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农村的情欲故事》
第76节

作者: tudouwx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1-12-10 11:30:14

  “泼啥泼,刚才还不是怕那员工听到你胡言乱语的才泼你,要不我哪里舍得!”柳淑英关心地看着马小乐,爱怜的目光让他顿感心热。
  “阿婶,刚才我是不是说得很过火?”马小乐走到柳淑英面前,看着这个能牵动他神经的女人。
  “怎么能不过火!”柳淑英想站起来,可马小乐离她太近,站不起来,“一会说庄重信想日我日不成要用手,一会又说我只能让你睡不能让别人骑的,羞都羞死了!”
  “嘿嘿,阿婶,那,那可都是喝多了的缘故。”马小乐边笑搓了搓耳朵,“醉了不讲究么!”
  “啥醉了不讲究呢!”柳淑英故意翻起白眼看了下马小乐,“没有那说法!”
  “好啊好啊!”马小乐一把抓住柳淑英的手,嘿嘿笑道:“阿婶,既然不是醉了不讲究,那我就讲究讲究,说过跟我有关的事情那得当正事办了!”
  “啥跟你有关的正事啊?”柳淑英一时没反应过来。

  “你只能让我睡!”马小乐坏笑着揭开了裤腰带。柳淑英连连摆手,“不行不行,大白天的不行!”
  “门一关窗帘一拉,白天就跟晚上一样!”马小乐被酒精刺激着,哪里肯罢休!都多少天了,因误会和柳淑英之间那么熬着,心里难受,这身子也难受,早就想挺起大枪,挥斥方遒了。
  柳淑英看着马小乐的模样,急急地脱下裤子来,知道一切反抗是徒劳的,酒精下的男人跟牲畜差不多。想到如此,柳淑英觉着与其推三阻四地耽误时间,还不如痛痛快快地受了。
日期:2011-12-10 11:35:39

  下身只着裤头的马小乐很是激动,两手颤抖着去解柳淑英脖子底下的纽扣。柳淑英极力配合,从下面解了起来。
  扣子揭开了,看着马小乐近乎贪婪的目光在自己的胸前扫视,柳淑英突然觉着现在的一切很陌生,她的记忆似乎永远是停留在小南庄村那里了,那种心理上的满足和肉体上的快感几乎是同时进行的,可现在,总是肉体上的快感一波接一波的起伏后,才会带动着心理上的满足。

  “小乐,阿婶问你件事。”柳淑英看着马小乐的裤头被他那坚挺的大玩意儿撑开着,露出大半个小肚子,忍不住把手伸进去摸了一下。
  “啥事你尽管问!”马小乐摸拽着柳淑英胸前两个又翘又跳的东西,很投入。
  “你说现在你睡我时有啥感觉?”
  “啥感觉,过瘾的感觉!”

  “和在小南庄村时睡我一样么?”
  马小乐听到这里停住了手,两手托起柳淑英的脸,“阿婶,你说的还真是个事,现在我觉着骑在你身上还真没了在小南庄村时的感觉了。”
  “那你说说那时有啥感觉?”柳淑英微笑着,让马小乐心里痒痒的,禁不住弯腰把她掀在了床上,自己也脱了鞋子爬上去。
  “那,那啥感觉还真是说不准。”马小乐嘿嘿笑着躺在柳淑英身边,伸手捂住柳淑英的前胸捏了捏,“在小南庄村时没啥别的可想,心里心外都是你,吃饭的时候想起你下面还硬邦邦的呢!所以一瞅见空子就想把你按倒了骑上去,有种通透的爽劲儿。可现在吧,也不知怎么地,到了乡zf大院里头,那心思少了,虽然也想,可远没有在小南庄村时那么厉害了。”
  “那说明你长大了,事情一多就分心了。”柳淑英的手在马小乐的腰上滑动着,“这样是对的,要是你还跟以前那么驴一样的搞,还有啥大出息呢,那才是彻彻底底的淫贼呢!”
  “嗳,阿婶,淫贼你也说得出口?”马小乐一左一右摸弄着,手掌像起伏的波浪一样,还带着些“啪啪”的皮肉响声。
日期:2011-12-10 11:44:07

