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农村的情欲故事》
第54节

作者: tudouwx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年龄应该不比柳淑英小多少,但是打扮的很年轻,尤其是身上有股很浓的香水味,引得马小乐老是给她倒水。倒水是马小乐看到她的手很白,虽然没有金朵的手嫩,但尤其好看,指甲修得很饱满,里面也干干净净的,不像张秀花的手,干活后里面总是有黑黑的尘灰。
  吴仪红的身段也很好,非常苗条,甚是说是有点瘦弱了,再加上穿着高跟皮鞋,走起路来一扭三摇的,小腰带着屁股左右晃动。马小乐看着老是会走神,他猜想着要是把吴仪红的衣服脱光了会是个啥样子。当然他想得多了,远不会停止在看她光溜溜的样子,他还想要是能和她睡上一觉,该是个啥滋味。总之,吴仪红让马小乐很在意。
  让马小乐很在意的还有金朵,这一段时间马小乐注意到金朵的手腕子上多了块明晃晃的女式小手表,很耀眼,特别是在太阳底下,反出来的光芒让马小乐都不敢睁眼。这还不算,马小乐还发现金朵的耳朵上也多了副金耳环,一走路就晃动着,煞是惹人羡慕。
  还有,金朵的脖子上也多了金项链,衣服也时髦了,身上的香味也变了,再不是洗过澡的香肥皂的味道了,那香味和吴仪红身上的差不多。金朵说,那可是好香水,很贵。
  所有这些,马小乐心里明白是从哪里来的,只不过嘴上没说出来而已,因为他看到金朵对这一切表现出了很享受的样子,那眼神就像老农看着即将收割的庄稼一样,充满了期待和慰藉。
  对此,马小乐很不安,他有种不太好预感,金朵要飞走了。不过,这不安还是次要的,更严重的是他因此又遭遇到了一场磨难。

  这场磨难的伤害,应该说比失去金朵要严重多了。
日期:2011-12-05 20:32:02

  所谓的磨难从稻子收割时开始。
  已经好几天没有和金朵见面的马小乐,把很多心思放在了村部,特别是当他从范宝发手里接过印有“榆宁县沙墩乡小南庄村党支部”的小本子时,觉得特别神圣,他掏出花了三块九毛钱买的钢笔,很严肃地地在面子上写下了“民兵副队长马小乐”八个字,然后翻开第一页又写下了一句话: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看了半天,马小乐觉得不够好,又划掉了,郑重地写上:听党的话,走党的路。
  这下算是满意了,马小乐把本子举到前方看了看,得意地点了点头。不过他又想到自己还不是党员,一时又失落起来,愣了半响自言自语道:“嗯,俺要先入党!”
  马小乐跑到了范宝发家,说要入党。范宝发正帮着媳妇赵腊梅装茶水,赵腊梅穿着披了头巾戴了套袖,准备下地割稻子。范宝发对马小乐的入党的要求很赞赏,说小伙子不错,有上进心,不过得先写个入党申请,还要学习,然后批准了还要考察。马小乐问入党申请咋个写法,范宝发犹豫了一下,说不着急,等有空找一份给他抄抄就行了。
  马小乐高兴地点着头说行,到时要请范宝发喝好酒。这“酒”字话音未落,门外闯进来一个人,是金柱,他看到马小乐一下拉长了脸,不过马上就阴笑着说:“哟,小东西,混到村部去了啊,还民兵副队长呢,专管提茶倒水的队长吧!”

  范宝发觉得金柱有点过分,但也不敢呵斥他,只好堆着笑脸道:“金柱兄弟,别那么开玩笑了,有啥事嘛?”
  金柱虽然嚣张的很,但他知道范宝发是村里的父母官,也不能得罪,马上笑着从怀里掏出一张大红的喜帖来,“哦,范支书,今个来是有喜事,我妹子金朵要出嫁了,范支书有空去喝个喜酒!”
  这马小乐在一旁听了头脑“嗡”的一下就晕了,心想他的担心果真变成现实了
日期:2011-12-05 20:42:17

  想必是那金朵渐渐被金钱所俘虏了,同意了和什么狗屁局长家瘸儿子的婚事了。
  无比的失落伴着空前的心慌将马小乐的脸弄得刷白,愣在原地跟泥像似的。范宝发和金柱都看在了眼里,范宝发在平日接触马小乐的过程中多少也瞄出了点端倪,他知道马小乐喜欢金朵。金柱心里更明白,耀武扬威地走到马小乐跟前说:“马小乐同志,小南庄村民兵副队长,怎么说也是村部的人了,高兴的话也一起去喝个喜酒热闹热闹?!”

