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农村的情欲故事》
第37节

作者: tudouwx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马小乐也不答话,他觉得如果要是机会合适还是可以尝试一下的。现在马小乐的抽*动已经相当惬意了,金朵哪儿早已春潮暗涌,给马小乐滑爽的前行提供了充分的条件。

  “一二、一二……”马小乐这次数得特别带劲,而金朵似乎也特别享受起来。
  几分钟后,马小乐开始探求破门之旅的,他缩了下屁股,将粗硬的家伙以水平方向一点点向前推进。开始金朵的反应并不大,但到了马小乐感觉前进受阻加大了力度时,金朵抬起头连说:“不行不行!”
  马小乐停住了,但并有撤退,这事就跟上战场一样,要稳扎稳打、步步为营、点点推进,如此,没有攻不下的苞蕾!
  马小乐是停住了,可金朵不想停,她挺了下屁股,和刚才一样,有点疼,“小乐,你还像刚才那样动,别这样。”马小乐觉得现在应该顺着金朵,要不以后机会就不多了。马小乐又调整了位置,来回地抽拉,积极地做起了户外运动。金朵很快就又进入了状态,迷离地抱着马小乐的后背迎合起来……
  几分钟后,金朵像刚才一样,身子抽搐了几下之后便开始发硬,之后就是瘫软。马小乐笑了,到底是个嫩芽子,这么快就不行了,那张秀花和柳淑英可没这么快。
  金朵不动了,又舔了下嘴唇干咽了口唾沫。此时马小乐的确有些按捺不住,缩了下屁股又开始了水平方向的滑动,还是到了感觉受阻的时候,金朵又抬起了头,“不能再往里了,不能再往里了!”

  马小乐照旧停住,趴在金朵耳边问,“咋不能再往里了,再一点点行不?”
  日期:2011-12-04 10:08:41
  “不行,我觉得有点疼。”金朵这次回答得很干脆。
  “行,那就到这里就回去。”马小乐抽点回去,又送了过来,如此反复数十下。开始金朵还很警觉,但见马小乐每次都到那关键当口退了回去,也渐渐放松的警惕。
  可马小乐哪里能满足于此,又是反复几十下后,他觉得不能这么循规蹈矩了,悄然一用力,屁股猛地一沉。

  “啊!”身下的金朵一声大叫,叫得有点凄惨,整个身子像抽筋一样缩了起来。
  在金朵的叫声中,马小乐也是一阵快感,因为他那话儿的头部就像被紧紧地箍上了一层温热的肉滑膜,这种感觉很新鲜、很陌生。难道这就是姑娘的好处?马小乐想起和柳淑英、张秀花睡的时候,虽然也感觉紧,但他有种撑开一切的感觉,而不是金朵这样的,他有种被挤压住了的感觉。
  但是金朵近乎凄惨的叫声也像道命令,让马小乐不得不鸣金收兵,他赶紧向外褪去。
  可是,又一种意想不到的情况出现了,这个意想不到,让马小乐感觉得到了一种莫大的满足和刺激。
  后退中的马小乐有种拔出萝卜要带出泥巴的感觉,他向后缩了一下,不过那种被紧箍的感觉并没有消失
  这时的金朵又是一丝凄凄的喊叫。

  马小乐纳闷了,忙又向后缩,可还是没有摆脱那种紧箍的感觉,随着而来的还是金朵无助而痛楚的声音。马小乐好好用心一感觉,明白了是咋回事,嗐,要知道金朵可是一黄花闺女,那地方还不曾遭过侵入,门户还是相当的紧,而他进去那一点点的部分,因为胀大而和金朵有了紧密的契合。所以,他主动的后缩就是金朵的私处被动的拉伸。

  这个过程对于金朵来说,怎能消受得了?“马小乐,臭流氓,狗jb日的,你还拔出来啊!”金朵急了,捶打着马小乐的后背带着哭腔说。
  马小乐也想拔了,他还后悔不迭呢,就插进去一个小头头,结果弄得金朵这么兴师动众的还要哭鼻子。啥也别想了,马小乐猛地一抬屁股,“砰”的一声终于拔了出来。
  这声音,就像被吸住的暖水瓶塞子好不容易被拔出来的声音差不多,略显沉闷却又空辽响脆。
  与“砰”的一声同时发出的还有金朵的“妈呀”叫声。金朵的身子这次是战栗的抖,“马……马小乐,你不是人,我下面疼死啦!”金朵哭了,蜷在草堆里“呜呜”地哭了。
  马小乐慌了手脚,连忙提起裤子,抱着金朵一阵哄,“金朵姐,你不要哭,今后我再也不这样了。”

