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农村的情欲故事》
第30节

作者: tudouwx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是对啥样的东西啊?两个巨大的圆球雪白丨粉丨嫩,中间挤出一道大深沟子来,那还不算,关键是两个圆球顶上还各冒出一粒鲜红小豆豆,就像刚剥出壳的红皮花生米。
  马小乐脑海里忽悠了几圈,想起了柳淑英和张秀花的,她们的那东西都是黑不溜秋的,柳淑英的还好点,张秀花的不但黑,不摸弄几下还显得皱巴巴的。可眼前金朵的却是那么红润,就跟地里又鲜又嫩的粉草莓似的。
  “不一样,到底是不一样啊!”马小乐情不自禁地摇着头感叹。
  金朵一下反应了过来,低头一看自己的胸部,猛地又抬起头来,“马小乐,今天跟你没完了!”话音一落两手抱住马小乐的腰,“小时候流氓,大了还那么流氓!”
  “我我怎么流氓了。”马小乐着急挣脱,“我又没扒着你衣服看,是你自己送到我眼皮子底下的!”

  “还狡辩!”金朵没松手,但已经绕过了桌子,想把马小乐摔倒。可是没那么容易,马小乐农活没少干,那身板硬得很。金朵摔了两下没摔倒,较起了真,“哟,还摔不倒啦!”这下可好,金朵越用力,身体就和马小乐贴得越紧。马小乐真的是乐了,后背被金朵的两个大球积压摩擦着,别提多舒服了,“金朵姐,使劲,再使劲!”
  金朵不是傻子,顿了一下,放开了马小乐,喘着大气说:“马小乐,你今天占尽了我的便宜,改天有你好受的!”
  马小乐看了看金朵,在她脸上没发现真的恼怒,不由得嘿笑了一声,“金朵姐,你说吧,改天你还要让我怎么好受法?刚才就够好受的了,你还要怎么让我好受?”
  金朵修得满脸通红,回身拿了个注射针头子要扎马小乐,马小乐忙抓了那半瓶子酒精向外跑。不巧的是门外刚好进来一个人,马小乐情急之下用力一推,将那人推倒。
  “混小子,疯了你?!”被推倒的是赖顺贵。
  马小乐一见,忙放下酒精瓶子,蹲下来拉起赖顺贵,“哟,村长,没看到,摔着了没有?”

  赖顺贵站起来拍拍屁股,“让你来找点酒精,咋这么半天?那乡里的检查组马上就要来了,那马蜂窝还在呢!”
  “我这就去,这就去!”马小乐提着酒精瓶子跑了。赖顺贵扭头看看金朵,手里拿着个针头子瞪着眼,“金朵,怎么了,小乐欺侮你了?”
  “没有,我……我看他不顺眼,要教训教训他!”金朵收起了针头,平静了气息。
  日期:2011-12-03 20:30:07
  赖顺贵色眼迷离地盯着金朵的胸前,“金朵,有啥事告诉我,咋能让小乐个狗东西欺侮你呢,不过他也没啥,终究是个软蛋。”
  “他哪能欺侮我,我一针扎死他呢!”金朵把头歪向一边,表现出没兴趣的样子。赖顺贵也知趣,嘿嘿笑着退了出来。

  一出卫生室,赖顺贵边朝村部院子里走边拉下了脸色,“她娘的,不就是有个流氓不要命的哥哥么,要不我整死你!”提到金朵的哥哥金柱,赖顺贵又说起了损话,“他奶奶的,在乡里为害一方不知足,还跑到县城里撒野,那县城岂是你闹腾的地方?”赖顺贵说的不错,金柱前两年在乡里呆够了,去了县城,说要闯出个样子来,可哪想到刚去没几天就犯了事,在县城可不像在乡里,哪里由着他胡搅蛮缠,结果被关了起来,出来之后就老实多了,听说进了一家大商场做了保安,还谈了个城里的对象。但即使像这样金柱走上了正路,可他的淫威还在,在乡里提起他的名字,依旧挺唬人。