  “这有啥不能说的。”柳淑英被弄得不太自在,转了转身子,“这些话都是赵如意说给我听的,他说赖顺贵就是个淫贼,把咱村里好多女人都糟践了。”
  “他还淫贼呢,连他老婆张秀花都搞不了!”马小乐的口气不屑一顾,但很肯定,这引起了柳淑英的在意,不过她没有追问,她就知道马小乐跟张秀花有一腿,要不怎么这么肯定。马小乐稍微一寻思,也觉出了不对劲,赶忙道:“阿婶,我这都是在村部里听刘长喜他们说的。”
  柳淑英看看马小乐,翘起嘴角一笑,“小乐我也没问你啥啊,急着向我解释干嘛。”
  “呵呵。”马小乐把手从柳淑英身上拿开了,拍着脑门道,“我,我这不是怕你起疑心么!”
  “有啥疑心可起的啊。”柳淑英的手还在马小乐腰上继续滑动,渐有向下的趋势,她觉着这大白天的不是卿卿我我的时候,想赶快结束了好回食堂去。
  马小乐感觉到了,嘿嘿直笑,“阿婶,咋了,这次轮到你急了?以前都是我急吼吼的!”
  “这,这不是大白天么,别磨蹭了……”柳淑英说话时闭上了眼睛,她不好意思看着马小乐说这话。
日期:2011-12-10 11:50:09

  “嘿嘿!”马小乐再次抬起手,从柳淑英的前胸摸了下去,温热的小腹里透出欲望。柳淑英很配合地抬着屁股,裤头啥的一次性全褪了下来,她的手也没停下来,将马小乐摸弄得冲天一撅!感觉内容脱节或者想看未删减版的朋友请谷歌搜索“心情游记:我在农村的情欲故事”即可进入我在旅游网的博客,那里更新的内容比这里多。
  “来吧来吧……”柳淑英分开了双腿,喃喃的样子很迷人。马小乐翻身刚撑上去,柳淑英就捉住了他那根东西,在自己的腿窝子磨蹭了几下,将滑溜溜的黏液涂弄上去,省得呆会干搓起来不舒服。

  ……
  柳淑英离开马小乐的宿舍时,马小乐没从床上下来,酒后这么兴奋尽情地一搞,酒劲似乎又蹿上了,倒头呼呼大睡起来。
  直到四点多钟,马小乐睁开眼爬下床,努力想了想才回忆起中午发生的事情,忙低头一看下面,清清爽爽的,没错,肯定是完事后柳淑英用热毛巾给擦干净了。这就是柳淑英的好处,不像别的女人,只知道干,不知道清理清理,特别是林佳萍,连自己的也不知道打扫一下。
  简单洗了个脸,马小乐到办公楼前推了自行车,到柳编厂看看。
  厂房很大,几乎不用怎么收拾就有足够的空间。按照请来的染坊老把式的指点,在中间偏西砌了三个大池子,用来染色的:第一个池子是润篮,就是把篮子冲洗下,沾上水;第二个池子是着色,里面有颜料水;第三个池子是透色,就是在水里放一种东西,能让着色的篮子不退色。第一、第二个池子的事情很简单,不过第三个池子里面的道道别人就不知道了,只有染坊的老把式知道,说是祖传的,不能说出来,所以里面放了些啥马小乐也不知道。不过这不要紧,只要篮子能染好就行了。

  三个池子已经砌好了,周围收拾得还算可以,先期招过来的八个人干活挺利落。其实这八个人都是乡zf大院里头的亲戚,冯义善就安排了两个进来。
  万事俱备了,几等篮子送上门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