。可能加上干狗鞭的特性,见潮就吸,那还能留得着么!
  马小乐抱着最后一点希望,希望长霉的只是个皮,里面还好!
  捻着两个指头,轻轻地撮着。
  再轻也没用,已经霉透了,撮到最后,还只是捻着两指头霉丝子。
  “唉!”马小乐的叹气声里有无尽的懊悔,悔到眼角都渗出了泪珠子,哗哗地往下淌。都说男人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看来马小乐为阿黄的这点鞭,的确是伤心到家了。
  眼泪再怎么流,也有收住的时候。几分钟后,马小乐擦了擦眼角,自语道:“马小乐啊马小乐,你这是遭天谴了啊,把这么个好玩意给糟蹋了!”说完,把那些霉变的毛毛还是用塑料这包了,用绳子扎好了,重新放回了抽屉,“唉,虽然你霉了,不中用了,可你是阿黄身上的,我留着!”
  天是闷热的,宿舍里更是难耐。
日期:2011-12-18 11:27:39

  马小乐身上满是臭汗,走出宿舍的时候,才感到有些透亮,在宿舍里实在是太闷了。
  走到水龙头前洗了把脸,马小乐似乎从失去阿黄狗鞭的悲痛中有些恢复了,想想那狗鞭是绝无仅有的,失去固然可惜,不过对于他本身来说,已经是极度受益,也可以说是死而无憾了,相当于给了他第二次生命。而且关键时刻还帮了他,取得了庄重信的深度信任。
  如此来说,已经足够了,至于以后的事情,都是说不着的。可能这就是天意了,马小乐安慰着自己,事情是靠做的,慢慢来,稳步前进,相信凭着自己的努力,也应该不会差到哪儿去。再说了,指不住当初马长根给他狗鞭的死后,自己也还截了一段留着呢,要是那样的话就好了,等有空的时候再顺便问问。
  想到这里,马小乐的心里舒服多了,做了几次深呼吸,朝柳编厂走去。
  已经是半夜12点多了,马小乐走出大院时,老孙还没睡,他已经习惯了,不超过两点钟睡不着。
  马小乐想想和老孙还是同一战线过的呢,便走过去说话,还给老孙递上了一支好烟。

  传达室里也很闷热,房顶上锈迹斑斑的吊顶电风扇虽然“呼呼”的转着,不过扇出来的也还是热乎乎的风。马小乐抬头瞅瞅,真担心哪一刻这破吊扇转悠得散了架,飞转的风扇片子把老孙给伤了。不过这话不能说,说了兴许老孙会说他在咒人。
  “马主任!”老孙乐呵呵地从黑乎乎、油腻腻的藤椅上站了起来,“我这传达室可是个福地儿,瞧你,刚来没那么几天,就到党委办去了。”老孙美滋滋地点上了烟,“要说这党委办,比zf办可强多了,我在这里这么多年,那可都是看在眼里的。”
  马小乐不想听老孙唠叨,这事他也懂,“孙大爷,你坐着歇吧,这么晚了不能打搅你,改天有空再来听你讲解讲解!”马小乐笑着摆摆手,老孙说好好好,那你去吧。
  出了传达室,马小乐长长地透出一口气,里面的空气实在是太浊了。
日期:2011-12-18 11:31:28

  从乡zf到编织厂大概有三里多路,慢一点得走二十多分钟,马小乐也不着急,走快了热得难受。
  编织厂在沙墩乡东西大路的南面偏东,紧靠同墩村打谷场,原本是一大片庄稼地。厂子的院墙很高,有三米高,上面还有玻璃叉子,人是爬不过去的。大门是从乡中心小学弄来的旧铁管大门,很牢固。在这里发的很多内容都被编辑删减掉了,有可能是描写儿童不宜的细节太多了。感觉内容脱节或者想看未删减版的朋友谷歌搜索“心情游记:我在农村的情欲故事”即可进入我在旅游网的博客,那里更新的内容比这里多。

  紧靠大铁门里面是一间值班房,正规一点说就是门卫房,平时都是金柱住里面。进了大门,最明显的是对面靠墙的高大加工棚和停放库,也是按照以前样式,请来老染坊里的师傅,弄了三池。办公房和几间宿舍在加工棚对面,靠着墙,和值班房是平行的。办公房一共三间,两间小的两间大的,两个小间的柳淑英和金柱一人一间,两个大间的就没什么讲究了,柳淑英专门腾出一间来,清闲的时候,工人们都可以凑在那里,玩玩扑克、下下棋。几间宿舍不固定,赶上活紧的时候,路远的就住下不走,省得路上耽误时间。

  “金柱!”马小乐用脚踢得铁门“咣咣”直响,“开门,开门!”
  “汪汪……”金柱没答应,两只栓在铁门后的大狼狗扑腾上来,把马小乐吓了一跳,“干你……小妹的。”马小乐被下的一身冷汗,有点恼羞成怒,本来要骂他娘的,觉着不厚道,就骂了金朵,反正那也是事实,“狗日的金柱,啥时弄了狼狗来看门!”
  只有狗叫声,不见金柱出来。
  “金柱,狗日的跟死猪似的,快开门!”马小乐依旧踢着铁门,间歇地低头小声嘀咕着,“狗日的,再不开门我去县里找金朵去!”
  骂过了几声,马小乐被狼狗惊吓的气没了,猛地一抬头时,霍然发现铁门里站着个女人,手里还拿着把两股铁叉,又被惊吓一番,“谁她娘的半夜装鬼?!”
  “小乐,是我!”
  就这一声,马小乐如同枯苗闻春雷,给震得傻愣愣的欢快。

  说话的是柳淑英。
日期:2011-12-18 11:35:10

  “阿婶,你怎么会在这里?”马小乐两手把着铁门,激动得几乎都要把头从缝里挤进去了。柳淑英也很激动,“小乐你啥时回来的?学习结束了?”
  马小乐使劲点点头,“晚上就你一人?”
  柳淑英掏出了钥匙,把门打开。“本来一直是金柱看门的,就是金柱不在,宿舍里一般也有人。”

  马小乐答应着进门后,柳淑英关上又锁了,“今天碰巧工人们都有事回家了,金柱他媳妇在县城也回来看看,金柱就带他回庄上去了。”
  “你就在这守着了?”马小乐扇了扇身上的臭汗味,扭头到处转着,想找点水洗洗。在这里发的很多内容都被编辑删减掉了,有可能是描写儿童不宜的细节太多了。感觉内容脱节或者想看未删减版的朋友谷歌搜索“心情游记:我在农村的情欲故事”即可进入我在旅游网的博客,那里更新的内容比这里多。
  “要不是有狼狗,我还不敢一人来呢。”柳淑英犹豫了下,脱去了外套,剩下一个短短的小罩衣,“这么热的天可穿不多,要是有人来可不好!”
  马小乐头脑里想得已经很单一了,就瞧着柳淑英不离眼。开始柳淑英没在意,等她注意的时候,马小乐眼里已经泛出了绿光。

  “小乐你咋了,一回来就这个样子。”柳淑英微微笑着。
  “憋得!”马小乐咽了口唾沫,“阿婶,憋得,我想……那个你!”
  柳淑英听了,有点羞涩地笑问,“你想哪个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