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农村的情欲故事》
第29节

作者: tudouwx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马小乐很卖力,抄起铁锹奔到墙角,“咔咔”地铲起了青草,这墙角里的茅草都老高了,乍一看跟荒地似的。铲完了草又开始清除蜘蛛网,这村部有好几间房子,还是带走廊的,支柱上端有好多燕子窝,这也倒罢了,燕子是吉祥物,该留着,可靠最西头的走廊底下,却长着两个大马蜂窝,挺吓人的。
  “小乐,蜘蛛网先别急,我命令你先把那两个马蜂窝拿下!斩草除根!”赖顺贵光指挥不干活,不过马小乐也不生气,谁叫人家是村长的呢。
  马小乐找了一根长竹竿,竹竿头上绑了把稻草,刚掏出打火柴要点,又觉得不妥,“村长,有汽油没?”
  “怎么会有那玩意,碰个火星子就着,哪个敢存啊。”赖顺贵没好气地说,“找汽油干啥?”
  “这不要点火烧马蜂窝嘛,不弄个大火头一下烧掉,那马蜂到处乱跑追人呢,蛰个鼻青脸肿的也不算因公负伤吧。”马小乐很认真。
  “去你的吧,还因公负伤呢,我们这些人才能因公负伤,你算不上。”

  “那可更要找点东西弄火头了,要不我多亏。”马小乐放下竹竿,不打算干下去。赖顺贵一见,皱了下眉头,“要不这样,你到前面的卫生室里要半瓶酒精喷喷。”
  马小乐一听,不太乐意,为啥呢,因为他不不想看到卫生室的金朵姑娘。
  日期:2011-12-03 20:11:25
  金朵是一位大姑娘家,她哥哥金柱是个打架二流子,在整个沙岗乡都有名气,逢到赶集的时候,满街转悠一趟,蛇皮袋里啥都有了。据说后来让乡派出所联防队队员给用麻袋套头捉住了,弄到派出所一顿好打,可非但没把他打蔫了,反而更嚣张了,整天提着菜刀满街跑,说要把打他的人的儿子的鸡鸡给剁了,最后连派出所的人都不敢对他怎样了。谁也不想惹这个刺头,万一他要是真的发了疯,那遭殃受罪的还不是自己。

  也就因为这,这金朵一直都很傲慢,马小乐没上学时就听说过,金朵在学校里简直比班主任说话还管用,班里哪个男生调皮,只要她一吆喝,哪个都乖乖老实起来。但好在金朵心不坏,还没有落到和她哥哥一样,让人谈之变色。
  不过俗话说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马小乐对她有种恐惧感。那是在马小乐九岁的时候,已经上一年级了,金朵已经十二岁了,上四年级。一天马小乐放学后在村小学边上的河里洗澡。金朵和一帮女同学到河边洗手,马小乐一下跳了出来,露出鸡鸡对着她们晃荡起来,嘴里还大叫,“看鸡鸡喽,看鸡鸡喽!”
  那些女学生都哇哇叫着抛开了,唯独金朵没跑,还直朝马小乐跑了过来。金朵个头大,也有力气,一下把马小乐抱起来摔在地上,用手揪住马小乐的鸡鸡,“马小乐,小流氓,我把你鸡鸡揪下来喂狗!”
  马小乐当时觉得很疼,再加上害怕,哇哇大叫起来。金朵一看马上放开了手,临走的时候又蹲下来看了看,说:“小流氓,人不大,家伙倒不小!”
  这事没别人知道,金朵没对别人说,马小乐也没对别人说。但不管怎么着,马小乐见了金朵就发怵,觉得她的强大是不可估量的。再加上后来金朵初中毕业后不上学了,在金柱的帮助下,由村里推荐到乡里,乡里又安排到县里学了半年的医,回村后就当上了村卫生室的医生。马小乐见她整天穿着白大褂,拿着银晃晃的针头子老扎人家屁股,就更害怕了,见她就躲得远远的。

