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农村的情欲故事》
第43节

作者: tudouwx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马长根放眼一望,嗐,还真是那么回事,当下气得头顶冒烟。好在胡爱英在一旁劝说着,说不就帮村长家干点活么,有啥气的,再说了,村长不也让小乐帮村部做了两回事,也赚了点钱,就当是回报吧。马长根听了胡爱英的话,琢磨了一下是个道理,“臭小子,但愿你干妈说得对,要不我打烂你屁股!”说完朝手心淬了点唾沫,抡起镐头狠狠地扎在花生墩下,用力一掘,白花花的花生果子就被翻了出来。

  一个上午忙过去了,马小乐累得有点虚脱,在自己家里也没出过这等力气啊,“秀花婶,现在你就是脱了裤子在我面前跳舞也没用了,累坏了!”马小乐坐在花生秧子上打趣地说。
  张秀花毕竟是大人,听了这话虽然从心底里泛出带着骚味的蜜意,可还是张皇地四下瞅了一下,“小乐,以后可不能这么说,万一被人听到了怎么办!”
  “你以为我傻啊,我早就看好了,没人听得到。”马小乐伸直了腿,舒舒服服地舒展了身子。
  日期:2011-12-04 14:28:06
  张秀花也累得够戗,一上午在马小乐的刺激下她已经有些超常发挥了体能,一口气抡了五百多下镐头,现在累得脱裤子的力气都找不到,“行了小乐,你回去吧,可别真累坏了,要不你干爹干妈可要找我没完。”

  马小乐的确累了,爬起来边走,“秀花婶,下午我再来。”张秀花咯咯直笑,“行啊,不过来晚点,等太阳落落的。”
  马小乐没有到自家的地里,直接回村了,他琢磨着,马长根对他的举动肯定会生气,所以还是先回家把午饭做做,然后再把其中奥秘说出来,那时马长根不但不生气,还会手舞足蹈起来。
  中午收工了,马长根扛着镐头跟在胡爱英后头有气无力地走着,“爱英,你说小乐这臭小子按的什么心,帮村长家干活干就是了,干完了过来说说大家心里头亮堂,可他却一声不吭地跑了。”马长根抱怨着。
  “就你话多,孩子的事有啥好琢磨的,你心里就拐不过弯了!”胡爱英的斥责对马长根起得作用并不大,“那可不一定,从小看八十,现在不着边,大了就更差得远了!”
  来到门口,胡爱英一看大门是开着的,灶屋的烟囱里还冒着烟。马长根也看到了,当即笑嘻嘻地大声问了起来,“小乐,你个臭小子咋想起来回家来做饭的?”
  马小乐揉着被烟熏得直流泪的眼睛跑了出来,“干妈,这灶膛子坏了吧,不抽烟了,可熏死我喽!”
  胡爱英心疼走过去,摸着马小乐的额头吹了几口气,“好了,吹吹就好了,你去歇着吧,我来做。”
  马小乐舀了盆井水洗了洗,舒服多了,抬头看着马长根呵呵直笑。

  日期:2011-12-04 14:35:46
  此时马长根已经没有了怨气,还觉得马小乐挺懂事,“臭小子,笑啥啊?”
  “干爹,我帮村长家收花生你不生气吧?”马小乐胸有成竹,“不过那可不是白干的!”
  马长根刚要说话,门外曹二魁炸雷吧般的吼叫就传了过来,“马长根,你家阿黄呢?!”话音还未落尽,曹二魁抗着扁担气势汹汹地冲了进来。
  “哟,二魁兄弟,这是怎么回事,火气这么大?”马长根丈二和尚莫不着头脑,但见曹二魁这凶神恶煞的样子又不得不绞尽脑汁地想。
  “我家雪花快没气了!”曹二魁说的雪花,是他的狗,浑身纯白,下雪天蹿出去一抹眼就看不到了,和雪一样的白。曹二魁说这狗是名贵品种,是他在城里打工时一个高贵女人给的,可值钱了,和村里的那些草狗们不是一个品种,那档次差多了。
  听曹二魁这么一说,马小乐大体上明白了,可马长根还是一无所知,“二魁兄弟,你家雪花怎么了,怎么就没气了?”