  进了院子,赖顺贵看见马小乐正往稻草团子上喷酒精,他有些担心会被马蜂蛰了,不敢过去。
  “村长,来帮个忙,点个火!”马小乐举着竹竿,头上蘸有酒精的稻草团子伸向赖顺贵。赖顺贵很不情愿地走了过去,掏出火柴擦着了,手有点抖。“村长,你怕啊?”马小乐问。
  “怕?”赖顺贵眉毛一竖,“一个大活人还怕那点小玩意?笑话!”马小乐也不答话,看着赖顺贵颤抖不止的手心里直发笑。
  赖顺贵点着稻草就跑开了,金朵也站在远处看热闹。
  马小乐将火把朝马蜂窝捅去。第一个还好,大火苗一下把蜂窝包住了,马蜂都蜷着身子掉了下来,蜂窝也掉了。可第二个就不行了,火头小了,十几只马蜂飞了出来,直奔马小乐而来。马小乐觉得不管怎样还是应该把蜂窝给戳掉,所以手上没停,坚持把第二个蜂窝也戳了下来。

  可这个时候他再想跑的时候已经有点晚了,额头上首先被蛰了一下。马小乐大叫一声,扔下竹竿抱头鼠窜,可马蜂会追人,继续蛰他的手。马小乐发出了歇斯底里的惨叫声。
  “躺下!躺下!”金朵在远处大喊起来,“马小乐,快躺下,躺下马蜂就不蛰人了!”
  日期:2011-12-03 20:37:56
  慌不择路,现在谁说话马小乐都听,他翻滚着跌倒在地。还别说,真的管用,躺在地上后,马蜂就飞走了。可马小乐的手面上已经被蛰了三下,疼的眼泪汪汪的。
  金朵跑了过来,要马小乐到卫生室擦点药。赖顺贵也过来了,扶起了马小乐,“小乐,你有功劳,今天多给你十块钱,你为村里作出了贡献!”说完和金朵把马小乐扶进了卫生室。

  马小乐的额头肿了个大包,让原本俊朗的脸变得很滑稽。金朵看了又看,忍不住捂嘴笑了起来。“金朵姐,这下你得意了?”马小乐歪着嘴说。
  “我说改天要有你好受的吧,看,老天有眼了,今天就帮了我的忙!”金朵从药箱里拿出一把小镊子,“别动,我把马蜂的毒针给你拔出来。”
  赖顺贵在一旁帮不上忙,刚好乡里的检查组也来了,便嘱咐了金朵几句,要她好好帮马小乐弄弄伤,然后就去村部接待了。
  拔马蜂的毒针不怎么疼,马小乐坐在小病床上,咬咬牙挺过去了,可擦药水的时候,马小乐忍不住“呀呀”地叫了起来。“瞅你那样,这点算啥,人家解放军在战场上断腿断胳膊的也不过才像你这样。”金朵小心地擦着药水,认真地说。
  “金朵姐,这可是和平年代了,别用战争年代的事来教导我。”马小乐被说得不好意思,干脆闭上眼。可就在眼皮垂下的刹那,他又看到了金朵的敞开的衣领。“金朵姐,我求你把扣子扣好行嘛,我可不想再挨马蜂蛰了!”马小乐咧嘴坏笑起来。
  金朵低头一看,照着马小乐的屁股抽了一巴掌,“你个臭流氓,这个时候还胡思乱想到处看!刚才马蜂怎么不蛰了你的眼皮,让你看不到!”

  “哎哟,金朵姐,你真狠呐!”马小乐伸手捏了下金朵的屁股,“你咋就不心疼我一点哩!”
  日期:2011-12-03 20:43:57
  金朵被一捏巴,像着了电击一样,擦药水的棒棒猛地戳在了马小乐的伤处,“啊呀!”马小乐疼得汗珠子直掉,金朵看得呵呵直笑,“马小乐,这是你自作自受!”
  马小乐疼劲过去了,一点都不生气,反而嬉皮笑脸地对金朵说:“金朵姐,你的屁屁真软,弹性老大了,捏都捏不住!”金朵一听,伸手去拧马小乐的嘴。马小乐身子朝后一躺,倒在了小病床上,金朵收不住身子,凭着惯性压了上去。
  马小乐觉着像是被棉花堆压住了,他张开双臂揽住了金朵的后背,闭着眼不说话。金朵被马小乐揽在身上,想离开又撑不起来,但觉着这么压下去又不妥,“小乐,你放开手,快放开手!”
  马小乐还是不支声,手也不放。

  金朵突然感觉到了一个东西,脸一下涨的通红,死命地挣开了马小乐的揽抱,“马小乐,你……你没毛病啊?”金朵瞪着诧异的眼睛,看着马小乐裆部那高高隆起的布篷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