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农村的情欲故事》
第13节

作者: tudouwx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赵腊梅刚要说话,枣妮也拿着刷子过来了。马小乐一见,就是她把他吓得抬不起头的,要不是柳淑英,他马小乐得恨她一辈子。不过现在完全不用担心了,可胆子上的影响还在,他还觉得枣妮在他面前是威严不可侵犯的。
  马小乐低头就走,赵腊梅本想问问他她家是谁看到他那玩意的,当着枣妮的面,也不好意思问了。
  “妈,你跟小乐讲什么呢?”枣妮走到水边,帮赵腊梅一起刷着席子。
  日期:2011-12-02 20:22:41

  “没说啥,我瞅见马小乐就不正经,教训了他几句。”赵腊梅说。
  “你还教训他干啥,他那人都不中用了,就是不正经也是假不正经,有啥说的。”枣妮头也不歪地说。
  “嗳你这孩子,你懂啥啊,说得还一套一套的。”赵腊梅停下手中的刷子,有点惊奇地看着枣妮。
  “那有什么不懂的,我们生理课上又不是没学过。”枣妮满不在乎,一把夺过赵腊梅手中的刷子,“你不刷我刷两把。”
  赵腊梅在谁面前也不甘示弱,劈手又夺过刷子,“别自以为是了,都说他不中用,可谁看过的还是试过的?都吃饱了撑得没事嚼舌头!”赵腊梅一副智者高深的样子。

  “哎哟,妈,还别说,你的话有道理。”枣妮停下刷子,点了点头,“嗯,我看也不像!”
  “什么你看也不像,难道你看过的?”赵腊梅瞪着眼问。
  枣妮脸一红,把刷子一扔,“说啥了,谁看了,那玩意丑了吧唧的,谁爱看?不就是顺着你的话说下去的嘛。”枣妮说完,气呼呼地走了。
  赵腊梅心里可又想起了马小乐的话,说她家有人看过,照这样子,八成是枣妮看了。“唉,这该死的丫头,长了对贱眼!”赵腊梅抓起刷子,使劲刷了起来。
  再说马小乐进了村子,一路昂着头,见谁都鸟视,不过大上午的路上没几个人,让他很失望。进了家门,马长根还在稻田地里打药,胡爱英在做饭。马小乐趾高气昂的样子让胡爱英很纳闷,“小乐,今个怎么来了?”
  “干妈,你这话我就不跟你计较了,怎么着这也是我的家啊,我咋个就不能来的呢?”马小乐撇着头说。
  日期:2011-12-02 20:26:24

  胡爱英“噗哧”一笑,“你这娃儿,真是吃了烈火药了,你这多天都不来,我问问又咋了?”
  马小乐这才一愣神,已经到家了,马上把头平放了,“哦,干妈,故意说着引你注意的,嘿嘿,干妈,我现在好了,不懦弱了,见谁都底气十足的。”
  “那感情是好,人啊就得这样,该看开得要看开,有啥大不了的,怎么不是一个活字?”胡爱英端着水舀子,舀了瓢水倒到锅里,“昨天你干爹特地抓了只老鳖,今天我炖汤给你喝,这个也是大补的东西。”
  马小乐一听,连连摆手,“干妈,别费那个事了,现在用不着。”
  胡爱英不懂马小乐话里的意思,说:“什么现在用不着,等用的时候再补就晚了!”

  马小乐呵呵一笑,也不解释什么了,跟胡爱英还不太好意思开那个口,老鳖炖就炖吧,喝点汤总归没坏处。马小乐找个把凳子,搬到树荫底下坐了下来,翘起二郎腿晃着。胡爱英一看,说:“小乐,你干爹快回来了,看见你这样又要斥责你了,找点活假装做做,别这么悠闲。”
  “干妈,反正我过些日子就要出去卖大力打工了,现在歇歇攒点力气。”马小乐乐滋滋地说。
  “你这孩子,就长了长会说的嘴,随你怎么着了。”胡爱英继续烧火做饭。
  日期:2011-12-02 20:31:26
  马小乐干坐了一会,觉得很无聊,干脆又走出院子,四处溜达起来。刚出巷子口,就碰到村长赖顺贵叼着香烟走了过来。“哟,这不是小乐嘛,怎么,现在能出来见人了?”赖顺贵龇着牙问。
  马小乐一听气就不打一处来,那天带人去果园里绑他的就是赖顺贵,现在竟然还取笑他,况且他女人张秀花又是败坏他名声的人,所有加到一起,怎么能忍受的了?“呵,村长啊,大中午的不在家呆着乱跑什么,小心家里后院着火啊。”

