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农村的情欲故事》
第45节

作者: tudouwx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马长根说得这事马小乐知道,前年冬天下大雪,马长根带阿黄出去逮野兔子要改善改善口味,马小乐嫌雪深走得累人就没去,结果错失了观赏阿黄爬母狼的精彩过程,他只是后来从别人嘴里间接听了马长根的描述,很是令人想往。马小乐老是想,俗话说一狼抵三犬,这阿黄独个就把狼给上了,那场面肯定是要让人掉眼珠子的过瘾了!
  “臭小子!发什么呆,以后别再把阿黄带回村了,你还嫌麻烦不够多是不!”
  日期:2011-12-04 15:58:10
  马长根撩起衣角扇了扇风,又向灶屋里喊了起来,“午饭还没好啊,你是杀猪了还是宰牛啊?”
  “干爹,我还有件事得跟你说说。”马小乐笑呵呵地靠了靠前,“干爹,过不了多久我就要到村部干事了,你看咋样?”
  马长根一听愣了一下,半响揉了揉耳朵,把头伸到马小乐的耳朵眼上,“臭小子,你刚才是说你要到村部去干事了吗?”
  马小乐坚毅地点了点头,好像侦察兵汇报情况似的严肃,“干爹,我是说要到村部去干事了,你没听错!”

  马长根摸了摸后脑勺,咧嘴笑了,露出一排黄不啦叽的大牙,在趁上被太阳烤的有些冒油的脸,活脱脱像是一泡弱小的牛粪上散了几颗黄花瓣,“呀,臭小子,你要为老子争脸了啊!”旋即回头又对着灶屋里喊了起来,“爱英,把篓子里那几个鸡蛋炒了,今个中午我要喝两盅!”
  胡爱英从灶屋里露出个头来,“咋了,拣到钱了?”
  “个屁!这比钱还好呢!”马长根回身进了正屋,从大桌子的抽屉里拉出一个木匣子,又从腰少摸出钥匙。马小乐知道他要拿钱了,拿打酒的钱。
  “小乐,再去店里打斤散酒去!”马长根摸出两张皱巴巴的一元票子,“剩下的八毛钱买糖块和二宝分了吃吧!”
  “好咧!”马小乐接了钱,提着酒瓶子就朝张秀花家的小商店跑去。

  日期:2011-12-04 16:13:13
  马小乐跑到了街上,屋后荫凉地里坐着几个人,一看马小乐就冲他喊:“小乐,不是孬种,干带着大家伙去操曹二魁的女人!”马小乐不搭理他们,甩着头走自个的。
  也难怪有人拿马小乐打趣,像这种事在小南庄村是少之又少,几十年都碰不到一次,想不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话茬都不行。
  就连村长赖顺贵也对此津津乐道。马小乐到商店的时候,张秀花不在,赖顺贵正翘着二郎腿躺在小床上乐悠着呢,一见马小乐,他就坐了起来,“小乐,你真行,今天你算是露脸了,以后这小南庄村就没人敢欺负你了,动不动就带人去操人家媳妇,谁还敢惹你啊!”
  马小乐知道这是赖顺贵在逗乐,也不说话只是跟着傻笑,好半天才说赖顺贵福气,不用下地干活,就连饭也不用做,只是吃现成的,好命。赖顺贵毫不含糊,以此为荣,“嗳,你说我不用干活的啊,我干的是村里的活,要不我哪能吃现成的,你以为你秀花婶那么好心甘情愿地服侍我,还不是我每月那几大百的工资嘛!”

  “村长,那是你的能耐,别人怎么干不了村长的?要我说啊,我们这小南庄村还就是不能没有你,要不那还不乱了套!”马小乐笑呵呵地把酒瓶子递了过去。马小乐这马屁拍得,赖顺贵一阵阵地高兴,他接过酒瓶给马小乐装得满满的,“这下多了没有一两也差不多了。”赖顺贵提着酒瓶,用手比划着高出平常的一截说。
  “就说么,村长那是绝对的好人,可体贴着咱老百姓呢!”马小乐从口袋里掏出昨晚买的香烟,撞在裤带里揉得皱巴巴的,拽出一根用手捋直了,递给赖顺贵,“村长,抽老百姓的烟!”
  赖顺贵接过烟,马小乐又送上了火,美美地吸上了一口后说:“小乐,上午听你秀花婶子说了,你去咱家帮了忙,很卖力。”
  “村长,你看你说的,那还不是应该的嘛,你对我也有特别照顾啊,我哪能知恩不报呢,当然了,我马小乐也没啥本事,就是帮着干点庄稼活罢了,不值得说。”马小乐连连摆手,说得情真意切。
  正说着,张秀花从家里过来了,估计是饭熟了喊赖顺贵吃饭的。马小乐觉着这场合不太自然,提着酒瓶和赖顺贵打了个招呼就走,在门口碰到张秀花,目不斜视地看了她一眼,一本正经地说:“秀花婶,来找村长吃饭呐。”

