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农村的情欲故事》
第47节

作者: tudouwx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个嘛,我也说不准,当时我也没想那么多。不过根据我的判断,应该能,有啥不能的,我分开她的腿就舂进去,有啥不能操的。”马小乐毫不含糊。
  张秀花听得想发笑,心想那田小娥小女人哪里经得起马小乐这么生硬的乱捣腾,那还不得当场就疼晕过去。
  “秀花,你回去吃饭吧!”门外老远就传来了赖顺贵的声音。
  赖顺贵在家吃饱喝足,打着饱嗝来换张秀花回家吃饭了。
  虽然心里早有准备,但马小乐听到赖顺贵的声音还是很不自在,“秀花婶,我得走了。”
  “忙啥,等他进来再走。”张秀花说着,回身拿了包“莲花”牌味精攥在手里。
  赖顺贵进来的时候,张秀花将味精扔到了马小乐面前,“你看你干爹还挺讲口味的,都啥时候了还让你来买味精,我看他是存心不让你吃饭了。”马小乐心里嘿嘿直笑,这张秀花真是会演戏,不过也好,白拿袋味精挺合算。

  “这个长根,还想吃口鲜的,吃不着肉弄袋味精尝尝也行!”赖顺贵剔着牙很自得地说。
  马小乐心里直骂,但脸上还是一副诚挚的笑,不过他没说什么,一阵风似的跑了。
  到了家,马长根扯起脖子喊了起来,“碗筷都端起来了,怎么又跑了出去,干啥了?”
  马小乐伸手扬了扬“莲花”牌味精,“干爹,我弄了抱味精给菜添点鲜味,让你就着酒更香呢!”
  “呵呵。”赖顺贵“滋”地一声抿了口酒,摸了摸下巴,“哎呀,你这个臭小子,真是让干爹高兴,来,今天你也喝一杯。”

  日期:2011-12-04 19:36:14
  “干爹,我不喝那玩意,辣得嗓子疼,有啥好喝的。”马小乐真的不愿意喝酒,胡爱英也跟着说,“得了吧你,自己好那一口以为别人也喜欢呐,可别把小乐带坏了,成了酒鬼!”
  “嘿嘿。”马长根一样脖子“滋”地一声把小酒杯里酒喝干了,抹了抹嘴唇,“得得得,你要喝我还舍不得呢。”说完,拿起酒瓶用塑料纸裹了纸团子,死死地塞紧了瓶口,“可得塞结实了,跑了酒味可划不来。”
  饭吃到一半,马小乐觉得有必要让马长根知道他进村部的事已经铁板钉钉了,但又怕马长根出去乱说,那影响可不好,弄不巧还添乱子。可不说心里又有点憋不住,于是便轻描淡写地说他去村部的事十有八九能成,不过不能在外面乱说,否则起了反作用就没希望了。
  马长根对马小乐进村部的事非常在意,听马小乐这么一说,顿时拍着胸脯道:“小乐你放心,你干爹绝对不会出去说的!”

  胡爱英也很高兴,一个劲地夹着大块的豆腐朝马小乐碗里放,“小乐,多吃点豆腐,脑袋聪明,等到村部好好表现表现。”
  马小乐不好意思地笑了,把大块的豆腐夹起来放进了二宝的碗里,“二宝,你得多吃啊,好好上学,可别学我,初中没毕业就把书包给撂了。”
  马长根听得嘿嘿直笑,“你个臭小子,还好意思说,以后可别怪你干爹不培养你,是你自己不愿意上进!”
  日期:2011-12-04 19:44:12
  “干爹,我不怨你,你看我现在活得多好,我怨你啥呢。”马小乐很满足的样子,让马长根不自主地点了点头,“嗯,各人各命。唉,对了,小乐,今个下午不要下地了,去乡里转转,买点书本回来家看看,到时进了村部可得有知识。还有啊,再买件像样的衣服,以后可不能邋里邋遢了。”

  一听说到乡里,马小乐高兴地放下碗筷蹿到院子里翻了个跟头,“干爹,你打算给我多少钱?”
  “嗯,我算算啊,买两本书最多五块,买件衣服嘛,三十来块,给你四十,够了吧?!”马长根一脸的严肃,仿佛在下一个极其重大的决定。
  “够了够了,干爹,足够了,没准还用不了呢。”马小乐这点还不错,从来不乱花钱,自打进了马长根家的门,他就知道自己不该是花钱的人,否则那可要招人厌的,当然,马长根没有钱也是一个重要原因。现在,马长根一下给了他四十块钱,马小乐当然会觉得够过头了。
  去乡里的路有将近三十里,马小乐没有自行车,要是走过去得老长时间,所以他在村头候着,这里会有手扶拖拉机经过,他可以爬拖拉机赶路。
  半个多小时过去了,马小乐终于等来了一辆拉黄沙的拖拉机,马小乐掏出一根烟对开拖拉机招了招手,拖拉机就停了,开拖拉机的看看马小乐,觉得他好像不是抽烟的年龄,可看看马小乐的神态,又俨然一副大小伙子的模样,“小伙子去哪儿啊?”

  “沙墩乡驻地!”马小乐一个大跨步上了拖拉机,把香烟递了过去。开拖拉机的接过烟看看,摸出了火柴盒,得意地笑了一声,“不错嘛,大前门的!”
  “这可不是常抽的,哪抽得起。”马小乐自己也点了一根,“不过出门在外偶尔买一盒撑撑面子。”
  日期:2011-12-04 19:51:47
  “呵呵,看不出来,小小年纪还挺懂事。”拖拉机启动了,颠簸着一路前行。开手扶拖拉机的估计平日里老是上路,没有机会说笑,这下马小乐在身边可讲开了,他要给马小乐讲故事,马小乐说讲吧。
  “从前啊有个地主,生了个儿子有点傻,可地主家有钱哪,傻儿子长大了照样能娶个如花似玉的媳妇。结婚当天晚上,地主的傻儿子上床就要睡觉,可他媳妇觉着结婚当天该破身子,于是挑逗起来,说她下身毛窝子里面有颗樱桃,特别好吃。地主的傻儿子一听,坐起来就要用手指头朝里抠。他媳妇一看说不行,那颗樱桃可娇惯了,得用特殊的棒子捞出来。地主的傻儿子问那棒子在哪儿,他媳妇脱了他的裤子,指着他的话儿说就是那棒子。地主的傻儿子低头一看,说这棒子软不啦叽的不好捞,他媳妇说等会就不软了,说完就用手给他揉捏起来,嘿,可别说还真管用,那地主傻儿子的家伙还真给摸弄得翘了起来。”讲到这里,开拖拉机的停了下来,将拖拉机开到路边熄了火,“我得撒泡尿,憋死了!”

  开拖拉机的撒起尿来声音很大,马小乐断定他的家伙也不小,口径的流量反映着炮身的粗细。
  “哎呀,真他妈的舒服!”开拖拉机的抖了抖屁股,将尿滴甩干净了,回头拿起摇把“哼哧哼哧”两下就把拖拉机给发动了。“砰砰砰”,拖拉机冒出一阵黑烟,车身也跟着颤抖起来,“走了!”开拖拉机的启动了,接着讲那个故事:
  “地主傻儿子的家伙硬了,他媳妇往床上一躺闭眼叉腿地就等着了。过了好半天,地主的傻儿子才满头大汗地肏了进去,捣腾了一会没见什么樱桃出来,就拔出来看看,这一看不要紧,吓得哇哇大叫起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