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农村的情欲故事》
第16节

作者: tudouwx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马小乐平日里就看不惯他,总是欺软怕硬,是个势利眼。“二魁子,你大中午出来没啥,不过要是晚上出来可就不太好了。”
  曹二魁一愣,“你啥意思?”
  “大中午的用不着看家,晚上可就不一定了,没准还有人摸过去,发生点啥事你也不知道。”
  “你个小王八羔子,懂个啥啊你,存心羞辱我是吧?”曹二魁走上前来要打马小乐。
  张秀花一看,忙伸手挡住,“二魁,咋了,跟小孩子认什么真,害羞不?”
  曹二魁一听住了脚,“没用的货,天生就该这样,不学好!”曹二魁狠狠地说。

  马小乐气得脸色发青,“曹二魁,我日你女人!”
  经过这一折腾,邻居都被搅了过来,看到底发生啥事儿。曹二魁一看人多了,也不好意思较真了,尴尬地笑着说,“大家伙看看,这小东西毛病大了,说他几句就要日我女人。”
  “哈哈……”大家伙一阵哄笑。
  “小乐,不是我二魁瞧不起你,你那软蛋子也就看看罢了,谁不知道你是个无能的家伙。”曹二魁抱着膀子,轻蔑对马小乐说,“小子,你有本事就去日吧,不过那上面可不能绑筷子!”
  “哈哈……”大家伙又是一阵哄笑。

  日期:2011-12-02 21:32:41
  马小乐气得嘴都歪了,“好,老少爷们,还有大妈大婶,你们给个见证,要是哪天我日了曹二魁的女人,他得认了!”
  “行哪,咱都在这里听着了,也看着了。”徐德通夹着卷旱烟问曹二魁,“二魁,你认不认啊?”
  曹二魁骑驴难下,抽搐着嘴角说:“认,怎么不认,不过要是日不了我女人,到时他马小乐要是娶了媳妇,我可得日他媳妇!”
  大家伙的哄笑还没落下,马长根和胡爱英就跑过来了,“你看看你们,欺负一个孩子干啥呢。”马长根拉着马小乐的手,“小乐虽不是我亲生的,可我不拿他当外人,谁要是在欺负他,别怪我不讲乡亲情面!”

  “长根,你看你,吓诈唬啥?”徐德通走上前说,“是你们家小乐欺负别人呢!”
  “他欺负谁了?”
  “曹二魁啊,他要日二魁的女人呢,而且二魁也答应了,只要他那玩意儿上不绑筷子就给日。”徐德通撅着嘴巴一歪,“大家伙说是不是啊?”
  “对呢……”
  马长根外眼看了看马小乐,“你这臭小子,乱说什么,跟我回家去。”末了有对大家伙说,“算了算了,别看了,你们又不是不知道小乐的毛病,都起啥哄呢。”

  马长根和胡爱英带着马小乐走了,众人也都散去。张秀英站门口没动,心里直嘀咕:这马小乐个臭东西,到底说得是真是假?
  日期:2011-12-02 21:37:27
  马小乐没跟马长根回家,去了果园。
  马长根和胡爱英看着马小乐闷闷不乐地走了,都叹了口气,“这孩子,真让人不省心,这么下去非得成神经病不可。”
  胡爱英摇了摇头,“今晚你得去照看照看他,可别想不开出啥事,一个人在果园子里又没个照看。”
  马小乐对马长根胡爱英的担心根本不当回事,他还没走到果园就不生气了,有啥气的呢,大家伙说他不行有啥,行不行自己知道,而且还能打着幌子到处日女人,他要把那些讥笑他的人都给教训了,男的就干他们的女人,女的就不用说了,按倒就骑。那个曹二魁,哼哼,就等着吧,总有一天要给他整一顶又高又大的绿帽子。
  马小乐抄的是近道,甩开膀子走在田埂上,不一会就到了果园。天气很热,马小乐索性穿过果园来到河边的接水塘里洗澡,冲冲身上的汗臭。水是清澈的,站进去低头都能看清脚趾头。马小乐站在齐腰深的水里,看到了自己的话儿,由于水的变像,看上去短多了,跟常人几乎无异,不过却更加粗壮了,“唉,咱这玩意儿咋就这么怪异,不过也好,谁不老实我就拿它来教训!”