  现在赖顺贵让他马小乐去卫生室要酒精,他能乐意嘛。可赖顺贵是村长,村长下令他得听,只好硬着头皮去了。
  卫生室很安静,马小乐伸头看了一下,也没看到金朵,再一探身,吓了一跳,原来金朵正坐在里间的门口抠脚趾头。金朵一见马小乐,也是不太自然,可能是想起以前的事来不太好意思,毕竟是大姑娘了。“马小乐,啥事啊?”金朵把翘在椅子上的脚拿了下来,还算礼貌地问。
  “村……村长让我来要半瓶酒精。”马小乐很拘谨。
  “呵呵……”金朵笑了起来,“马小乐,你紧张什么,我还能吃了你啊,你平时见我都躲,为啥呐?”
  “我,我啥时躲你了。”马小乐不想被说成是那样胆小。
  “你还嘴硬,躲了就躲了,还不承认。”金朵起身到药架上拿下一瓶酒精,又找了个空瓶子倒了一半,“你可别骗我,偷偷带回去给你干爹兑酒喝啊,这酒精是不能吃的。”
  “谁喝这个,再说了,你……”马小乐张了张嘴,又合上了。
  “再说啥,不敢说了?”金朵似乎想逗乐。
  日期:2011-12-03 20:16:27

  “有啥不敢说的,你那手刚抠过脚丫子,也没洗手就倒了,就是能喝也不喝呀?”
  “哟,你还挺讲卫生啊。”金朵的脸小红了一下,“告诉你马小乐,人的脚比手干净多了,你想想,手啥玩意不碰啊,而脚呢,就只在鞋子里,还有袜子包着,能不干净么?”
  马小乐想反驳点什么,但一时还无从反起。平时能说会道的,怎么碰到金朵就哑火了呢,马小乐低头不语,只想早点离开。不过金朵似乎并不想放过他,“马小乐,姐姐问你个事。”
  “啥事?”
  “听说你那玩意不行,是真的假的?”

  马小乐抬头看见金朵一脸的认真相,觉得她没有取笑他,“金朵姐,你问这个干嘛。”
  “姐姐问是为你好,现在啥都可以治了,你要是真的不行,等姐姐有空到县里问问大医生,肯定能治好的。”
  马小乐听了这话,觉着金朵还没变,心地还是很善良的。想到这里,马小乐简直想抱着金朵哭着感激一番,可是金朵的个头比较大,长得丰满一些,要不是皮肤白白嫩嫩、脸蛋俏俏的,肯定是个好劳动力,所以马小乐不敢抱她,没准还得被她摔一个跟头。“金朵姐,你真是个大好人,可我真的不能告诉你。”
  “那有啥不能的,不好意思?”
  “不是,这事怎么能和你说呢。”说到这里,马小乐对金朵已经不是那么发怵了,再怎么着,她也是一个女人而已。

  “怎么不能说?”金朵绷住了脸,“我是医生。”
  日期:2011-12-03 20:20:39
  “可你是女医生,而且还没嫁人呢,我也没娶媳妇,说这些干啥。”马小乐拎着酒精瓶子就要走。
  “你给我站住,你啥意思,你还有什么想法啊?”金朵翻了下眼,马小乐看不懂她是啥心情,但看着金朵那张俏俏的脸,突然产生了另外一种感觉,其实她就是一个女人而已,有啥可发怵的?他有本钱呢,是个女人就能降服了她,怕啥啊!当下心里一下豁朗起来,浑身轻松,“金朵姐,我没有啥想法,你是不是真的想知道我那玩意中不中用?”

  “呵呵。”金朵笑了,露出两排雪白的牙齿,“想通了,敢说了?”
  “说啥啊。”马小乐露出了一贯的狡黠的笑,“你试试不就知道了么!”
  金朵一听,脸色一阵发红,嘴角动了两下,抬手就要打,“好你个马小乐,敢占我的便宜!”
  马小乐抬手招架,“金朵姐,我占你的便宜啊,你早就占了我的便宜了,小河边的事你难道忘了?”
  金朵一听,又急又气,肉乎乎的嘴巴撅了起来,“马小乐,今天我不把你打翻就不姓金!”说完,弯腰扣起鞋带,向马小乐扑来。

  马小乐哪能束手就擒,围着桌子转了起来。金朵身上肉多,跑了几圈就喘了,“马小乐,你给我住下,让我拧你几下,要不我拿针头戳你!”
  “看看,金朵姐,鼻子头上都出汗了,咋这么卖力呢。”马小乐嬉皮笑脸地伸出手,“我给你擦擦!”
  金朵一把抓住了马小乐,“看你往哪跑!”
  可是金朵毕竟是姑娘家,虽然个头不小,但力气不大,马小乐正是长劲头的时候,用力以拽,金朵就被拽了过来,一下趴在了桌子上。
  马小乐低头一瞅,从金朵敞开的衣领瞄了进去,一下就傻眼了。

  日期:2011-12-03 20:25:0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