  张秀花的眼里闪过一丝淫意,不过面部表情还算正派,“嗯那,饭刚做好,小乐,你打酒呐?”
  日期:2011-12-04 16:21:02
  “嗯,干爹要喝两盅。”马小乐怕张秀花再说什么,赶紧走了。
  赖顺贵还美滋滋地抽着烟,哪里想到自己的女人和马小乐还有一腿呢,“秀花,你说这世道真是没地讲理了,就连软蛋也强横了起来,他马小乐竟然要带人去曹二魁家日他媳妇看看!要不是宝发拦住他,估计他家要吃大亏了,那果园子肯定要被曹二魁给弄了去。”
  “谁说的!”张秀花对马小乐可是知根知底,一时兴起也忘了保留点什么,“那马小乐到曹二魁家里,还不把他媳妇田小娥给操死过去!”
  赖顺贵一听,觉着不太对劲,皱着眉头问了起来,“秀花,听你这意思,你说马小乐他不是软蛋?”
  张秀花一见赖顺贵的样子,这才想起不该那么说,好在她头脑瓜还算好用,忙打着笑说道:“谁知道他到底是不是软蛋,我刚才的意思是,如果马小乐不是软蛋,那曹二魁的媳妇还不吃定亏了么。”

  赖顺贵巴兹了一口烟,抬头又问道,“秀花,好像马小乐是不是软蛋还是你讲出来的吧,现在怎么又说不知道了呢?”
  “去去去,我啥时说了,我也是听别人说的。”张秀花连口否认,她觉着老是这样被赖顺贵追问着不妙,赶忙提高了声调,“嗳,我说赖顺贵,我看你今个怎么有点不对劲,你问这些话啥意思?!”
  “我能有啥意思,就是感到好奇呗。”赖顺贵不想和张秀花吵架,因为他每次都占不到上风,“我就是觉着马小乐这孩子有点怪。”
  谈到马小乐,张秀花顺势将话题接了过来,“怪?哪里怪了,我看这孩子还不错,上午在地里刨花生可真是卖力,他还说要经常帮咱家忙活呢!”
  “切,那有什么稀奇的。”赖顺贵好像很傲气,“还不是我给了两个村里的活儿,尝到甜头了。”
  日期:2011-12-04 16:34:11

  “既然这样,那你不再多给点他干干,这样一来,咱家的庄稼活可就不愁了,平日里你不是说我一个干活太累了么?”张秀花有点卖乖地说。
  “那不是还有其他人帮忙么,你想指望马小乐这个鬼东西帮你干多少啊,告诉你,那小子可不一般。”赖顺贵扔了烟头,准备回家吃饭。
  “慢着慢着,话还没说完呢。”张秀花拦住了赖顺贵,“依照我看也是,那马小乐是个有心眼的家伙,我看他是想混到村部去弄个差事!”张秀花说这话是在试探赖顺贵,赖顺贵对这个没提防,“他啊,算了吧,我侄子都等一年多了,咋能轮得到他?!”
  “你看你,小事聪明大事糊涂!”张秀花一副很失望的样子,让赖顺贵有些纳闷,“我小事聪明大事糊涂?”
  “那可不是?!”张秀花旋即换了一副通透人的样子指点着赖顺贵,“你看啊,你帮侄子弄到村部去,是你的聪明,可这是小事啊。你得为自己着想着想,你不是老想着要到范宝发那位子上去么?这是不是大事?”

  “是啊!”赖顺贵看着张秀花依旧不明白是个啥道理。
  “你再想想,你要是把你侄子弄到村部了,村里人会不会说你闲话?你能服人么?你不能服人,那你就是村长二把手,肯定不能成为支书一把手!”
  “哟,哟!”赖顺贵抬手拍了拍脑门,“你这娘们,关键时刻还顶个用,说得在理。”
  日期:2011-12-04 16:52:20
  张秀花一听,咯咯地笑了起来,“要不怎么说女人是贤内助的呢,你看,我这也不内助了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