  “被……被你家阿黄给日的!”曹二魁瞪着要吃人的眼睛在院子里到处瞅,“那骚狗子呢,我要夯死它!”曹二魁举着扁担,样子挺吓人。马长根看了看马小乐,马小乐低下了头,他知道是马小乐把阿黄带回村里惹事了。
  不过吓人归吓人,马长根也不能由着他在自家撒野,那村里人可是要笑话的,“我说二魁,要说这事吧,那是狗的不对,狗可以不讲理,可人不能不讲理啊,你想想,那狗东西在一起不懂事乱搞一通,人可不能跟着瞎掺合。”
  曹二魁一听,马长根话里有话,而且越寻思越不对,“长根,你的意思还是我的不对了?”
  “我可没说是你的不对,人都有情绪,你家雪花摊上事了,心里哪能不着急,一着急难免会做出些不着边的事来。”
  日期:2011-12-04 14:48:48
  “那你还是说我不对了!”曹二魁旧气未消新气又来,“马长根,我告诉你,我家雪花要是挺不过来,你家阿黄也得死!不信走着瞧!”

  “曹二魁,你叫什么叫,有本事你找阿黄去,在我这里叫唤什么!”马长根恼怒地说,“我可告诉你,你找阿黄的时候最好多带几个人,否而你出了事可就没人来找门了!”
  曹二魁被说得噎住了气,“马……马长根,报应!谁都知道你家出了软蛋,好啊,这下不用发愁了,你家狗子厉害啊!你家狗子不是软蛋!”
  马小乐听不下去了,当即对着曹二魁喊了起来,“好,曹二魁你说话不算话,那我也不客气了,我现在就去你家操你女人看看,看我不操死她!你看我是不是软蛋!”
  曹二魁本来心疼他的雪花被阿黄干的快没气了,现在马小乐又嚷着要去操他女人,这事放哪个男人身上也咽不下这口气。曹二魁瞪着发红的眼睛看着马小乐,恨不得一口把他吃下去。
  此时已近中午,地里都收工了,庄邻们都懒散散地拖着钉耙镐头什么的回村子,一听到马长根家吵得山响,个个都来了精神,有热闹谁不看,所以都来了。因此曹二魁瞪眼看着马小乐的时候,围观的乡亲们都撑着脖子目不转睛,他们要看看这曹二魁要咋样下这个台阶。

  可是曹二魁猛地冒出一句话,让乡亲们都噎住了,噎得有点发愣,不过这只是非常短暂的一个过程,之后大家禁不住都“噗嗤”一声喷了口气,就像不经意间放了个冷屁,有点好笑,可又大笑不起来。
  “马小乐,你有种现在我就带你去我家操操看!”这是曹二魁的话,他说得并不猥琐,而是铿锵有力落地有声的。
  日期:2011-12-04 15:02:42
  曹二魁的话也已然出乎了马长根和马小乐的意料。本来马长根已经做好了准备,手里已经摸着捶黄豆的大棒子了,他估摸着曹二魁会上前打马小乐,那他就毫不客气地挥棒打开他,可现在曹二魁不但没上前,反而顺着马小乐的话,要带小乐去他家操他媳妇,这可让马长根糊涂了。
  不但马长根糊涂,马小乐也纳了闷,这曹二魁要真是有本事,这话都能说出来!马小乐寻思着,肯定是曹二魁认定了他那玩意儿不行,操不成他媳妇,所以才斗胆说出这么句话。可是马小乐又想了,这曹二魁也没有亲眼看到他不行,怎么就敢说出这样的话来?是不是他走投无路才说出这话的?要是这样的话那可就没准了,他随时都可以反悔,而且看到自己女人真要被人给操了,说不定还会做出什么骇人的举动来。

  其实曹二魁说这话也不是走投无路才说的,他可不是呆子,没那么好的便宜给马小乐占。曹二魁琢磨着,凡事都不是空穴来风,既然村上都传马小乐是个软蛋,那肯定是有原因的,至少有那么一点点。再者,他说让马小乐去操他女人,也没说让不让大家看,假如马小乐真的去了,那他就让乡亲们去看,他不相信马小乐在这么人面前还能操得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