  马小乐觉着金柱的嘴脸实在太可恶了,真相一巴掌抽扁了他,不过金柱实在是太强悍了,他不敢抽。可是金柱依旧不肯罢休,脸色突然一沉,“小样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人家是什么,人家是县建设局局长的儿子,随便掏点零花钱就够你撅着屁股挣一年的了!”
  金柱说完又对范宝发笑了笑,转身走了。
  马小乐那个气啊,憋不住,小声咕哝了一句:“局长算个屁官,他钱再多也是个瘸子。”
  这话被金柱听到了,猛地抽身回来,瞪着怒眼抬脚一踹,马小乐“咕噜”一下就滚在了地上,“小狗日的,人家瘸也瘸得有本事你,今天我让你也瘸一条腿,看看你有没有他本事大!”
  说完,扭头看到墙边竖着着根扁担,一个跨步冲过去,抄起扁担就要打马小乐的腿。范宝发一见这还了得,赶紧抱住金柱让他不要激动,说马小乐还小不懂事,不必跟他计较。
  此时马小乐被踹得差点闭了气,捂着肚子蜷缩在地上不动。金柱想想在村支书家动粗也不好,便丢了扁担大声说道:“看在支书的面子上饶了你,哪天你再犯了老子,非整死你不可!”
  金柱走了,范宝发扶了马小乐,“小乐,你看那金柱是好惹的么,能忍就忍了,多说句话被踹了一脚,不值得。”

日期:2011-12-05 20:56:27

  马小乐没说话,低着头走了。自到村部以来的那种无比幸福和激动兴奋的心情一扫而光,本来他觉得自己进了村部,身份似乎无形中高了许多,不说要得到全村的尊重吧,至少也不会遭什么冷眼和白眼了。可现在呢,一个金柱随便一脚就把他给撂倒了,而且还不敢支声,甚至连屁都敢放一个。
  马小乐太受伤了,那种精神上的强大支柱轰然倒塌,让他觉得心灰意冷。马小乐走在回果园的路上,恨不得路上一个人也碰不到,可是这大忙的季节里,来来往往的都是人,让他很不自在。尤其是他还听到有人说他在范宝发家被金柱给踹倒了,连话都不敢大声说。
  俗话说,大哀有大怒。马小乐觉得颜面尽失之后,狠狠地咬着牙说道:“狗日的金柱,老子到时就不趁你的心!”
  这几天金朵家很热闹,门口还常停着小轿车。马小乐抱着最后一丝希望找到了金朵,希望她改变主意。两人又来到了曾今搞过好多次事的河堤大缺口里,“金朵姐,你真的要嫁给那瘸子了?”

  金朵有些难为情,支吾着说不清个什么。
  “金朵姐,你不是说要等我三年的么?三年后我当上村长你就嫁给我?”马小乐眼巴巴地看着金朵,希望她猛地点点头。
  可是金朵红着脸依旧不说话。马小乐哀声叹气地点了支烟,闷头抽了起来。
  金朵心里其实挺矛盾,开始她是不愿意听金柱的安排,嫁给那个叫陆军的瘸子,可是金柱三番五次地总带给她一些喜欢的东西,那手表、香水、耳环什么的,都是金朵想要的东西,而且金柱还告诉她,男方已经表态了,只要她愿意嫁过去,到时还会帮她安排到县人民医院去工作,在高楼大厦里上班,舒服着呢。
  金朵架不住诱惑,有点动心了。可话又说回来,她对马小乐是用了真心的,她喜欢马小乐这个人。
日期:2011-12-05 21:04:28

  如果要让金朵自己选择,金朵还真是无法作出抉择,可是有金柱的强大压力,金朵开始渐渐偏离了马小乐,她觉着金柱说得也有一定道理,过日子要现实点,谁不想过上富足的生活呢。
  马小乐的烟抽完了,金朵才开始说话:“小乐,其实我……我……”

  “行了,金朵姐,别说了,我不怪你。”马小乐把烟屁股踩进了泥土,狠狠地吐了口唾沫,“我马小乐总有一天会做比局长更大的官,比他跟有钱!”
  “小乐,你别怪我,我……”金朵支吾着,“我……我让你再好好日一次,好么?以后你要是想的话,到县上找我,找个地方还给你日,咋样?”
  马小乐一肚子的悲愤,哪里还有心思搞这门子事,“金朵姐,你别说了,我说了我不怪你,你去享你的福吧!”说完,走出了堤坝的缺口,刚没几步,堤坝上就传来了金柱的嚎叫:“马小乐你个狗杂种,都到这时候了你还勾引金朵,今天不给你点厉害瞧瞧你是不知道我的厉害!”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