  说到这里,马小乐想起了柳淑英,自语道:“阿婶啊,我马小乐这辈子都感谢你,要不是你,恐怕我就没法活下去了。”马小乐伸手捉住话儿,左右摆了一下,“嘿嘿,还别说,睡女人真是过瘾。今晚张秀花要是来了,我再好好过过瘾。”马小乐自己说得高兴着呢,一提到张秀花,就想到了中午她和赵如意在灶膛里的骚事,“不行,那个赵如意为了顺利生个二胎,没准下午就找机会去伺候张秀花了,那可不行!”

  马小乐慌忙跳出水来,蹬上裤子就朝村里跑,他要到赵如意家,看看他在干什么。
  日期:2011-12-02 21:43:46
  来到赵如意家门口,二愣子正在门口树下摇着扇子乘凉。“二愣子,你爹呢?”
  “走了。”
  “去哪儿了?”

  “去学校了。”
  马小乐一听放了个心,立刻懒洋洋地走到二愣子旁边,“扇子给我用用。”二愣子瞅了瞅,很不情愿地递了过去。马小乐接过来扇得正过瘾,柳淑英从院里出来了,想到上午在玉米地里的情事,马小乐突然感到不自在起来,“阿婶,怎么中午没午睡?”
  马小乐的问话让柳淑英又震动了,总感觉马小乐话中有话,脸一红,没说话。马小乐一见心里可乐开了,本来他觉得在柳淑英面前很难为情,可没想到,这柳淑英还更难为情,那么他岂不就是占尽了主动优势么。“阿婶,怎么不说话,是不想说还是想说没力气?”
  柳淑英抬头看看巷子里,确认没什么人,便对马小乐使了个眼色,让他进院子说话,“小乐,你那个大玩意儿可把阿婶给害惨了!”
  “我怎么害惨你了?”马小乐进了院门站住步子,“阿婶,难道我弄得你不舒服?”
  柳淑英脸红红的,“你小孩子不懂,坐过大马车的人再坐人力小独轮车,哪能感觉到快呢。”

  “我懂,阿婶,这我还能不懂么。”马小乐笑着说,“但是小独轮车很勤奋哪,你看,赵老师趁上午回家的空挡还要干你一下呢。”
  “别乱说,你瞎猜什么。”柳淑英不好意思地说。
  “什么瞎猜啊,你以为我不知道,故意让二愣子端着平地盘去打酱油,那还不秃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的事嘛。”马小乐笑嘻嘻地说。
  “你个小鬼头。”柳淑英一脸窘相,但马上就转变为无奈的苦闷,“这事光勤快有什么用,就像老牛耕地似的,犁不透,就是一天到晚忙活也没用。”
  “那这样吧,阿婶,以后每月我保证至少睡你一次,咋样?”马小乐晃着脑袋说。

  “你……”柳淑英一声嗔怨,“你可让阿婶的脸往哪儿搁呀。”
  日期:2011-12-02 21:49:07
  二愣子提着凳子也进院了,听到柳淑英的怨叹,道:“脸往哪搁啊,当然是搁头上了。”
  马小乐嘿嘿一笑,转身朝外走,还不忘回头对柳淑英说,“行了,阿婶,就这么定了,今天是初八,记着日子啊。”
  柳淑英有点局促地抓抓衣角,张嘴想说什么,可又怕被邻居听到,干脆闭口不言,只是眼睛不曾离开过马小乐的身上,一直到他出门拐弯不见了,这才收回了目光,带着点失落走进了屋子。
  马小乐径直来到村中心大街上,一眼就看到了支书范宝发和村长赖顺贵带着村委会的几个干部,簇拥着一个衣着颇为光鲜的大小伙子,看上去顶多二十七八岁的样子,那架势够拽,就跟电视里什么大太子似的。
  “小乐,你干爹呢?”赖顺贵老远就对马小乐喊了起来。
  “可能在家吧,这贼热的天能到哪儿去?”马小乐爱答不理的回了一句。

  “赶紧回家告诉你干爹,让他到果园子里,冯乡长的秘书小韩来了,去果园摘点苹果。”赖顺贵兴奋地喊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