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农村的情欲故事》
第91节

作者: tudouwx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1-12-11 19:25:51

  吴仪红也算是头一次见识到这种画面,毕竟这小乡镇不似城里那么机会多多。吴仪红对镜头里的画面有些不可思议,除了欲念之外,只有一种感叹:原来还可以这样搞!
  各种奇特的姿势和两人以上的组合表演层出不穷,足足让吴仪红看得目瞪口呆,呆到连冯义善摸她也没感觉到。
  冯义善见吴仪红看得出神,也不理会,只管自己先脱了衣服。
  “仪红,来咧!”冯义善光着屁股站到了吴仪红旁边。吴仪红扭头一看,冯义善的话儿竖得倍直,不过近来看惯了马小乐的大货儿,竟然觉着冯义善那东西的个头小得有些好笑。
  “呆看啥呢,咱也来学学!”冯义善挺着肚子站到吴仪红面前,“你,跪下来,用嘴巴!”
  吴仪红乖乖地蹲了下来,她觉得跪着不舒服,她看到录像里也有蹲着的。

  伸手捋了捋,算是个心理准备吧。吴仪红先慢慢伸出舌头,又启开了双唇……
  “边搞边抬眼看着我,发劲儿地看!”冯义善微微闭目,舒服地说道,“学那东洋女人的眼神,勾死人了!”
  吴仪红放得开。
日期:2011-12-11 19:30:54

  在冯义善面前吴仪红已经没啥放不开和放不下的了。模仿的动作,夸张程度可以打个满分。一会儿坐一会儿站,还半躺不躺的,桌子上沙发上,还有硬凳子上,处处留骚。
  从始至终,吴仪红没离开过上嘴巴。中间冯义善也要求过她用下嘴巴,不过吴仪红推说下面有亲戚来,不方便。腾欲之中的冯义善也没多想,说既然这样,那你就用嘴吧!用嘴把我那东西给逮出来!
  听冯义善说得似乎很劲道,不过事实并不如此,吴仪红稍一用力他就喊不行了不行了,害得吴仪红吞吞吐吐的不停歇。
  最后吴仪红似乎想早点结束这个游戏,嘴巴只是那么使劲一虢,冯义善就哀叫着颤抖了腰身,“不行了!不行了!”地大叫起来,蔫了。
  事儿完了,没了那个硬筋,冯义善对录像显得有些索然无味,“仪红啊,这次去市里怎么样?”他这才想起了问一下正事。

  “很好很好!”吴仪红一看谈到正事,知道事情差不多结束,可以回去继续歇息了,回答的很精神,“事情谈得很不错,又换了家啥收购公司,不过也没少赚头。”
  “哦,那就好啊。”冯义善关了录像机,“看来这马小乐还真有两把刷子,是个培养的料子!”
  吴仪红一听那感情是好,要是马小乐将来被培养出来,她也不跟着沾光么,“嗯,小马秘书还真是有能力,这次要不是他脑筋活络,估计咱这柳编厂今年也就没啥赚头了!”
  “哦,事情还这么严重?”冯义善神色一正,“看来马小乐是立了大功了嘛,这小子,果然我当初没看错,就是有能耐!”

日期:2011-12-11 19:35:32

  吴仪红想为马小乐美言,赶紧把事情的经过添油加醋地描述了一番,讲得冯义善不住地点头。
  该干的干了,该讲的也讲了,吴仪红退身而出。
  出了办公楼,吴仪红心情不错起来,心想着等马小乐被培养出来后,她就可以扛着他的大棍子耍欢了。

  快到后院拱门的时候,花坛和草坪里又是阵阵虫鸣传来。这一次,吴仪红听着这声音不再是聒噪了,就像是收录机里甜美的歌儿,听得吴仪红走起路来一跳一跳的,也忘了下面还有点火辣不适。
  刚过拱门,门内侧一个幽影将吴仪红吓了一跳。刚想张口骂两句,幽影先开口一句话将吴仪红蔫住,“回来了你。”
  幽影是吴仪红的婆婆夏老太。
  吴仪红一肚子气,却发作不出,心里有鬼没啥底气,只好憋着。吴仪红总是采取视而不见的策略来对付她认为的恶婆婆夏老太。