  日期:2011-12-04 10:14:03
  金朵抬手又是一阵猛捶,“马小乐,你个没良心的,不是说了不再往里的,你怎么还是进去了!”
  “没,没有进去啊,就进去了一点点。”马小乐的解释更让金朵生气,她坐了起来拉上裤衩,又站起来提上裤子,“马小乐,你真的不是人!”说完就跑了。
  马小乐呆呆站在草堆旁,摸着脑袋觉得挺委屈,“金朵,我不是人能让你好受了两次啊!”
  “那可抵不上我这疼得要命的一次,你个臭流氓,你不就不是人!”金朵的话在河堤上的夜空中回荡着,马小乐沮丧地垂下了头,向果园里走去,“妈了个巴子的,真不过瘾,还是回去睡大觉吧。”
  来到院门外,大黄狗一声不吭,它老远就听出了马小乐的脚步声。马小乐进了院子,在狗食桶里捞出一大瓢狗食倒进阿黄的狗盆里,“阿黄,吃吧,你多幸福啊,二愣子家那阿花你怎么干都行,你看那金朵,还没怎么地就叽哩哇啦地哭着跑了。”

  大黄狗哪里能听懂马小乐的话,只是津津有味地吃食,头也不抬。“贪吃的货!”马小乐甩着头进了屋子,脱了衣服准备冲个澡。
  灯光下,马小乐脱光后低头一看,不得了,家伙怎么出血了,有点血迹。马小乐连忙拾起裤头翻开一看,还真是有血!马小乐赶紧扔掉裤头,托起话儿左右端详,“我看看,哪儿破皮了。”马小乐边自言自语边瞪着眼睛看。
  没有,哪儿都没破。
  “娘的,是金朵的啊!”马小乐疑乎好一会,猛地一拍大腿叫道,“金朵的身子给我破了啊!”马小乐美滋滋地摸着下巴,“金朵啊金朵,我可不是存心的,只是一时冲动,你可别怨恨我。”
  此时的马小乐有点情绪高涨,他低头看着自己那雄赳赳的话儿,突然意识到自己刚才还憋得慌呢,在金朵身上他一点都没放开。想到这里,马小乐体内一股邪气乱窜,不可遏制。
  “我要发射!”马小乐叫了一声,该找谁呢,眉头刚皱了不到一秒。马小乐又是一拍大腿,“奶奶的,怎么把这事给忘了,说好了要去敲柳淑英的门呢!”

  马小乐跑到院子里,稀里哗啦地冲了下身子,回屋穿上衣服就朝村里进发了。
  日期:2011-12-4 10:21:00
  月亮刚从云堆里跑出来,洒下柔和的银光,星星是稀疏的,点缀在天空。月朗星稀,一定不假。
  夜风吹得路边的杨树叶子沙沙作响,平时马小乐还是蛮喜欢这样的夜色的,他总是一步三摇,慢条达理地任由微风吹拂,就像女人轻盈的手在全身上乱摸。可现在马小乐很急躁,恨不得立马就到柳淑英家的院外,根本没那个闲情来自个找乐,此刻能让他平息的只有柳淑英。
  尽管放轻了脚步,可走到村头还是惹来了一阵狗叫。“你娘的,欠日的货!”马小乐低声狠骂,蹑手蹑脚地想柳淑英走去,他可不想弄出动静被发现,那可是要丢大脸的,而且没准那金朵要知道了,说不定一生气就不理他了。
  村子在夜里是很恬静的。马小乐走在街巷里,感觉整个村子都在他的眼皮底下,他就是村子的主人。

  终于到柳淑英家了。马小乐机警地四下看看,确定没有人之后,拣起一块小石头,估摸着柳淑英的窗户的距离,从院外扔了进去。
  没动静。
  再扔。
  还是没动静。
  再扔。
  仍旧没反应,屋里的灯都不亮。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