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农村的情欲故事》
第51节

作者: tudouwx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此时马小乐正在兴头上,就是张秀花不发话,他也要四指并拢了。这下,马小乐感到了一股更大的箍劲儿,可他还是努力地作出了一个剪刀的样子。“她娘的,要是大拇指也能进去,估计石头、剪刀、布都能做了!”马小乐暗道,不过从张秀花的表情来看,他的大拇指是不能再进去了,看来石头、剪刀、布,也就能玩玩了布和剪刀了。
  正想着,张秀花“吽吽啊啊”地挺硬了身子,两手紧紧抓住马小乐的膀子,“小乐,我……我要飘了,飘了……”
  马小乐此时已经鼓到了家,实在不能在忍耐下去,一下掏出了家伙,“秀花婶,我也要飘!”
  张秀花正抖颤着身子,哪里还能接招,“等会,等会……”可马小乐却不理会她,掀起她的屁股侧起来,扶着话儿挺了上去。

  张秀花两手死死抱住椅背,“小乐,你不能用力,让我歇会儿。”
  欲望有时是被动而来的,手指的感觉诱惑远不能和真家伙相比,虽然张秀花在指尖上舞蹈过了,也飘了,但在马小乐真刀真枪的“霍霍”冲杀下,体内的欲火再次被引燃。她不断甩着头叫了起来,“小乐小乐,你真厉害,快……快我死过去吧……”
  张秀花还是老样子,跟大姑娘生孩子般嚎叫了一声,幸福地“死”在了椅子上,但马小乐依然没有气馁,不管三七二十一,迅猛地捣砸起来,张秀花没“死”过去的时候是不给他这么捣砸的,说那样她受不了。现在张秀花“死”过去了,马小乐依旧一手抓着她的一只膀子、一手扶着她的屁股,毫无顾忌地捣砸起来,晃动着结实的屁股像高频打桩机一样,快速和沉重地一顶到底。
  如此尽兴尽力,马小乐满头大汗地甩出了浓郁而滚烫的核弹粒子后,终于也结束了这弥久叱咤的征程。
  马小乐松手了,张秀花像烂泥一样从椅子上瘫软下来。马小乐没在意到,等他回过神了伸手想拉张秀花的时候已经晚了,她已经“咕咚”一声滑落在地上了。这一滑落动静不小,张秀花醒了,她睁开无力的眼皮子,“小乐,你个狗日的真要我死过去啊!”
  在马小乐搀扶下,张秀花抖抖索索地站了起来,扶着椅背重又坐了下来,“帮……帮我把大裤头穿上,赖顺贵估计快……快回来了。”
  马小乐一听,吓得腿肚子都要朝前了,刚才只顾着干得过瘾,还把赖顺贵给忘了,要是他回来撞到,那可就是万劫不复了。马小乐提上自己的裤子,麻利地捡起张秀花的大裤头给她套了上去,张秀花还在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浪个里格朗,浪个里格朗……”一阵悠闲的调子传了过来,是赖顺贵回来了。
日期:2011-12-05 17:48:49

  “浪个里格朗,浪个里格朗……”一阵悠闲的调子传了过来,是赖顺贵回来了。
  好险好险!马小乐摸了下额头上的汗,惊慌地看着张秀花,张秀花抬手指了指西屋。马小乐赶紧猫腰钻了进去,摸着一个粮食墩子,躲到了后面。
  “秀花,我回来了。”赖顺贵声音进来了,人还在院子里。“哗哗……”又是一阵响声传来,马小乐知道赖顺贵肯定是在院子里撒尿了。
  张秀花想起来,可腿发软,只好坐在椅子上不动。赖顺贵进来一看,忙走过去问咋了。张秀花有气无力地摆了摆手,“没什么,刚才吃过饭就觉得心慌,浑身无力,躺这里半天了,还没缓过神来。”

  “该不会是中暑了吧。”赖顺贵摸了摸张秀花的额头,“还挺烫的,没吃退烧药?”
  “没呢,估计歇会就好了。”张秀花软绵绵地说。
  “哎呀,可辛苦你了,这地里的活计都落在你身上,的确难为你了。”赖顺贵自责地说了一句,随即又问了起来,“下午马小乐没到咱家地里帮帮手?”
  张秀花想说马小乐去了,可担心赖顺贵要是知道她骗他麻烦就大了,只好说马小乐没去,“那也不能让他一天到晚在咱家地里忙活啊,那样马长根也不会高兴的吧。”
  “那有啥,到时我把他弄到村部去,那马长根还不乐掉了大牙!”赖顺贵很牛气地说,“你有机会暗示暗示,让马小乐多帮咱家干点活,亏不了他!”
  张秀花一听心里真是高兴,这下她做啥可都是顺理成章了。西屋里的马小乐听了也兴奋不已,看来张秀花说得不假,这赖顺贵还真是要帮他了。马小乐突然觉着赖顺贵是个好人,可觉着赖顺贵是个好人又不太舒服,因为他偷偷上了好人的女人,马小乐觉着这不是有良心的人所做的事。
  马小乐这点是很明确的,做人起码得有良心,可现在他觉得自己有些过分了。“以后得注意点,一天一日也太没良心了,一个星期日一次还说得过去。”
  屋外的张秀花时刻在想着如何让马小乐离开,马小乐不离开,危险就时刻存在。“顺贵,你把我扶到东屋去,替我揉揉太阳穴,多揉一会,揉个十分钟八分钟的,估计那样我就好了。”张秀花的声音很大,她在暗示马小乐可以趁这个机会离开。