  吴仪红头也不回地走着,夏老太跟在后头,唉声叹气地说道:“唉,让大狼给吃两口就吃了,可别再招惹小狼了,要是再填那小狼的胃口,咱这做长辈的也就坐不住了。”
  吴仪红听得当然明白,夏老太所说的大狼就是冯义善,小狼是马小乐。吴仪红咬咬牙,心里头发狠:老不死的还用你说么,我自有想法,马小乐虽然弄得人舒服,毕竟那只是纯粹的舒服,还不能当日子过,贴住冯义善,那才是过日子的资本。当然,马小乐那让人舒服的劲儿也确实够让人上瘾的,舒服得魂飞魄散那种感觉,哪里能说不想就不想。好在办法总是有的,吴仪红琢磨着后院里夏老太种的黄瓜,就那东西,一个架子里要长有长要短有短,粗细也能挑,甚至还有弯曲拐弯的,把它们放锅里煮煮蒸蒸的,火候掌握了,啥软硬、热度的都有,套上个计生用品,也将就了,还有能掌握深浅快慢、前后左右,咋说也是个不赖的主意。等到马小乐啥时被培养好了,那就扔了黄瓜再扶他那人肉味儿的棍子。

  吴仪红想得几乎要心花怒放了,对跟在后头的夏老太更是不鸟,拽着屁股仰着头,哼着小曲自得地走着。不过很不雅观的是,一个控制不好放了个响屁,声音还不小,听得夏老太一个冷笑,这让吴仪红顿觉大煞威风,立马停住口中的小曲,疾步把夏老太远远地撇在身后。
日期:2011-12-11 19:43:34

  回到家里,吴仪红“啪”地一声关了门,故意摔给走在后面的夏老太听。夏老太被关门声经了一哆嗦,抽搐了嘴角,恶狠狠地低语道:“骚狐狸精,那天坏了你的肾,看你还得意个啥!”
  夏老太对吴仪红简直是恨入骨髓,认为她坏了门风损了祖上的风水,所以这话就说得有点不厚道。俗话说男腰女肾,男人的腰出了毛病,啥也干不了,歇在家里就等于是费了,女人呢,肾坏了那就是枯叶一片。夏老太就希望吴仪红枯死,而且越早越好,这样她儿子还可以再找一个。
  夏老太阴森着脸进了自己的小屋子,坐在床边沉默了半响,弯腰从床底拖出一个小箱子,掏出一个小包裹来。
  包裹打开,夏老太掏出两个小布人。
  包裹里头还有一个小包裹,打开是一撮小银针。
  “扎扎扎!”夏老太很麻利地将一根根银针刺进小布人的心口,“狐狸精,小狼崽!让你们疼死!”

  夏老太就像一个年迈的灰色女狐,在幽然的房子里施展着她认为必定要起作用的术法。
日期:2011-12-11 19:47:25

  很遗憾,夏老太的法儿只是她自己的一个宣泄。她要是知道马小乐一夜安眠待天明,估计是会自己先心绞痛起来。
  马小乐夜里睡得可真是踏实,美梦做尽,面前一会儿是成堆成堆的篮子,一会儿又变成了黄灿灿的金子。可以理解,在得到古芳的许诺和见到肖潇之后,他的心是彻底宽了下来,柳编厂的篮子不愁卖,他就满心欢喜。
  一清早醒来,马小乐喝了口水赶紧出去了,得赶早去集市上觅辆大货车,去的晚了不一定能揽到辆好车,眼下各村都学小南庄村搞了不少蔬菜大棚,联系的货车的人太多。

  太阳还没出来,有些雾气,清冷冷。
  马小乐缩着膀子,叼了支烟出了zf大院,往西几十米就是街市中心,再往南两百多米才能到货车集中的地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