  “你个小兔崽子,说什么了你?”赖顺贵瞪着眼说,“没大没小的,小心我收了几家的果园!”
  马小乐一听,还真有些发怵了,这赖顺贵还是有这个权力的。“哈哈,村长,怎么这么经不起开玩笑,我的意思是,你看这天热的,晒得柴火垛子都要着火了,所以我说小心家里着火,干嘛发这么大脾气?”
  “我……”赖顺贵听马小乐这么一说,还真有点不好意思了,“鬼东西,我也跟你开玩笑不是?”
  “我说嘛,宰相肚里能撑船,你身为一村之长,要是这点屁事都生气,那就说明你还不够格当村长呢。”
  “呵呵……呵呵。”赖顺贵干笑着,“所以嘛,我说也跟你开玩笑的。”

  “村长你这是到哪儿去?”马小乐问。
  “到村部去吹吹风扇,家里实在是太热了,要不要一起去凉快凉快?”赖顺贵假惺惺地说。
  “不了,村长你真是大仁大义,咱村就需要你这样的干部,懂得关心村民的疾苦,真的很了不起!”马小乐竖起了大拇指。
  “这……这哪里啊,大致子你夸奖了。”说完,赖顺贵扭头就走了。
  日期:2011-12-02 20:35:32
  马小乐心里其实特别气,但没办法,赖顺贵是村长,得哄着他。不过想到他女人张秀花,马小乐就咬得牙根“咯咯”响,心中暗道:“这个臭娘们,非得弄得找个机会干得她翻白眼不行,让她到处张扬!”

  望着赖顺贵远去的身影,马小乐突然觉得有必要去他家一趟,看看张秀花这个大骚货在干什么,没准还能趁机整整她,出口恶气!
  马小乐瞅了瞅四周,没有人,便蹑着步子朝赖顺贵家走去。刚过了条巷子,二愣子端着个平底盘,像履薄冰一样在前面慢慢走着,“二愣子,端着个盘子干啥?”
  二愣子立住步子,慢慢回过头来,“这不打酱油了嘛。”
  “怎么,好像不太高兴?打个酱油有啥累人的,难道比挖排水沟还难?”马小乐说。
  “那我爹怎么不打的?”
  “你爹回来了?”马小乐眼睛一大。
  “刚回来。”二愣子气呼呼地说,“又不是星期天,谁让他回家来的,还让我打酱油,打酱油还不给酱油瓶,非端着个盘子不行。”

  马小乐眼珠子一转,不禁嘿嘿笑了起来,看来这二愣子的心眼都给赵如意占去了,这不明摆着嘛,就是要借口把二愣子给支开。用平底盘盛放水、酱油之类的,端着它走路那还不跟蜗牛似的。估计趁这个时间,那赵如意就能和柳淑英上床干上一次了。可是想想,上午柳淑英才刚被他弄得浑身发软,这中午又能和赵如意梅开二度?马小乐很纳闷,觉得该找个机会问问柳淑英,看看她啥感觉。

  二愣子慢腾腾朝前挪动着脚步,马小乐本想帮他出个主意,可想想那赵如意也不容易,也就算了。还是一心专用,去张秀花看看那个骚女人再干啥。
  日期:2011-12-02 20:38:46
  张秀花正在热火朝天地做饭,她家没有养狗护院,马小乐摸进来的时候她一点也不知道。
  “表婶做饭呐!”马小乐突然一声,将张秀花吓得一哆嗦,手里的锅盖“咣”地一声掉在地上。张秀花一看是马小乐,眉毛一竖,“人不学学鬼!吓死老娘了!”
  “呵呵,表婶也有害怕的时候啊。”马小乐抓了把草塞进灶膛里,“表婶,我帮你烧火,保准烧得你浑身舒服!”

  张秀花提着锅盖看了看马小乐,嘴巴一歪,“只烧火有什么用,关键最后还得灭火啊,可你那水龙头不行了。”
  马小乐嘿嘿一笑,“不行也能叫你哭爹喊娘的,信不信?”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