  “行,那不太简单了么。”赖顺贵上前扶起张秀花,往东屋走去。
  “慢点慢点,过会走啊!”张秀花大声说着,有意让马小乐听到。
  “还过会呢,赶快进去吧。”赖顺贵架着张秀花就进了东屋。
  马小乐赶紧脱了鞋子提在手上,悄无声息地走出了屋子……
日期:2011-12-05 17:53:37

  出了张秀花家的院门,马小乐穿上鞋子飞奔起来,一口气跑到了村南的小桥,坐在桥沿上才喘了口气。“他娘的,我也不容易啊!”马小乐骂骂咧咧地掏出烟盒,摸了半天也没掏出半根烟来,都抽完了。

  “奶奶个熊。”马小乐摸了摸口袋,还好,马长根给他四十块钱没花完的还在兜里,马小乐决定再进村买盒烟。
  张秀花家的商店是不能去了,好不容易才脱了身,不能再靠前了。马小乐只好到另一家商店去,这家商店在村子中间偏北,从大街上走过去,要经过金朵家旁边,金朵家紧靠大街东侧。
  晚上马小乐不想走小巷子,有很多坑洼的地方,会崴脚。顺着大街一直走下去,马小乐心里忽然有些个伤感,特别是到了金朵家墙外。唉,要不是金柱个狗日的,说不准现在金朵已经睡在他身边了。
  马小乐犹豫了一下,悄悄走到金朵家门口向里面窥探起来。门是虚掩的,有一道缝,马小乐将左眼贴近,看到正屋里有人在走动,像是金柱。“爹啊,告诉你,这金朵嫁不嫁人的事可由不了她,你把她养这么大是白养了么,她得知道报恩,要是嫁到县城去,那吃香的喝辣的不说,单是定亲的金耳环、金项链、金戒指就够你种上好几年的地了,还有,出嫁的时候还有那么多大件,你说说金朵这样的乡下姑娘,到哪找这样的福分,她还不愿意?!其实人家也还不愿意找咱农村人呢,无非就是图个黄花闺女而已。”这声音是金柱的。

  “我就是不愿意怎么了?”这是金朵的声音,“死瘸子,我就是不愿意嫁给他,就是嫁给叫花子也不愿意嫁给死瘸子!”
  马小乐在外面听了,暗暗叫苦,娘的,看来这金柱非要逼着金朵嫁给那什么县建设局局长家的瘸儿子了。其实本来马小乐对那个要娶金朵的瘸子并不反感,还觉得他不嫌弃农村人挺厚道,不过听金柱这么一说,马小乐觉得特反胃,什么图个黄花闺女,还拿金耳环、金项链、金戒指来引诱,听上去不把农村人当人看,这样的人是该遭报应的。
  马小乐扶着门挂子叹着气,“娘的,既然那瘸子看好了金朵是黄花闺女,那我就把金朵变成了不是黄花,看他还要不要!”想到这里,马小乐飞也似的跑到北面的小商店里买了烟,又躲到金朵家门口的草垛后蹲了下来,他想等金朵出来时好好跟她谈谈。
  不过马小乐很失望,一晚上金朵并没有出来。马小乐垂头丧气地走到了大街上了,离开村子向果园子走去。
  夏风在夜里清爽多了,吹着杨树叶子哗啦啦地向,马小乐听着这声音很不舒服,感觉好像到了秋天,凉风起意境寒。也难怪马小乐难过,长这么大,他还是真正对姑娘这么认真地喜欢。之前虽然暗恋过范宝发的闺女范枣妮,可他觉得他和范枣妮不是一类人,走不到一起去,在范枣妮面前,他总觉得气馁,矮一截。金朵却不是,他觉得金朵就是地里的一颗向日葵,完全可以周到跟前去抠抠摸摸的,甚至可以带回家去。但现在也不行了,金朵她那凶神恶煞般的哥哥金柱横亘里插了一脚,挡了他的好事。

  越想越气恼,可也没办法,全沙墩乡的人民对金柱都没法子,他又能怎样呢?实在压抑不住心里的苦闷,马小乐扯开嗓子苦喊起了《十八摸》: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